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4年第4期>刀笔走龙蛇 翰墨抒胸臆
艺苑撷英

刀笔走龙蛇 翰墨抒胸臆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浙江 乔木
  初夏四月,万木葱茏。
  由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当代艺术家——胡天羽、陈树冈、何元龙、吴永龙、阿岛书画作品集》首发式在温州举行。
  这套书画集由五位书画家的个人专集组成。开本幅面的恢宏大气、画面色彩的雅致大方、印刷装帧的精良考究、版式设计的新颖独特,令人爱不释手,过目不忘。有些作品集还有局部放大,释文对照,便于爱好者、收藏者浏览欣赏分析研究,构思精到,颇见匠心。
  《胡天羽书法集》收入胡天羽书法45幅、篆刻8枚。《陈树冈书画集》收入陈树冈山水画42幅、书法5幅、篆刻15枚。《何元龙书法集》收入何元龙书法47幅。《吴永龙书画集》收入吴永龙书法31幅、国画15幅。《阿岛画集》收入阿岛国画51幅。这些书画异彩纷呈,各具特色,表现了书画家在各个不同时期的不同的艺术风格和艺术成就。胡天羽擅长行、草,兼工篆刻。行书吴达三《夏日游江心寺》,行楷苏东坡《水龙吟》、倪瓒《烟雨中过石湖》,草书李白《牛渚夜 泊》、《吴达三诗句》、戴叔伦《怀素上人草书歌》、王安石《思王逢源》,章法严谨,布局得体;龙飞凤舞,挥洒自如。篆刻《振兴中华》笔划粗犷,刀法雄健。《江山如此多娇》则字体纤美,疏密有致;借物寄情,切中主题。陈树冈精于山水画,兼工书法、篆刻。国画《春山平远》、《瀑响松谷》、《千岩万壑》、《远浦帆归》、《岷冈含雨》、《秋山归棹》、《峻岭雄秀》视觉独特,手法别致;色调沉稳,着墨苍浑;继承传统,刻意创新;博采众长,融会贯通。大篆《节临散氏盘铭文》有金石甲骨文神韵。吴永龙擅长楷书,兼工行草。楷书毛泽东《诗词四十八首》、范仲淹《岳阳楼记》、沈沉《江心屿序》、陶潜《桃花源记》、王勃《滕王阁序》,行楷刘禹锡《游玄都观》、谢灵运《登池上楼》,草书王国维《人间词话》、蔡邕《九势》、李白《将进酒》,功力深厚,法度严密;劲骨丰肌,峭拔刚健;跌宕起伏,跳跃多变。国画《楠溪江》、《铜山岛》、《松下煮茗》、《女娲补天》浓墨重彩,酣畅淋漓。特别是《国歌》把庄严的国旗幻化成巍峨的长城,构思巧妙,颇有创意。阿岛专工大写意国画。国画《水乡晌午》、《盛夏》、《夏熟》、《荷塘雨意》构图清新,色调简洁,技法娴熟,情感奔放。国画《草园寂无声》、《花瀑》却风格迥异,笔触细腻,以白描的手法勾勒景物,传神含蓄。而何元龙则各体兼能,尤精隶、草。草书《陆游诗》、范仲淹《与晏尚书书》、曹操《短歌行》、柳宗元《渔翁》、刘邦《大风歌》,行草恽南田《题山水册》,行书王羲之《远宦帖观后跋》,恣意挥洒,驰骋从容;浑穆厚重,矫健流动;疏密相间,疾徐有致:疏可走马,密不透风;心腕相应,浑然天成。隶书《书以载道》、《节录武林旧事》、《庄子秋水节录》古朴隽雅,苍莽酣厚,体势工整,骨肉均匀,俊秀清丽,波磔分明,有秦汉遗风和简牍韵味。
  一位文化界人士说,他们的作品代表了温州当前书画艺术的水平,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桂冠当之无愧。
  古人有云:“功不十倍,不可以果志:力不兼两,不可以角敌;书不千轴,不可以语化。”
  对于他们的成就,不少人极表推崇和赞赏,有人归之于天赋聪颖,有人归之于刻苦勤奋。而我觉得至少是两者兼而有之,而更重要的还是刻苦勤奋。何元龙从少年时起便酷爱书法,这是天赋所致,天性使然。“初习柳公权、李北海,后上溯魏晋,下涉宋元明清诸家”,篆刻“师从著名金石家方介堪”,隶书“得力于两汉诸碑和竹木简牍”。胡天羽“自幼酷爱书法篆刻艺术,在其先父指导下临池学书,历践汉魏晋唐诸名家碑帖”,“弱冠从事篆刻,师事方介堪,上溯秦汉印玺,下窥明清各家……历时四十多年,始具面目”。陈树冈、吴永龙、阿岛学书学画的经历也大同小异。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笃志翰墨,醉心丹青,痴迷执著,孜孜不倦,寂寞耕耘,寒暑不移,博览精思,刻苦自励。以自己长年积累的扎实功底、深厚实力和精妙技巧、神来灵感,在全国、国际书坛画苑的各种书法展、篆刻展、书画展、书法篆刻展、书画篆刻展上出手得卢,崭露头角。笔墨纸砚,刀枪剑戟,角力决斗,屡战屡胜。“放情津水燕山外,得意唐诗晋帖间”,他们大都成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成员,声名远播,响彻神州,飞越国界,远及日本、韩国、法国、荷兰、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及台湾地区,并多次举办个人书画展。天道酬勤。骄人的成就、耀眼的荣誉,是他们刻苦勤奋的必然结果。
                
  书品是需要人品支撑的。不能设想,一个蜚声书坛画苑的艺术家会是一个鸡鸣狗盗、招摇撞骗的宵小之徒。据说,秦桧、严嵩也能写得一手好字,甚至还琢磨出别具一格的“秦体”、“严体”,但是他们的书法却鲜有欣赏、师从者,以至于真迹失传,“墨宝”无存。人们记得他们的名字是因为他们的罪孽而不是他们的书法,正说明了书品与人品的因果关系。这些书画家,我虽不能说非常了解,但却大都相当熟悉。何元龙的儒雅而真诚,吴永龙的耿直而真诚,阿岛的洒脱而真诚,时时感染着与他们接近的人。他们自从在书画界崭露头角之后,便佳作迭出,捷报频传,殊荣接踵,桂冠纷至,俨然是文化界的一代名人了。但是他们依然平易近人,依然勤奋好学,依然谦虚恭敬,依然与人为善。他们虽然都生长在城市,家庭却拮据困顿,这是当时温州市民最典型的家境。幸福的社会,贫穷的生活,这真是个令人费解的奇特现象。何元龙常跟我说起和小伙伴背着父母偷番薯干作零食的童年,为减轻家庭负担而去打小工做苦力的少年,为自谋出路到处奔波找工作的青年。他们的童年、少年和青年非但没有潇洒风光,反而有点惨淡凄凉。在成名之后他们却没有忘记苦难,没有伪饰历史。
  如今的何元龙至少在浙江的书坛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在书法艺术、书法学术上为人的争议最少而欣赏者甚众。但是他在少年时的好友金某为他这本书法集所写的序言里把“经历了许多见识”改成“经历了许多坎坷”,就可见他不忘出身、正视历史的勇气。有这一点勇气和没这一点勇气是大不一样的。我也看到文化界的一二“名人”,写作的,常写些观念新潮语言另类文理不通甚至连标题也有错误的时髦文章,却自以为是天赋奇禀,旷世奇才,目空一切,盛气凌人。参政的,沽名钓誉,尸位素餐,不务实事,夸夸其谈,还自以为是天潢贵胄,高人一等,呱呱落地便是锦绣大道,不费气力就可一步登天。当过什么委员的,换了届还依然觉得大“权”在握,到处以“社会名流”自居,趾高气扬,招摇张狂。真是不肖子孙,数典忘祖,小人得意,不知姓谁!
  我备受他们的恩惠,铭感五内,至今难忘。我曾创办文化艺术学校,何元龙全力支持,牵线搭桥,不遗余力。布置教室,我请吴永龙等一些书法家书写名人名言。那天吴永龙酒后酣睡,一听我来求字,就翻身起床挥毫作书。阿岛也是有求必应。他们的书画价值颇高,一张斗方条幅少则数百多则逾千。但是何元龙诸人,凡所索书画不用以营利的,都慷慨相赠。在今天这个“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社会里,他们把金钱和人情区别得泾渭分明。只是阿岛有书画相赠时,总是背着他老婆偷偷地给我。他似乎有点惧内。据说现在凡是怕老婆的都是好丈夫,这恐怕是女权至上主义者的论调。出门打拼,回家交钱,是女权至上主义者治家的一个法则。根据这个理论和法则,那么阿岛他就既是一个好画家又是一个好丈夫了。
  在这几位书画冢中,何元龙的学历可能最高的。他出身温州工艺美术专科学校,后又到中国美术学院书法专业深造。成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后,还同时担任浙江省书法家协会理事、省书协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省书协书法创作专业委员会委员、温州市文联委员、温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功成名就却依然不满现状,锐意进取。他有正规的书法理论,深厚的书法学养,兴之所至还常有一二篇妙文。最近他为一位已故书画家的书画集所作的序言,就是一篇立意高远、文采飞扬的好文章。我专心文字工作多年,对书报上的文字规范化十分关注。令我不解的是,他对此却非常宽容,反而对我的认真不以为然,好像以为我在小题大作,无事生非。而他自己对于书法艺术却一丝不苟,精益求精,提笔写字,稍不遂意就立即丢弃重写,即使这幅字快要写完也绝不凑合充数。有一年,我在某企业报担任总编,请他写通栏标题,觉得他没有写出应有的水平,就要求重写。他写了一张又一张,不摆架子,不厌其烦,一直写了十几张,直到我们俩都觉得满意方才罢休,我特意珍藏的那些被他认为是不满意的书法作品可以证明,何元龙追求书法艺术的完善完美,可以说到了苛求的程度。
  在何元龙看来,文字是可以马虎的,书法是不可以马虎的。这种近乎荒唐的观念,却反映了一种视书法艺术为神圣、为信仰、为至高无上以至如同生命的宗教徒式的狂热痴迷、虔诚崇敬、顶礼膜拜的心态。
  为达到书画艺术的最高境界呕心沥血,如痴如狂,毕生追求,无怨无悔……在他们的创作生涯里、生活细节中处处闪耀着生命的亮色和人格的光芒。
  我在欣赏他们创作的书画作品时得到了精神上的愉悦、艺术上的熏陶;我在与他们坦诚的交往中得到了道德上的感化、人格上的升华。
  金某在《何元龙书法集》的序言里说,书法是人生的体验,人生的表达。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皆成文章。诚哉斯言!书法是一篇文章,人生是一篇文章,而且都可以写成一篇好文章。何元龙他们正是通过自己的刀尖笔锋镌刻出熠熠生辉的艺术作品,抒写着流光溢彩的不凡人生。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