世界文艺首页 > 2004年第3期>妙计
短篇小说

妙 计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折江 张忠进
  有一年,王羲之又奉召赴京。
  夏夜,哀帝喝醉了金樽美酒,由皇后、妃子陪同,来到御花园纳凉。闲聊之中,他谈起游江南的事,便命太监召唤王羲之、许玄度等臣子,前来御花园细问。皇帝醉醺醺地问道:“王右军何处人士?现在家住何方?”
  王羲之慢条斯理地回答说:“启禀陛下,臣原籍山东琅琊,而后徙居会稽,如今又由会稽迁居剡县金庭了。”
  哀帝听了“金庭”二字,不觉吃了一惊,忙问:“金庭,什么金庭?金庭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呀?”
  羲之回答说:“金庭在会稽南首,自古道‘剡中山水奇丽,以金庭洞天为最’!”
  哀帝听了,龙心大悦,当即站起身子,忙问:“古人虽有此言,但不知是真是假,金庭如何奇丽,你且快快道来!”
  王羲之说:“遵旨!”于是,他面向众卿,微微一笑,随即吟出一首诗来。诗云:
  山环水沚,霞举云泱;子晋吹笙,石鼓传响;
  湖岛瀑布,双龙斯藏;仙人放鹤,五星同堂;
  金银两台,水色花光;四明独秀,玉出东岗;
  香炉生烟,桐柏吐芳;书楼道院,墨池鹅塘;
  空谷传声,济度画堂;筑室东土,修然大方;
  洞天福地,奇丽万状!
  “哈哈哈!”皇帝听他念完,仰天大笑不止,忙说:“爱卿所言极是。我看桐柏金庭真是天下无双,简直可说是仙子宫!寡人造的才是银殿,你那边修的倒是金庭。天下有如此胜境,岂可错过不去?待寡人择一佳日,前往江南游览,不知卿意如何?”
  王羲之这时才发觉自己已经失言。但见众臣子听毕,无不一一点头。惶恐之余,又不便改口,他只得勉强地点点头。
  席散以后,王羲之回到寓所,独坐书房,闷闷不乐。夫人见他面有愁容,既不练字,又不吃饭,便关切地问:“相公,今日进宫,莫非有什么心事么?”
  羲之回答道:“刚才陛下唤我到御花园乘凉,问及金庭之事,我考虑不周,已经如实相告,还随口念出一首诗来,把浙水剡山金庭描绘了一番,却不防惹出事来了!”
  郗氏忙问:“惹出了什么事啊?”
  羲之叹息说:“我不说金庭之美,怕犯欺君之罪。如今说了,又恐怕皇帝他坐不住,要游金庭去了。”
  郗氏忙劝道:“那也不必介意。他要游,我们做臣子的也无可奈何,那就随他去吧!”
  “不!”羲之正经地说,“他要游,我们当然没法阻止。只是这样一游,就苦了江南老百姓了。你要知道,他一出巡,御林兵就有三千,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前呼后拥,排场浩大,平时娇妻美妾嫌不足,出巡时玉食珍肴侈耗无穷。如今天下战事不断,老百姓一日三餐未能饱肚。他一出巡,岂不劳民伤财,百姓又要大吃苦头了吗?如果他真的要到金庭这穷山沟,这么多人怎么容得?老百姓不是个个要遭殃了么?”
  “是啊!”郗氏听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有道是‘伴君如伴虎’。做皇帝的今天这样想,明天谁知道他想些什么呢?你这次不去倒也罢了,如陪着去,那是极难侍候的,一有不是,就会有杀身之祸。至于对百姓的祸害,那更不用说了。我常听人说‘皇帝出巡,珍宝搜尽;皇帝游览,百姓讨饭!’依我看,得想个办法,使他放弃这个南巡计划才好。”
  “我也这么想。”羲之接着说,“不过,皇上圣旨口,一言既出,要改口难啊!除非想出一个办法,使他自己改口才好。”
  夜里,羲之夫妇苦苦思忖着。直到三更时分,郗氏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羲之听了点头说:“夫人言之有理。此计甚妙,来日就照这样办吧!”郗氏接着又嘱咐说:“你见皇上时,要不慌不忙,不卑不亢,三思而行,更应注意随机应变……”说罢才睡了。
  次日一早,太监果然在殿前传呼:“万岁有旨,传王右军等进宫!”
  大臣们整整衣冠,鱼贯而入。王羲之早已胸有成竹,他镇定自若地来到皇帝的面前。
  皇帝问道:“昨夜听卿言谈剡县金庭好处,寡人通宵未睡,一直念念不忘。现决定明日一早就离宫出巡江南,顺道出游金庭。卿等一一陪我同行,不知意下如何?
王羲之这时便连连叩头,奏请道:“陛下出巡江南,实为黎民幸事。只是不瞒殿下,这金庭风景虽然奇丽,实乃无比惊奇险恶之地。何况近日天时变化莫测,皇上龙体保重要紧,依臣之见,不妨迟些日子再走。”
  皇帝原是诡谲之人,这一招实在也不过是一种试探,见羲之这么一说,正中下怀,当即宣旨改日再走。
  过了几天,皇帝又召见王羲之等进宫,问道:“王右军,你说金庭惊奇险恶,不便马上出行,其险恶之状,可说给寡人听听吗?”
  王羲之见机已到,就说道:“启禀陛下,从京城到会稽,隔山涉水不远万里。即使辛辛苦苦到了江南,那金庭方圆五十多里,四路险要:若从东路进,要走七里坑,十八湾;若从南路进,要过二十里路毛竹涧,滑塌岩;若从西路进,要涉八里洋,天灯盏;若从北路进,要上九雷锋,撞天岗……陛下到了那边,不要说骑马、坐轿、乘车,就是单人步行,也有九死一生之虞。况且——”王羲之说到这里,瞧了瞧哀帝的脸色,不讲了。
  “况且怎么样?爱卿你快说呀?”皇帝急着追问。
  羲之见他听得出神,继续说:“况——况且那地方是进得去、出不来,许多人往往是有去无法还的呀!”
  皇帝听了,游兴大减,话音也变低了,接着又问:“金庭还有什么别的惊险没有?”
  “还有最惊险的哩!不过臣不敢说了。”王羲之说到这里,再瞧了瞧哀帝这脸色,又不讲了。
  哀帝这更焦急了,当即起身道:“恕你无罪,但说无妨。”
  羲之见他更出神了,就滔滔不绝地又说:“还有——还有,臣昨日夜观天象,算了八卦,从‘五行生克’看来,陛下眼前正是缺水缺木,那会稽虽是水多,但剡县却是山多,山里金火旺盛。你看这‘剡’字不是有两个‘火’字一把刀么?目前据说那边百姓常常闹事,一路上又有强人出没。要是轻举妄动,随便走访,肯定凶多吉少。陛下为一国之君,举足轻重,倘有三长两短,可不是儿戏的呀!”
  “陛下还是不去的好!”众大臣也一齐规劝说。
  皇帝是个贪生怕死之徒,又极迷信鬼神,一听“二火一刀”的话,更加信以为真。他结结巴巴地说:“爱卿言之有理。寡人在位不到两年,中原刀戟交锋,战火纷飞,真是吃够了苦头。我捉摸不出原因,原来是星象上早有暗示的呀!”
  羲之见哀帝南巡之举已经动摇,便进一步说:“还有,京城到剡,若以车马往返,少则半月一月,如遇江南雨季,泥泞不堪,那就更无归期了。近闻江南瘟疫流行,染上者几乎无药可医,疫情至今还在蔓延。陛下可千万不能轻易外出久留,保重龙体要紧呀!”
  皇帝听了,一头倒在白玉床上,气急败坏地传旨说:“寡人已决定暂不去金庭了。不过,天下金庭只许皇宫命名,穷乡僻壤岂可冒名?速速传旨剡县,赶快把‘金庭’名称换下,不得有误!”
  王羲之见大事已成,叩谢了皇上,便退殿去了。
  过了几天,皇帝又命太监召见谢安,却没有召见羲之。——原来,他听信了下面一班奸臣贼子的佞言,仍然想外出巡游,过奢侈荒淫的生活。他怀疑羲之所言有假,故命谢安前来盘问,并要谢安立刻扮成庶民模样,速速前往剡县金庭实地察看。
  谢安原是羲之的挚友,当夜就秘密约见羲之,并告知了皇上旨意。两人立即商量好了对策,决定如此这般,依计行事。次日,谢安领旨,化装成普通老百姓的样子,到会稽剡县去了。几天后,王羲之也借口老母病危,告别了哀帝,离开京城回剡县了。
  不久谢安和羲之在剡县金庭重逢。他们饮茶喝酒,吟诗弈棋,写字作画,游山玩水,快快乐乐地度过了半个多月。
  半个多月以后,谢安奉旨回京城去了。到了皇宫,哀帝当即问道:“卿此番江南私访,到了金庭,不知上次右军所言是否有假,实情如何?”
  谢安皱了皱眉,然后静静地答道:“臣此番南行,风餐露宿,跋山涉水,真是吃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到了金庭,方知那里的确惊险难行,差一点回不来了。那金庭虽然略有景致,但比不上京城洋洋大观,真所谓小巫见大巫了。常言道:‘耳闻是虚,眼见是实。’
  我走了一番,方才相信右军所言完全属实。况且,陛下圣旨一到,那‘金庭’早已改别的名称了。为着安全起见,臣也以为陛下还是不去为好!
  哀帝见他也这么说,才完全打消了出游金庭的念头。
  就这样,王羲之和金庭老百姓,才避免了一场大祸患。
  正由于这样,后来金庭观也一度改名为“儆庭观”,金庭山也一度改名为“儆庭山”。
  然而,在浙江嵊县民间,不管三七二十一,人们还是把它们叫做金庭观、金庭山。人们还在观门口悬挂了“金庭观”、“桐柏寺”和“第二十七洞天”三块金匾;又在观西山岩上,加刻了“洞天福地”四个大字。这些字气势磅礴雄浑,点划遒劲流畅。人们说,这些都是王羲之的真书遗迹哩!
  作者简介:张忠进,1932年生,浙江嵊州人,长期致力于研究书圣王羲之。1991年举办全国书圣杯书联诗画大展赛,1993年创办《王羲之研究》会刊,后改为杂志。先后主编出版《书圣故地金庭诗选》、《历代书法家书论精选》等著作6部。文艺作品获国内外各项金奖、优秀奖、特等奖数十次。现为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