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4年第4期>话说自己
封面人物

话说自己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陕西 刘忆龙
                
             ▲刘忆龙在中国作家世纪论坛领奖时留影
  看到封面照片,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体育名星,只是因为当体育教师的职业关系,对足球、乒乓球的一技之长,几乎伴随着我的几十年生活,所以一次去北京国防大学开文学笔会时,有幸在解放军体工大队拍下了这张我喜爱的照片,以示自己对体育有割舍不断的情怀。而我又是一位作家,一文一武,体现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自己介绍自己,虽未免有点“老王卖瓜之嫌,而我以为关键是否真正“解剖”的是不是一个真正的“自我”。
  先说一件事情。
  和别人不同的是我骑的自行车是七八十年代生产,别人要了,送给我的老风凰,可想而知,正如人们常形容的——了铃不响外,其它地方都响的“坐骑”。倒不是自行车有什么特别,而是让我想起了一件事。
  一次我骑车外出,刚过马路十字路口,突然听到一声大吼——下来!回头一看,交警用手指着我说:“叫你哩,过来!”当时我的想法是,是不是违犯了交通规则,仔细一想,没有呀!红 灯停绿灯行,能叫我过去干什么?只好将车子停下,硬着皮走向十字路口中央的交警台,以为警察要训斥什么。谁知警指着旁边的扫把说:“去!给我将周围扫干净。”我这才明他是让我帮忙。心里想,叫别人帮忙也不能这样无礼貌,那么人为什么不叫偏叫我?好在我这个人遇事能忍,就这么点小事也不值得拒绝,就耐心地将交警台周围扫干净了。他看我扫完地后,便说:“好了,走吧!让你耽误了种地。”我这才明白,他将我当成了“农民”阶级中的“贫下中农”。
  再讲一件事。
  凡是有点乒乓球技术专业常识的人都知道,专业运动员用的乒乓球拍子都是自己粘贴的,即底板是底板,海绵是海绵,胶皮是胶皮,是根据自己的打法选材粘贴成的拍子,因我是搞了多年青少年乒乓球训练的教练,自己办了个乒乓球体校,就免不了经常给孩子们粘贴拍子,而粘贴拍子的粘剂就是我们日常补自行车内胎的胶水。因经常要用,有次去五金公司购买补胎胶水,为了以后方便,一下子就买了20筒,女售货员不解地问:“你买这么多千啥?”我开玩笑说:“买这么多,你看我像干啥的?”女售货员睁着美丽的眼睛说:“这还用猜,你肯定是个修自行车的!”人又将我当成了“无产阶级”的“工人”阶级。
   举这两个例子是为了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是别人不知道你是谁,你自己应该知道自己是谁,要找到“自我”。第二个是为了印证一个浅显的道理,文学创作脱离不开社会最底层的现实生活。正像一首歌中唱到的“鱼儿离不开水”一样的道理。
  先说我是谁?简单介绍,我是1962年毕业于某地解放军军事院校,转业后1971年又毕业于某省级党校。如果用“少年有为”和“春风得意”来形容我的青年时代,一点也不过分。然而现实并不是人想的那样天真,生活也会捉弄人,却又无缘无故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冤案竟长达6年之久,直到近不惑之年才平反昭雪,平反后虽被安排到某省省级机关当干部并委以重用,而我却以自知知明的态度,辞去干部不当,到了一个穷乡僻壤的农村去教学,在乡村小学当体育教师,这一干又是20年,直到退休。如果用仕途之路的迁升来衡量我的人生道路,那肯定是个失败者,因为在中国除了去农村,再去恐怕只能到地球之外了。所以别人将我看成是“农民”中的“贫下中农”或者当成是“修自行车”的“工人阶级”也就不奇怪了。
  当然这是不了解我的人对我的看法,而我自己却很清楚——我找到了自己。老话讲,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醒悟我自己,如果说我的前半生是无意识地为别人活着,那么我的后半生毕竟找到了“自我”。命运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要为自己活着。感悟人生,一个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灵魂”,充其量只能是一个活着的“僵尸”。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的前半生是可悲的,而我的后半生是幸福的。人生的跌荡起伏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
  说起人生的得失,经常有朋友当着我的面说:“你混的不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对这个人们习以为常的俗语,我却不这样认同。我曾对朋友讲过这样的话,我的大半生,凡是我想干的事都能干成,就是只有一件事没干成。“怎么讲?”朋友这样问我。我对他解释:年轻时爱踢足球,我就踢到了省队,爱打乒乓球,我就打到了省级第三名,以后想当官,就上了“军官”学校,又上了能当“官”的摇篮省级党校,以后为了培养子女,我将一个孩子培养成了全国青少年单打冠军,入选国队集训、出访,另一个孩子读书又上了北京重点大学而留北京工作。自己想办乒乓球体校,十多年来在省上又成为“名教”,搞了文学创作,如今又成了小有名气的作家……。“哪一件事没干成?”朋友又问我。“就是没当成官。”我说。朋友这才认真地说:“的确,以你的性格,你也不是当官的料!”至于当“官”需要什么“料”,我们都不言自明。有的朋友听了我以上的“博论”后,补充说:“其实你有一件最大的事干成了,你没想到!”“什么最大的事干成了?”我不解地问。“你找了个好老婆!”朋友羡慕地说。这才使我想到一个哲理,往往最容易得到的,反而却是最容易忽视的。我不由得对朋友讲:“这就叫‘档次’!”回忆起来,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我们相依为命,患难与共,相濡以沫,不能不说是人生最大的收获。因为我的名字最后一个“龙”字,老婆名字最后一个字是“泉”字,所以在我的书房里有一条著名诗人书法家所写的条幅——泉深喜藏龙。便是对我们人生爱情的写照。如果用爱情和事业来衡量人生的成功,我自己感觉生命没有白过。难道这不是人生的价值?
  再说文学创作来源于生活。虽是老生常谈,但对一个身体力行的人来讲,却是刻骨铭心。不了解我的人将我当成是“农民”或者是“工人”,这对文学创作而言,应当是一种骄傲,因为我生活在最低层,没有脱离开人民的现实生活。六年来我发表出版了100万字的作品,一本以中短篇小说为主30多万字的《刘忆龙获奖作品集》,一部2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爱情岁月》曾获中国作家世纪论坛一等奖,又一部近30万字的散文集《另一种性感》也获得了中国首届长城文学一等奖。有人说:“你怎么写的这么快?”我说:“因为我肚里有东西。”当然我明白这些“东西”来源于我厚积薄发,底层社会生活的各种素材或者说是“营养”。一个作者,当他心里“枯竭”了的时候,是写不出好作品的,而我幸运的让别人看成是“农民”或是“工人”,证明了作家没有离开“沃土”。我把自己比作种子,只有在这块“沃土”中才能长出庄稼来。这便是在自己走上文学创作之路中的深刻体会。尤其对于自己的作品,我是自信的,自信的原因是因为我有生活,深入现实,老百姓的生活就是我的生活,他们的感情就是我的感情,才能写出了以最简单的文字,反映出刻内涵的作品来。对我的创作,一些评论家曾这样评论过我的作品:作品充满浪漫激情和伦理道德,文笔朴实无华述力厚重深远,语言优雅风趣构思新颖别致,幽默拍案捧腹绝妙出奇凝聚生活,具有心高文胆、入木三分、用个性刻画出引人入胜的阅读魅力。尽管这些评论家对我作品有很高的评价,但我最爱听的还是别人看了我的作品后经常说的一句话——你的人作品爱看。对于这样朴实的评语,我不但很爱听,听了就感动,而且很知足。我以为这不但是对作品的肯定,也是对作家的肯定无疑这也是一个作家应当引以为荣的骄傲和最高奖赏。虽然的我作品和我的本人一样还不“出名”,但我自信,凡是金子都是深藏在沃土之中,我将自己比喻成挖金子的“采矿工”,在“沃土”之中去挖掘“金子”。虽然未必能开采出好金矿来,但你不去挖掘,就永远见不到“金子”。一个作家,对创作态度又何不应该如此?我庆幸有这样的生活。
  我是谁?我当然是“我”,当我找到了自我的时候,我就像找到了“自己”,有了自我灵魂的真诚,才会勇敢,就会创作出“真话”的作品来,这便是我的个性。
  我应当是谁?当人们总以做一个平凡的人而自谦时,我自认为自己是不平凡的人,生命的意义不仅仅是享受和奉献,更重要的是创造,在平凡的生活中去创造平凡人做不到的事情,当然不平凡。所以我宁愿努力去做不平凡的人,也不愿意去做有灵魂的人,丢失了自我,是人生的悲哀,寻找自己,是活着的意义。如果能创造出奇迹,无疑是生命的辉煌,人生才能不平凡。这便是我在有生之年所应当追求的全部。还是《圣经》里有一句话说得好:“一个人得到了整个世界,却失去了自我,又有何益?”一个不平凡的人才会在生命里去寻找失去精神的家园,这便是我。
  喜讯
  ★ 2004年1月,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贾绍云与崔冠亚先生两人合作编著的大型古装武侠电视连续剧同期小说《隋唐英雄传》,已由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该书主要描写了隋文帝杨坚和隋炀帝杨广父子、君臣以及臣僚之间错综复杂的故事,通过开国肃纲、统一天下、废立太子、弑父杀兄、迁都洛阳、西取龙种、兴师东征、巡游北塞、三下江南等典型历史事件,反映了大隋王朝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以及社会民情等方面的历史状况,展现了一幅波澜壮阔、五彩斑斓的历史画卷。该书与电视连续剧《隋唐英雄传》同期推出后,即刻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同时销量也呈直线上升,自然在业界也成了广大同仁交流之美谈。
  ★ 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高级研究员张国和先生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侨乡风雷》,近日已由其本人改编为20集电视连续剧。经国家广电总局批准,广东省广播电视厅授意广东恩平鳌峰影视公司积极筹拍此剧。该公司目前已筹集资金近800万元,准备于2005年元月正式开机拍摄电视连续剧《侨乡风雷》。据张国和先生介绍,《侨乡风雷》是一部以解放战争时期广东江门五邑乡为历史背景的长篇电视连续剧,该剧将以独特的结构、跌宕起伏的情节和饶有侨味的语言与画面,生动地描写以谢俊英、谢丽卿为代表的侨乡热血青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机智巧妙而勇敢地跟五邑剿匪司令部李司令和马县长、李局长为首的反动当局的残酷镇压、疯狂扫荡展开不屈不挠、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保障了学校及师生的安全,护送共产党特派员脱离险境,发动兵变,迎接侨乡解放的革命故事,反映了侨乡人民爱国爱乡爱校的革命精神,揭露了国民党当局的腐败与丑恶的本质。
  值此贾绍云先生之《隋唐英雄传》好评如潮以及张国和先生的电视连续剧《侨乡风雷》即将开拍之际,作为拥有众多优秀会员的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我们除深感高兴之外,特授意《世界文艺》杂志中文版开辟专栏刊登出来,聊表协会最挚诚的祝贺,并期望在今后的岁月里,广大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能够与时俱进、多出成果、多出精品、力争使自己的创作再上一个新台阶!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