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4年第4期>我的乒乓球朋友
短篇小说

我的乒乓球朋友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陕西 刘忆龙

                 小岳和老岳
  
  岳保正年龄不大,只因前额全部秃顶,成为不毛之地,不相识的人会把他看成是那个大学的教授。从远处看,不了解他的人,更以为他的年龄在60岁以上,实际他40岁还不挂零。和他的相识是来源于他将儿子送到我这里来学打乒乓球。有次在球房我问他儿子岳维阳说:“小岳在不在家?”因为我已是60的人了,在我眼里对他爸爸已是习惯性的称呼小岳了。谁知他说:“小岳不在家!”旁边的球友说:“你爸是小岳,那你就成了老岳了?”引起大家一片哄笑。从此,大家见了岳保正叫小岳,而见了他儿子岳维阳叫老岳。他们的外号就这样传开了。
  岳保正第一次领儿子岳维阳到球房报名,见到他前额一片荒芜,以为他年龄不小,便问:“这是你孙子?”他说:“我才38岁,那有这么大孙子!”让我才明白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儿子很调皮,见到我就对我产生了崇拜,一次认真地问我:“教练,你看我能不能当世界冠军?”对他天真地提问,我有心和他开个玩笑,便很严肃地说:“得让我检查一下,看一下你是不是那块料!”“看什么?”他认真地问。我说:“得让我看一下你的那东西。”说完我朝他的小便处指了指。“真的?”他瞪着眼睛不解地问。我说:“不检查你的身体,怎么能知道你能不能当世界冠军!”我说完后,他很认真的站在我的面前,将裤子拉开,说:“教练,你看行不行?”我强忍住笑,看了后,便认真地说:“可以!可以!的确是一块当世界冠军的料,好好练, 将来准成为世界冠军!”他信以为真,在以后的训练中更加刻苦。有次岳保正到球房陪儿子练球,见到儿子很有进步,便对儿子说:“还是教练训练有方,要不然你打的没有这么好!”儿子说:“教练看了我的牛牛,说我就是当世界冠军的料。”岳保正说:“那我娃就好好练,不要辜负了教练的培养!”
  和岳保正真正熟悉,是孩子在这里练了半年之后,得知他原来是毕业于外国语学院后,被分配到新疆伊犁的少数民族地区一所边远中学任教,由于各种原因,干了几年就辞职回到了陕西,因有外语专业,在旅游地临潼秦始皇兵马俑当起了外宾导游,如今又购了房,从外地将家属和孩子接来,在当地扎下了根。用他的话说:“挣了钱,就是要培养孩子!”不仅儿子学打乒乓球,后又将女儿也送来训练。不久儿子的球技长进很快,水涨船高,他就又想把儿子送到省乒乓球俱乐部乒乓球学校训练。找我商量,我说:“市场经济,每年得上万块,你能花得起?”他却说:“大人挣的钱,就是给娃花的,要不然挣那么多钱干啥?”他对钱的认识态度,我表示敬佩,不久便给他联系了省里最有名的乒乓球俱乐部学校去训练,也算尽了我对他的一点友谊之情。几个月后,我再次见到他时,便开玩笑问他:”怎么样?‘老岳’在那里训练的怎么样?”没想到他却说:“还不如在你这里训练!”我说:“你不是说挣了钱就给娃花的吗?”他说:“他妈的!那里的教练还不如你教的好!”
  我想,他可能并不是心痛钱,主要是怕耽误了“老岳”。
  
                  吴 志 向
  
  吴志向,因为人长得和岳保正一样老相,或别的缘故,所以,人们常称呼他吴师。吴师也是我们乒乓球馆的常客,只要开放,他必到无疑,刚来时的球技,实在不敢恭维,动作不规范不说,而且对乒乓球技术的了解也实在知之甚少,用乒乓球界行话来讲,属于“野球”。谁知几年之后,他成了冠军,虽然“野球”的动作积习难改,但终于在业余选手中出类拔萃。为什么球技能如此进步,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正像他的名字叫“志向”一样:立了志,向着目标努力,在当地才成为有名气的人物。
  先说那一年,他代表他们区级电讯单位去参加市里局级比赛,打乒乓球的人都知道,想提高的人都希望和高手练一练。那次比赛前夕,他见外单位一位高手闲着,便走到跟前,带着敬佩和尊敬客气地说:“老师,咱们练一练?”对方将他看了半天,怀疑地说:“你能打球?看一下你的水平!”便让他发了几个球打了几板,看了一下他的动作后,便说:“你这是野路子,孤圈应该这样拉,看到没有?”对方拉了两三板后,又说:“咱俩不是对手。”说完便将吴师凉在台子另一边,扬长而去。吴师似乎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下来对我说:“不练就算了,也不能糟蹋人!”当然在这次比赛中,吴师场场都输,毕竟自己技不如人,也怨不得别人。可能是通过这次比赛的教训,也可能是因为这次比赛中受辱的原因,为了争一口气,在以后的训练中,不仅在所有的业余时间来练球,而且格外认真,让我感动,我也经常以他为榜样教育我的青少年队员说:“你们只要向吴叔那样训练,就能成才!”吴师的局长也是位乒乓球爱好者,来我这里练球时,也总是说:“我们吴师工作不仅认真,而且练乒乓球也这么认真,这也是他性格的原因。”我从这种执着中看到了吴师的优秀品质;人就是要有这点精神,不干则已,干就要干好。
  又是一年的电讯市局乒乓球比赛,我被他们区局聘为教练,一向在市局乒乓球届默默无闻的吴师,一种披荆斩棘,夺关斩将,打到了决赛,凑巧又碰到了当年他受“胯下之辱”说他“不是对手”的那位高手,对方开始似乎就小瞧了他,谁知交上手后,给了对手一个下马威,让对手频频失误,发球、接发球、发球抢攻前三板让对手防不胜防,尤其几个漂亮的弧圈球对让手找不着北,最后以3:0轻取。就连对手输球之后,也连连称赞:”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当然我心里清楚,这是吴师这一年的汗水换来的,一口气争来的,这就是精神。最后吴师取得了单打冠军。因为这次是选拔队员代表市局参加省局比赛,吴师也理所当然当选。打完比赛发奖时,裁判长单独找到我问:“你们队那个老汉怎么打的那么好?”我不解地问:“哪个老汉?”裁判长说:“就是得冠军的老汉。”我忍不住笑着说:“你有没有搞错!他才不到40岁,怎么就成了老汉?”裁判长摇着头说:“不可能!不可能!他是干啥的?”我说:“他是电讯局常年四季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工作,能是干啥的!”裁判长似乎明白了地说:“怪啥显得老,原来他是常年在野外爬电线杆修电话线路的!”。
  而我却想,人只要心不老,总能干成一件事的,乒乓球也不例外。
  
                 李 整 风
  
  说一个人对体育的痴迷,晚上睡觉都可以将篮球抱在怀里睡,你信不信?可能一般人都不会信,而的确有这么一个人,就是我认识的李整风。一听名字,你就可能能推算出年龄,中国历史有两次整风,一是延安整风,一次是1957年反右整风,当然我说是1957年反右整风,国人有很多人名都与政治有关,叫“抗战”的可能是抗日战争时期所生,叫“解放”的可能是新中国成立时所生,如果叫“红卫”就是“文革”所生无疑了。当然李整风同志也就是50岁左右,肯定就是1957年前后所生的吧!
  认识李整风大概是在十年以前,一次在街上看到贴的一个体育招生广告是这样写的:“你想成为乔丹,就跟我打篮球。你想成为飞人,就跟我学跑。”下边落款是:乔丹飞人俱乐部。看到如此广告,使我为之一惊,以我对体育的职业程度,还没有听到中国哪位教练敢有如此的口气。由于我是乒乓球教练,出于职业病的原因,就不免对这位“乔丹飞人”教练产生了好奇心,心想“能有如此口气的人,也一定是个“高人”。依据落款地址我找到住所,敲门后,出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汉,他问:“你找谁?”我说:“找一下乔丹飞人俱乐部的教练!”他说:“我就是,有啥事?”见到如此教练,我心里想不可能吧!但因为有了岳保正、吴志向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经验,无论如何出于礼貌,我也得尊敬他。当他得知我是乒乓球教练,是慕名而来,便显示出了相见恨晚的热情。从闲谈中,我才得知他看似60岁的样子,实际才40岁,而且是在离市区200多里远的一个山沟矿上当工人,只是每星期双休日回来一趟,由于从小对篮球、乒乓球、中长跑有着爱好,便产生了培养青少年当教练的愿望,也希望能培养体育人才。离别后,我告诉他我办了个乒乓球青少年训练俱乐部,如果有事来找我。从此,只要是休假,他总是来的早,走的晚,帮我打扫卫生,整理球台,义务陪练小孩,虽球技不佳,但一招一式对孩子的讲解还像回事。打球和别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只会反手打,不会正手打。我曾反复对他讲:“乒乓球正手才是得分的重要手段,反手老挨打,为什么不会用正手打?”他说:“习惯了,正手不会打,所以老是挨打!”。和他熟悉后,通过打球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这恐怕和他的生活经历有关。有次他突然求我给他办个事,样子很神秘地对我说:“你如果认识喜欢体育的女人,能不能给我介绍对象?”我说:“女人我认识的不少,可喜爱休育有一技之长的恐怕难找,这就像人们常说的:‘两条腿的人好找,四条腿的驴难找’的道理一样。”虽然他给我出了个难题,但我想只要给他介绍一个合适的,他未必就不会同意,那次我还真给他介绍了一个离异的女老师,他见而回来后,我问他:“看得上?”谁知他说:“长了那么高的个子,怎么不会打篮球?”。我开玩笑说:“谈成了,你可以教嘛!”他却认真地说:“都40岁的人了,还能学会!”看来他是把爱好体育和找对象混为一谈了。甚至对体育的热爱要高过女人。
  从和李整风的相识中,逐渐对他的过去有了了解,他是个老实人,让人同情。据说他原来年轻在矿上工作时,有次晚上轮他值班看大门,规定晚上11点关大门,谁知关门后,有几个职工半夜翻门而入,发生了口角就打了起来,他不仅没占上便宜,反而让人家打了一顿,有理吃亏心里不服,一次,趁人家没注意,拾起地下半截砖头,从背后打在对方头上,可能是力量大,也可能是击中了要害部门,使对方成了重伤,因故意伤人罪被判了两年劳教监外执行,这样,妻子也离婚带孩子随了别人而去。劳教结束后,仍留在矿上工作,三十多岁的人,就一直一个人过到现在,可能是生活的不公,或者妻离子散对他打击太大,他便情有所移地将感情放到了热爱体育方面来了。我问过他:“你的乔丹飞人俱乐部招了几个队员?”他说:“没人报名,可惜他们都不识‘金香玉’。”大有一付不得志的感觉。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他,半月后再见到他时,我问他到哪里去了?他说:“我去北京了。”“去旅游了?”我问。他又很认真地对我说:“不瞒你,我去北京找了国家体育总局,看国家队要不要中、长跑教练?”我好奇地问:“人家接待你了?”他说:“我在国家体育局门口等了二天二夜,提出要当国家队教练,他们最后终于答应让我回来等消息!”我不解地说:“你能当国家队中、长跑教练?”他却说:“马俊仁都能当,为什么我不能?只要他们能让我当,我就能培养出世界冠军来!”一付壮志未酬的表情,让我无言以对。
  如今,他已退休,仍然坚持到乒乓球馆,义务为我帮忙,我过意不去,我曾对他说:“应该给你一点报酬?”他却说:“那你就把我不当朋友了,钱能换来我对体育的热爱?”我也曾对乒乓球俱乐部老板建议说:“是不是可聘任他为乒乓球教练?”老板却说:“你没看出来?他是个神经病!”
  毕竟,他对体育的痴迷程度让人感动,如果几天没有见到他的影子,我就会不由得想到他,有时我总在想,如果他是一个有女人的人,还会不会钟情于体育。人常说:“情有独钟,至今我还未见到过如此热爱体育的人。
  
                    小 张
  
  一天,我正在乒乓球馆训练,进来一个胖子,找到我后说也要报名参加乒乓球训练,我问他:“你会打吗?”他说:“不会才来学的。”因为我们乒乓球训练的对象是青少年,成人来打球,只要会打,我们一般都是不收费的。这样既可从让他们帮忙陪练孩子,也可以增强训练气氛,见他不会打,我便推辞说:“我们只收青少年,不收成年人。”他却说:“我交双倍的钱还不行吗?”因为近来有比赛任务,而且主要总得以孩子的训练水平来提高俱乐部的信誉,我又说:“这不是钱不钱的的事,主要我们面对的是孩子在乒乓球方面的成才。”他又说:“我打乒乓球是为了减肥,不是想当冠军!”见他不到1.70米的个头,可能有200以上的体重,不到30岁的年龄便有了很大的“将军”肚,我开玩笑说:“你要当个‘相朴’运动员或者“举重”运动员就好了!”说归说:毕竟也为了全民体育活动的开展,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便义务收下了这个徒弟,心里想,只要能将他的肚子减下去,也算是以球会友,交了个朋友。
  从此,我们的训练场地上又多了这位“将军”肚。小张名叫张大海,是个汽车司机,训练很勤奋,开始用中国传统打法的直拍,身体笨重不灵活,根据他的情况,我便叫他用横拍打中远台,便于脚步移动达到减肥的目的,没想到半年之后,不仅球技大长,而且的确对减肥有了明显的效果,“将军”肚几乎完全消失了。身体也健美了许多,似乎成了“帅哥”。
  有一天,忽然他要请我吃饭,说是他找了个女朋友。为了报答我,我不解地问:“你找的女朋友,又不是我介绍的。怎么说报答我?”他说:“主要还得感谢你,因为过去谈了不少女朋友,但都吹了,很多女的一见面,看到我原来的‘将军’肚子,都吓跑了,在你那里练了一年球,不但学会了打球,而且还有好的身材。”听完他的话,我不禁对他找的女朋友发生了兴趣,便说:“那你女朋友肯定是身体苗条了,有个好身体!”他说:“不瞒你说,脸长的很漂亮,但也是个胖子。开始别人介绍后我还嫌她胖,后来一想,我都能减肥,为什么她就不能减肥!便谈成了。”我问小张:“什么时候结婚?”小张说:“她提出结婚要答应她个条件。”我问:“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帮上忙!”小张说:“她提出要跟你学打乒乓球,等减肥后再和我结婚!”这时我才明白,小张是为了让他女朋友训练乒乓球而来让我帮忙的。愿天下有情人终天眷属,君子成人之美。我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果然第一次他领着女朋友小王到我的乒乓球馆时,孩子们见了都叫她“胖阿姨”。此后,我的训练馆又多了这名女超龄队员。半年后,小张偷偷告诉我,他女朋友小王秤了一下体重,掉了30多公斤,有次我搂着她的腰亲嘴时,她的腰细的就跟面条一样。”我笑着骂他:“你小子,还真有艳福!”。
  一年以后,他们结婚了,结婚后始终坚持在我这里继续练球,球技的长进,也能给我的青少年队员们当陪练了。再一年后,他们生了个胖小子,高兴得他又一次请我喝酒时,说了一句让我十分开心和高兴的话:“孩子长大以后,一定要跟你学打乒乓球!”

  作者简介:刘忆龙,作家。1943年出生于陕西临潼,先后毕业于解放军重庆通讯兵学校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校。现定居西安临潼,供职于教育界。几年来发表、出版各类文艺作品100余万字。主要代表作有中短篇小说《活法》、《肖尔布拉克之恋》、《丑女美丽》、《球事》及散文《感悟生命》、《沉疴》、《足球乱弹》等曾获首届中国长城文学一等奖以及人民文学和鲁迅文学院等大奖。著有《刘忆龙获奖作品集》(陕西旅游出版社2001年版)、长篇小说《爱情岁月》(中国文联出版社2002年版,获中国作家论坛一等奖)、随笔杂记《另一种性感》(作家出版社2004年版)。现系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学术委员和荣誉顾问。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