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5年第1期>“刁民”论
卷 首 语

“刁民”论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北京 毛志成
  确有刁民。
  在整日里搞腐败的赃官酷吏的周围,总有这样一层一层的刁民活跃着,时而美滋滋地充当着义务轿夫、廉价乐手,并在炫示他与主子亲密无间的同时,播布着主子的“恩德”; 时而互相厮咬,构成热闹景观,转移老百姓对贪官污吏本人的关注。当然,刁民的最主要职能是充当耳目和告密者,使主子及时掌握 “群众动态”,或是索性到好人中间去捉弄张三,诲谩李四,给跑得快的人偷偷使绊子,给生得美丽的人抹上一脸污秽。总之,就是让正经人办不成任何一件正经事。
  刁民的天性就是专门对“民”放刁,而一见“官”就顿时献上一副媚脸。什么什么“上层人物”下到民间,即使这个“人物”官声很恶,腐败得可观,刁民也会兴致勃勃地扮演 “夹道欢迎”、“前呼后拥”角色的。若是这个“首长”跟他握握手,赴宴的时候往他的碟子里夹点菜,照像的时候允许他在身边站一站,他定会“激动”小半年。事后,会整日里四下宣讲“首长”的大德大才。当然,也就更会尽“忠”,只需上司一个眼色,他就会去“咬”、去“掐”。
  刁民对平民不仅是鄙夷的,而且那本事主要表现在对平民的放刁上。一天不做几件刁事,不 放几句刁言,便会有大大的失落感,会觉得这一天活得“没质量”。
  若是某位平民发现了某个贪官污吏的确实把柄,且有意举报,首先出来挡路的便是这刁民。首先,他将会打心眼儿里认为这是世上最大的滑稽,最大的愚蠢,不戏弄上几句,不丑化几句,乃至不威胁上几句,便觉得食不甘味。继之,便会将这番举动当成大功,去贪官污吏那里讨赏。若是这刁民是文人,能写上一点文章,他的兴趣也往往集中在放刁上,而攻击、嘲弄的对象,也大都是真正关心国事、关心民疾的人。例如,某作家写了一篇仗义直言、针砭时弊的文章,某“刁文人”便来凑趣了,他绝不关心对方所陈时弊的本身,而只是摆出学问家的架式,这里挑一个词儿讥之为用字不妥,那里挑一句话讽之为用典不当,然后就大肆卖弄嬉皮士“文采”,滥放刁言,非要把对方大大丑化一番才过瘾。
  有了这样刁民群落,正经之民就甭想安生,而官场上的腐败分子又可以添几分安全。从这个意义上说,刁民是腐败者的护院门犬,编外胥吏。

                   作者简介:

  毛志成,1940年生于北京大兴。先后任教于小学、中学、大学,现为首都师大中文系教授。文学著述颇丰,有长篇小说《琼楼隐事》等九部,中短篇小说集《前夫》等八部,《文学智能品质论》等文学理论专著三部。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北京市作家协会理事。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