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4年第4期>艾青的写作心声
彩色追思

艾青的写作心声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浙江 郑振乾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先后三次拜访过艾青。在三访艾青的接触、交谈中,与他的作品对照,见人如见诗,读诗如见人,诗、人如一。艾青的诗给我深深的教育、启迪和力量!他的诗朴实纯真、疑炼简洁、坦诚明快、幽默洒脱、激奋人心,他的人纯真刚直、胸怀坦荡、古道热肠、肝胆相照!
  那是1989年3月,我受聘担任《300名作家文学青年的写作心声》一书的第一副主编(该书由冰心题写书名,臧克家写序言,于1990年月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一万册,全国发开行行),曾向高瑛同志写了信,并附去一张由安徽砀山《鸿鹤之学报》编辑部于1987年6月和8月在《文字报》、《文学报》上首次向全国开展《“您为什么写作?”问题应征表》,要她敬请艾青填写,不久,我即收到高瑛同志1989年4月25日写的来信,同时附来了已填好的《应征表》。高瑛同志的来信中写道:“郑振乾同志:您好,先后收到您的两封信和杂志,……您的信,我和艾老共同拜读了,……随信寄去应征表,不知道这样填是否妥当?艾老问候您,敬祝健康!”在寄来的《应征表》上,填写着“作者艾青,年龄:1910年3月27日生,职业:作家,工作单位(通讯地址):“北京中国作家协会”。在“本人简历及创作情况简介”栏中填写着:“一生都好象生活在旅 途中,安定的日子不多。开始是写作,还有一年的流放。”在“尽量用您含蓄、精辟、简洁的语言回答:‘您为什么写作?’”栏中,填写着:“我生活着,故我写作,凡心中有痛苦的、有憎恨的、有热爱的、有悲愤与冤屈的,不要沉默。”
  这张《应征表》,我读了又看,看了又读,我想起了艾青写的《礁石》,更想起了艾青笔下的激奋人心的力作《光的赞歌》。
  在这篇《光的赞歌》里有这样一段:
  在这个茫茫的世界上
  我曾经为被凌辱的人们歌唱
  我曾经为受欺压的人们歌唱
  我歌唱抗争,我歌唱革命
  在黑夜把希望寄托给黎明
  在胜利的欢欣中歌唱太阳
  我是大火中的一点火星
  趁生命之火没有熄灭
  我投入火的队伍、光的队伍
  把“一”和“无数”溶合在一起进行为真理而斗争
  读罢艾青的这段诗品、人品合一的发自肺腑的写作心声,回忆艾青走过的极不平凡的坎坷的人生旅程,吟读刘海粟大师书赠艾青的条幅:“纸上人间烟火,笔底四海风云”凝聚着高度浓缩的人生价值的诗篇,再看如今在《应征表》上艾青所填写的“简历”和“为什么写作?”的内容,你不觉得这就是艾青对自己一生的最高概括,不正是他的真实心声的写照吗?
  我国现当代的诗坛大师、诗坛泰斗艾青,是个坚持实事求是的唯物主义者,他的一生,就是按照他的写作心声进行严肃实践的一生。他的每篇作品都来自生活、实践的高度浓缩、概括,都给人们很深的启迪力量和美的精神享受。例如,他在监狱中,写出了感人肺腑的走向世界的名篇——《大堰河——我的保姆》。在这篇长诗中,艾青以赤子之心,对乳母大堰河进行了追思和回忆,抒发了对祖国贫苦农妇的深切怀念、感激、赞美之情,充分地表达了对“这不公道世界的控诉和抗争”,以及对中国广大农民的悲惨遭遇的深深关切,鲜明地传出了时代的呼唤,人民的心声。又如他的《向太阳》、《火把》姐妹诗篇,喷射着熊熊的革命烈火和理想的光芒,强烈地传达了抗战时期民族的高昂激情和时代的气息,鼓舞着青年走上革命征程!再如他的《人皮》一诗,凝结着中华民族的志气和尊严,愤怒声讨了日本法西斯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它唤醒了中国人民,团结起来消灭一切来犯的敌人,保卫神圣的国土!……
              
           ▲ 资江河畔吊脚楼   湖南 黄志成 摄
  是的,艾青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是痛恨黑暗、压迫、剥削,追求光明的一生,是微笑着,看着世界变幻、揭恶扬善的一生,他直面人生、现实,不论顺境和逆境,一贯都坚持说真话,是一个光明磊落、诗品上乘、人品高尚的真正的人民的伟大诗人!
  如果有人问:艾青为什么能与聂鲁达、希克梅特世界大诗人的名字并列?我的回答是因为艾青的作品植根于祖国的泥土,诗品、人品一致。他以崇高的品格,海洋的胸怀,高洁的情操,简炼的语言抒写对祖国、对民族、对人民强烈而深厚的爱。正如美国罗伯特?C?弗兰德在他的《从沉默中走出来——评现代诗人艾青》中所高度评价的那样:“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艾青孜孜以求的只有一点,希望他的诗能给中国——和世界的无辜受害者和被剥夺的人们‘些许的温暖’,略为坚毅的决心和勇气,当革命开始带来光明的远景时,艾青希望他的诗能激励人民去建设一个新的美好的世界。他总是乐观的,从不灰心丧气。”
  弗兰德在扼要地介绍了艾青的一些生活历程后,将艾青与聂鲁达、希克梅特进行了比较,夸赞他们是“这一时代的伟大诗人”。他说:“三位诗人的共同之处就在于他们的诗代表了亿万人民的心愿,暴君惧怕这些具有雄鹰的胆略的歌唱家,却又无法用铁窗来禁锢他们的歌声。”他又说:“这一代伟大诗人们都具有一些共同的特点。第一,因为他们的诗都表达了被压迫者和已经获得自由的人们要倾吐的心声,他们的诗句跨过海洋,四处传播,纵有语言上障碍,翻译起来也并不困难。他们笔下的形象和比喻,差不多都是全球通用的,因此各国人民都从中获得温暖和鼓励。第二,伟大诗人的作品从不装腔作势,没有矫揉造作,不会象一口破钟发出沙哑的声音,他们的诗之所以好,也是因为这些诗句单纯、明了、诚实。第三,可以说,悲观厌世的人,忧郁的无所事事的人成不了伟大的诗人,世界诗坛的大诗人,都是来自人民,无所顾忌的把真相告诉人民,明确地划清敌人和人民之间的界线,始终吹响前进的号角。第四,伟大的诗人都具有坚定的信念,他们明辨是非,懂得斗争的规律和未来的进步。他们或许生活在混乱的、不安的、豺狼当道的世界,他们或生活在一个比较合理的、安定的社会主义新社会,但不论他们环境如何,他们的歌总是号召人们走向更加美好的将来。”最后,弗兰德说:“象古往今来的诗人一样,艾青替人民说出希望和要求,他的语言象阳光一样纯洁,象清新的空气一样令人喜爱,使人想起了群山、美景、前面的道路和远方的地地平线。是的,还有斗争和战斗。他的歌喉象金光闪闪的号角,号召人们要有毅力、有勇气、有激情、有热爱地生活,始终如一,为共同的目的——为了光明灿烂的新世界的实现。”(引自罗伯特·C·弗兰德:《从沉默中走出来——评现代诗人艾青》,原载1979年4月6日—9日《华侨日报》)。
  我觉得美国的弗兰德对艾青的评论是十分深刻、中肯、确切的,说出了人们心里要说的话。由此可见,艾青的作品为什么那样震撼人心,有着强大的魅力和生命力,激励人们永远奋进,就是因为他的写作心声,讲了真话,代表了人民的心声,发出了人民的呼唤,因而他的作品赢得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他与人民同命运共呼吸,一起前进。
  如今,这位为世人尊敬的伟大诗人已经离我们远去,但他的写作心声,却被翻译成几十国文字,飞越海外,飞向全球,飞进人民的心田,而振奋人心。而这难道不是我们中国人民以及世界人民对诗人最好的怀念与祝福吗?!
  
                   (作者系本刊驻地记者,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