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4年第3期>老虎肉
戏剧小品

老 虎 肉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四川 秦岱宗
  时 间 现代
  地 点 某县城
  人 物 老板娘——餐馆老板
      朱  二——农民
  〔幕启,台中一桌两椅,左侧一挂牌木柱。
  〔老板娘在流行音乐中上。挂出“野味餐馆”布牌。
  老板娘 (发现木棒)吔,是哪个龟儿子,在老娘挂招牌的地方挂一根青杠棒棒。硬是安心想肇老娘的窝子吗咋个?哼!(进屋、扫地、倒渣,发现死猫)今天硬是起得早了喃?哪个背时的要丢死猫吗,咋个不朝桶桶头丢嘛,丢在外头干啥?!(眉眼)嘿,这个死猫好肥哟,我何不把它捡回去当兔肉红烧呢?!嗯,要得。当家的,快将这个东西剐出来。
  朱  二 (粤语唱)万水千山总是情(干咳)唔,这个……(捏喉咙,见餐馆)呃!“野味餐馆”,想我跑生意经常跟西餐打交道。还没有品尝过野味,何不去操一盘,开一下洋晕,(进门,用广东普通话)哎!老板娘,恭喜发财!
  老板娘 (上)死猫刚刚剐出来,就有“旮头”愿来挨。(见朱,有些面熟)哟,你是……
  朱  二 (递名片)……
  老板娘(念)“深挖洞有限公司”,嗨呀,是朱老板呀,请坐,请坐。
  朱  二  好,好,好,抽烟吗,
  老板娘 不会。老板你坐,我去泡茶!(下)
  朱  二 (旁白川话)老板?解放那阵子称老乡,后来叫同志,如今一改一革年青人就叫哥们,嘿,今天我穿得周正一点,称呼都不同了,喃!
  老板娘 朱老板请喝茶。
  朱  二 (用广东普通话)别客气,别客气。
  老板娘 看老板满面春风,一定是找了大钱,望常来光顾,多多关照。
  朱  二 好说,好说,招牌可以说明贵餐馆的特色,我今天就是特地来品味的。
  老板娘 欢迎,欢迎,听口音,老板一定是从南方来的。
  朱  二 哪儿啰,我是从省府来的。
  老板娘 呀!怪不得说起话来硬是有点那个,老板今天来呀,一定是不吃舒服不会走的呢!
  朱  二 好说,好说!
  老板娘 (热情地)本餐馆的野味是这个城头最具特色的。老板,菜谱在这儿,请随意挑选,(朱看菜谱)我这儿的野味你是难得吃倒的,我也难得卖倒你的钱,今天算是有缘。
  朱  二 (冒出川话)嗨,给老子……,(用广东普通话向老板娘)你这上面昨尽是些猪羊狗牛之类的,有什么特色?
  老板娘  特色?特色吗就全在外面挂的那个招牌上嘛!这儿上面(指菜谱)哪个敢写那个野字喃,难道你久跑四方,连这个都不懂呀?
  朱  二 照你这样说这上面的东西前面都要加一个野字吗?
  老板娘 那当然啰!
  朱  二 (念)野猪、野羊、野狗、野牛、野鸡、野鸭……还有没得野虎野豹子?
  老板娘 哎呀老板,未必然这个老虎、豹子还有家的呀!
  朱  二 你有没得嘛?
  老板娘 笑话,不是乌龟打屁--吹壳子的话,我这店子虽小,野味俱全,应有尽有,包你满意,有的是红烧熊掌,生烫猴脑,清蒸莽背,爆炒企鹅肉。不过,这企鹅肉吗因气侯原因,班机停飞,现在暂时缺货。至于豺狼肉,河马肉……反正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我店啥都有。
  朱  二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除了两样我不敢吃其它我都敢吃。
  老板娘 哪两样不敢吃?
  朱  二 天上飞的风筝,地上跑的草鞋。
  老板娘 那天上飞的飞机,地上跑的大炮你敢吃啊?
  朱  二 (笑)算了,算了,这些那些都不说,先来份老虎肉。
  老板娘 (惊)咹!你硬是要吃老虎肉啊?你不要认为我这个店没得卖的哟。
  朱  二 我晓得,改革开放,啥子都有卖的。
  老板娘 哎,我先把话说清楚呵,这个老虎肉的价格哈,就有点儿昂的哟!
  朱  二 物以稀为贵,我懂,我懂!
  老板娘 哎,要十块钱一克哟!
  朱  二 (旁白四川话)这个一克是好多哟?管它的,大不了几张票儿嘛,现在丢个烟锅巴吐口痰罚款都是几元钱。(广东普通话)算啥,来一份。
  老板娘 好好好,老板稍候,(旁)这个虾子,前几年还看到他捉黄鳝卖,现在出去滚了一转,找了几块臭钱,就想在老娘面前来装疯迷窍的。深挖洞有限公司不是捉黄鳝的是啥子,反正生意清淡,敲到一个算一个。报纸上不是天天在提胆子要放大一点,步子要放快一点吗?嗯!要得,(对内)当家的,老虎师傅的肉来一份。
  朱  二 哎哎哎,你说啥子喃?
  老板娘 我是在喊,师傅,老虎肉来一份。(下)
  朱  二 (旁白四川话)嗨,跑了那么多地方,想不到今天回来在这儿吃上了老虎肉,武松那么凶吗也只打死过老虎,还没有吃到过老虎肉哩!
  老板娘 (内喊上)老虎肉一份来了,朱老板要啥子酒?
  朱  二 老虎肉吗自然要茅台嘛。
  老板娘 咹,茅台?!(旁)哦,喜得好我还有个空瓶没有丢。啊,茅台酒一瓶……
  朱  二 慢慢慢!一两。
  老板娘 一两,未必然茅台酒先生你也要品味吗?
  朱  二 这,不不不,我的酒量有限,只喝得到一两,一两。
  老板娘 呵,茅台酒一两。(下)
  朱  二 (臭)这老虎肉硬还有点香喃!
  老板娘 朱老板,请慢慢吃。
  朱  二 (喝一口酒),老板娘啦,你这个酒咋个不象茅台酒?
  老板娘 哪个说的不象,你看,瓶瓶儿都还在那儿。(指内)
  朱  二 (用筷子重重地夹起一片肉,放在嘴里品味,突然大煞风景。眉头紧皱地问)哎哎哎,老板娘啦……咋个老虎肉是酸济济的呢?
  老板娘 哎呀朱老板,你咋连这个你都不懂嗦,老虎肉里头含有大量的氨基酸,氨基酸吗就是要酸嘛,不酸还叫啥子老虎肉呢?其实我们国家的老虎肉是没得好酸的,你晓不晓得哟,你今天吃这个是进口的。
  朱  二 嗯,我晓得,现在我不就正在进口吗……啊。
  老板娘 哎,哪儿是你那个进口嘛,我说的是外国货,是空运到我们这儿来的,你尝出味道来没有嘛,这个肉是该坐过飞机的嘛?!
  朱  二 哪个说的老虎肉坐过飞机都尝得出来哟?!
  老板娘 尝得出来!你看就连颜色都不同呢!
  朱  二 (指盘内)是不是这个颜色嘛?
  老板娘 对头!
  朱  二 老板娘,这个肉咋个咬都咬不烂,咬倒咬倒又还原了呢?好象是差点火功呵?
  老板娘 火功?!哪个说的哟,这个老虎肉呀我用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才成这个样子呢。你也不想一想,这个老虎好凶,劲仗好大嘛,它的肉自然就很板扎哩!当然啰再板扎吗也没得朱老板的牙齿板扎!(旁)这个龟儿子当家的,今天是咋个烧起在嘛。
  朱  二 (打嗝)……
  老板娘 你慢慢吃,不要慌,你这一打嗝呀,我这满屋子都是虎气。
  朱  二 老板娘,你说哟,这老虎肉究竟有些啥子好处哟?
  老板娘 哎呀,要说老虎呀,它硬是周身都是宝。骨头可以医风湿,尿治小儿麻痹症,它的肉呀,不说是象唐僧肉,吃了可以长生不老喃,至少可以延年益寿哩!
  朱  二 这样说它的营养就很丰富啰?
  老板娘 当然啰,要说老虎肉的营养呀,硬是下午的摊摊儿——不摆啰!它含有青霉素,链霉素,还有……还有啥子生长素。总之一句话它含有大量的微量元素。
  朱  二 (吃完,觉得有些不舒服,将信将疑地问)哎!老板娘啦,你这个是不是老虎肉啊?
  老板娘 (翻脸)嘿!咋不是呢!你不要吃完了来给我两个扯把子哈,我问你哟,你原来吃过老虎肉没有?
  朱  二 没没没,没有吃过。
  老板娘 (扑嗤一笑)好道说,既然先生从来没有吃过,你又咋晓得吃的不是老虎肉呢?咹!
  朱  二 (哑口无言)这个……
  老板娘 哪个?对不起,肉嘛你已吃了,现在该说那头啰。
  朱  二 哪头啊?
  老板娘 (比手势)这个。
  朱  二 好多嘛?
  老板娘 一千零五十元。
  朱  二 (惊,四川话)啥子喃?一千零五十元!?
  老板娘 (态度变软)哎呀朱老板,今天你是我们的第一个吃客,零头就算优惠了,只收你一个整数,一千块。
  朱  二 咹,一千块!你这个老虎是金子打的吗银子镶的哟?
  老板娘 管它是金老虎吗银老虎,从一开头我就给你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十元钱一克。你还在我面前冒酸水说我懂,我懂。物以稀为贵嘛,咋个的哟。吃了来扯嗦?听到,一份二两,二两就是一百克,一百克该有好多钱?你自己算一下,不懂称吗你就刨下堆堆嘛。
  朱  二 (气急,语塞。手指老板娘)你,你……
  老板娘 你要干啥子?想打架嗦,来,老娘陪你!(扯打架式口)
  朱  二 当真要打嗦,难道我还怕你吗咋个,来哇!(扯架子,圆台)
  老板娘 (旁)好女不和男斗(对内)当家的,快把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喊来,给我修理一下这个龟儿子!(做老虎架势)
  朱  二 你那是啥拳?
  老板娘 虎拳(做虎吼声)啊——!
  朱  二 (慌)慢,(旁白)好汉不吃眼前亏。(转)你不过要的是钱嘛。好说好说(开包取出钱)拿去。(转身坐在椅子上抽烟)
  老板娘 (接过钱)对嗦!一千块钱对你他做大生意的人来说算啥嘛,何必伤那些和气呢。(见朱二生气,忙转脸假腥腥地)朱老板你的茶都冷了我另外去给你泡一杯哈!
  朱  二 不用!
  老板娘 那你洗一下脸嘛。
  朱  二 免了。(不理)给我开张发票。
  老板娘 呵!想不到先生你和他们一样还要报帐的嗦。好说好说,咋个开?
  朱 二 未必你以前没开过?
  老板娘 我就写餐费一千元要得不?
  朱  二 不!你要给我写明,老虎肉一份二两,十元钱一克,二天我回去吹牛也免得人家说我是扯把子的。
  老板娘 要得嘛!(开发票)
  朱  二 (旁)哼!今天我遇到孙二娘开黑店了,她把我当"毛子"收拾。想这个老虎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等会儿你就认得到我了。
  老板娘 朱老板,你看这样“开”该对了嘛?
  朱  二 (看)唔,好好好。
  老板娘 哎呀。朱老板你今天来没有吃巴实,下次来呀我一定亲自下厨给你弄几个菜,一定包你满意。
  朱  二 我也会包你满意的,哼。(气冲冲地下)
  老板娘 朱老板,那你慢走哈,古得拜——!(大惊)啊!这个龟儿子咋个往工商局走呢?! (向内)哎呀,当家的,拐了,拐了!
  〔剧终〕
  作者简介:秦岱宗,1937年生,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1964年开始从事戏剧创作。《三扣疗》、《站长与小偷》等作品多次获奖。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