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5年第1期>万绿丛中一点红
艺苑撷英

万绿丛中一点红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山西 温 涛 朱旭青 杨瑞红


                 

  在苍茫浩瀚神奇迷人的吕梁山区,亚子是个富有传奇色彩的神秘人物,极少在公众场合露脸,更多的时候是沉默的,性情怪僻,行踪诡秘,给不同的人留下截然不同的印象,被公认为一个变化无常的复杂的多面体,有关亚子的口碑毁誉参半,众说纷纭。
  现实生活中的亚子其人,端起蓝边瓷碗喝酒,吃大块肥肉不蘸一滴老陈醋,除冬季外的其它三个季节都是将三把橡木椅子支起来睡觉,生怕“梦特娇”床垫融化了自己的黑铁意志,乐不思蜀。亚子索性将穿戴过的不入时的衣裤鞋帽塞进火炉付之一炬,“我的衣服岂能送人?上面残留着我的体温我的气息,笼罩着我的思考渗透着我的情绪。”到商场购买牙膏、香皂等日用品,亚 子不搞价,不过问档次,转身就走,忙得像消防队员像疯狂旋转的陀螺,亚子多次向外界声明:“我连烦恼的时间都没有!”进入写作状态的亚子,认真到扒草寻蛇捕风捉影的地步,一只刺猜!一柄双刃剑!一连数月不说一句话,消了声匿了迹,如一张强力满拉的弓,保持庄严的沉默。深居简出,归隐禅庄,几近与世隔绝的地步。是神职人员在布道,在做弥撒祭祀我主耶和华?亚子,陌生的冰箱!亚子,冷冷清清雪,茫茫杳杳峰!扮演着俗世中的神祗角色。就是这种感觉,他已遁入空门……他不接电话不会客,他不上街不赴宴,即便在晴朗的大白天也要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让同仁、邻里还误以为他远赴异国他乡游历、考察去了。其间的亚子完全变成了一个用减法生活的人,减去无意义的闲聊闲逛,减去名利场的应酬、周旋,减去世俗纷争,减去腐蚀灵魂的蝇头小利,减去卿卿我我缠绵悱恻减去消磨意志的甜蜜爱情,减去的是邪气、俗念,是浮躁、空泛、无聊,亚子的日常生活最终成为冬天里的一棵树,没有了叶子的喧嚣与嘈杂,剩下光秃秃的铜枝铁杆,落得个六根清净见真淳!
  诗人本是一首诗。推开尘封的岁月之门,亚子迥然不同的另一面已广为人知。心潮澎湃激情奔涌的亚子,率领着“亚细亚之子联谊会”的一帮帅哥俏妹,遍访青山与碧水,去问候世界去探望大自然去寻幽揽胜。设若跟自己深恶之痛绝之的流氓地痞以及鼠目寸光俗不可耐的势利小人狭路相逢磨擦生火,亚子会不加思索地一拳头揍他个星光灿烂,整整十三个春秋的五公里越野长跑馈赠给亚子强健如莽牛一般的体魄,时而八卦铁砂掌,时而无敌飞毛腿,一掌一脚千钧重,三五个色历内荏的泼皮无赖纸老虎哪里是他的对手。侠义爽直的亚子不加掩饰地嘲讽那些工于心计的精神侏儒,讥笑他们算来算去算自己。他让诡诈的人一筹莫展,让凶恶的人望而止步。一边是黑铁一样灼热的仇恨,一边却是比火还要炽烈的爱情。亚子直言不讳:“爱江山,也爱美人!”假使与清爽靓丽温婉可人的青春美少女萍水相逢,佯装心不在焉的亚子跟她们娓娓叙谈如话家常,表面看来,说的全是些不着边际离题万里的零星琐事,实则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刺探对方的背景资讯。临别之际,总忘不了爽快、豁达地说一声“嫁给我吧,性感女郎!”他的腔调装疯卖傻玩世不恭,“我爱你爱到骨头里,就象老鼠爱大米!”简直是冰天雪地里孤独奔跑的荒原狼歇斯底里的嗥叫。
  跟亚子促膝谈心跟亚子辩论无疑是人生一大享受,是对身心的惬意按摩对灵魂的神秘安慰。情感碰碰车、寂寞驱逐舰、希望的田野、智慧的火炬、信念的铁塔、梦想天堂、力的雕塑、爱的港湾、友谊的彩虹桥……亚子是这一切的总和。随时随地,你都可以把他当作你冬天的棉袄、夏天的雪糕、饥饿时的面包、黑暗中的灯泡。他会轻而易举地以自己波澜壮阔的激情点燃你对生活的信心对美的渴望。适逢新朋友老同学组织聚会联欢,他的话题东拉西扯全无顾忌,从风光旖旎的西双版纳,到托素湖外星人遗留铁质管状物、神秘恐怖的百慕大三角、厄尔尼诺现象、辽阔的科罗拉多大峡谷;从咤吒风云改朝换代的李自成洪秀全,到恐怖王本·拉登、纳粹头子西特勒、奥姆真理教头目麻原彰晃、世纪大盗张子强;从唐诗宋词元曲汉赋六朝骈文,到卡通片、数码电影、行为艺术家、阿富汗多米扬佛、泰国人妖、哥伦比亚毒枭;从野生无污染纯天然小粒山葡萄、喀什噶尔石榴、撒马尔罕金桃、香格里厄醇酒,到瑞士无糖饼干、意大利卡普契诺早餐;从珍稀动物达氏鲟、虎头海雕、亚马逊河红腹食人鱼,到克隆绵羊多莉、试管婴儿阿里;从西班牙响板舞、爱尔兰踢踏舞、南非土风舞,到云南民乐家艮德全的葫芦丝演奏;从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到日本福冈亚洲文化特别奖;从联合国吉宁调查小组,到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从国际当红名模莱蒂霞·卡斯塔、日本超前服饰设计师山本耀司,到意大利维斯特伍德男装……上天入地,亚子无不通晓,他的思维是断裂式跳跃性的,不容易把握其来龙去脉。于混乱中寻求秩序,松散中留守严密,疯狂放荡里深藏着庄重与沉稳的内核。
  穿花衣裳蓄长发特立独行的亚子悠哉游哉,入城不畏禁,入乡不避俗。可方可圆,瞬息万变。不邀而至不辞而别,轻松、随意、自在,一片风中的云,谁也不要问他从哪里来,他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永远在出发与抵达之间,永远在车上在路上,目的地终点站是个未知数。他放浪形骸,一天到晚地找刺激、闯禁区,江湖上游荡漂泊,而且狡兔三窟神出鬼没。他的存在仿佛仅仅是为了给保守的古城墙、暖昧时代制造些麻烦,添些乱,捅几处漏洞。为了给清教徒和持孔孟之道的人多一些温柔的折磨优雅的骚扰。亚子告诉记者:“你应该知道,我这人向来恨的就是秩序,就是陈规陋习,这些东西跟动物园里的围栏没有任何区别!”他要往天空的蛀洞里填上干净的白云。在他看来,一个春天远远不够,他企图再创造几个。他坚信乌烟瘴气的生存环境必将在他的一把刻刀下暴露本来面目。他甚至穿过古庙荒冢,深入邮票般大小的山庄访贫问苦,跟鹤发童颜历尽沧桑的老头子老太婆谈神论鬼,亚子一直在极端的唯物与极端的唯心之间掷蹋、滑动。他的所有行动都紧紧地围绕着一个中心,这便是他钟爱一生的文学事业和新闻事业,这一切,只有跟亚子过从甚密的哥们才知晓,他们耳熟能详。亚子其实是在秘而不宣地探寻新闻线索,丰富人生体验,积累创作素材,不苟言笑不事张扬他深藏若虚。每星期他安排两天的时间进行反省,同时制订写作计划出行计划,他删繁就简一日一餐,身边放着水果、饼干,一如美丽的囚徒,他身陷孤独的囹圄。是啊,他在反刍一周的酸甜苦辣,七昼夜的功过、成败、得失,如同电影镜头一样在亚子眼前飘浮、闪动,他力争在不断的总结中不断地提高。是啊,一屋子大师巨匠们的经典名著等待着他去鉴赏、品评、汲取营养,雪片般飞到书桌上的远方来信等待着他回复,报社、电视台等各类新闻媒体的编辑老师等待着他全力追踪细心扫描之后捕获的突发事、紧要事、感人事、有趣事。他一周的辛苦奔忙,就是为了关注百姓生活、透视新闻热点。他目前供职的新闻媒体是一份已在读者群中产生深远影响,已把根牢固地扎进老百姓心中,并长得枝繁叶茂的报纸,它真正做到了寓教于乐雅俗共赏。它的记者亚子深怕自己索然无味的稿件降低了它的品味,败坏了它的声誉,他多么渴望自己的下一篇通讯能够传播最新信息,能够引发万千读者头脑中的风暴。这就既需要他在大多数时间忙起来,而又需要他在适当的时刻静下来,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一个浮躁的人必将生产一大堆空泛的不具有任何社会意义的作品。他把自己的文章处理得千锤百炼无懈可击,气势宏大的,他刀砍斧削;玲珑小巧的,他精雕细刻。直到令自己满意为止。
  为全面系统地展示当代中国在文艺领域取得的辉煌成就,将赫赫煌煌的真实成果载入文献史册,由中央精神文明办、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共青团中央、中国文化部、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国家相关部委主办“我们的文明”主题系统活动,亚子作为本世纪中国诗歌界涌现出来的有突出贡献的年青专家,被团中央作为入编对象参会代表,组委会登陆网站搜索到亚子光辉熠熠硕果累累的个人事迹,目前正以画册、互联网、光盘三位一体的形式多方互动进行宣传报道。此套反映我国文明建设成就的典藏珍品版宣传材料将向各大图书馆、档案馆、各大新闻机构、联合国各成员国、各国驻华大使馆和我国驻外大使馆广泛赠送,还将多渠道通过图书进出口机构向全球广泛发行。当团中央西配楼会务组刘悦女士通过电话“老师”、“先生”盛情相邀时,这位把芜杂琐碎的世俗生活完全抛置脑后的“与上帝对话的人”、“布道者”、“年轻的精神领袖”、“东方快车上的歌手”,这位多少年来一直在继续梦中工作的醒来的人(觉悟者),这位神笔亚子,郑重其事地参与了。闪电惊雷一般的电话通知是从亚子所在单位被敷衍了事马马虎虎转接过来的。
  春种一粟,秋收万籽。对名家名篇的潜心攻读,弃绝尘寰的静心修炼,以及不时入定的精心构思,这一切终于化作一道辉煌的光芒,照亮了神圣的艺术殿堂。诗歌、散文、小说、民间故事、评论、报告文学、歌词、通讯……亚子齐抓共管,发动立体交叉式的集团冲锋, 《中国文化报》、《文汇报》、《农民日报》、《中国诗人报》、《中国校园文学报》、《当代作家报》、《山西日报》、《山西教育报》、《山西农民报》以及《世界文艺》、《世界汉诗》(年刊)、《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林》、《山西文学》、《安徽文学》、《青年文学家》、《都市》、《城市文学》、《芳草》、《火花》、《山西青年》等全国文学类、新闻类的众多报刊出现了他的名字,发表了他的作品。1999年5月6日在山西太原,亚子与全国著名老诗人、《山西文学》诗歌编辑张承信先生举办《关于物化时代先锋诗出路问题的对话》,根据录音整理成4000字的诗学论稿,在党报公开发表后反映强烈。从最初的西部庄园,然后的青春俱乐部,一直到当下的北方度假中心,伴随着亚子的三易居所,四百页码的第三部诗集《我花开后百花杀》和四十余万字的长篇小说《一片云》脱稿付梓火爆出炉。近来年,外界外行普遍地误以为纯文学市场退滑低迷,但是如今亚子出现了。这位以“亚洲小男孩”自称的年轻人,从贫瘠吕梁山的蜿蜒小路从容踏上中国诗歌大殿,并日益引起诗界,一阵又一阵惊喜的注目,他在感动中生活,他在掌声中生活,他在新时代的战车上纵横驰骋,体验动感人生。他在方块汉字铺砌的角道上激昂挺进,挥霍蓬勃青春。他决心将浪漫进行到底!业内人士送给他“山西的北岛”、“独行客”、“情魔”、“爱神”、“愤怒的北方狼”、“疯狂浪漫的亚细亚之子”之类的雅号。他气闲神定悄无声息地进行着一场温和坚定的非暴力语言革命,他以他的猛打猛冲一往无前迫使传统的断垣颓壁、封建暗堡、外界纷扰、体制、时尚、流行文化、权力话语纷纷让路。他以他的狂轰滥炸攻关夺隘为诗歌界的浪漫战士扬了眉吐了气。同在一方厚土之上,作为新闻工作者的我们已注意他很久。拯救信心危机,整顿身心环境。在长期蛰伏后,他脱颖而出。在重重考验下,他获得成效。圈子中人、追星一族当年传说的 “诗霸人狂贾不假”便是今日的亚子,上小学四年级时,他以贾不假这颇具理想色彩、浪漫情调的怪诞笔名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出版自己第一部诗集《夜行者》那年,他高中尚未毕业。这个后来被舆论界称为“怪客”、“冷面杀手”、“山西诗坛的鹰派人物”、“浪漫王”、“都市牛仔”、“男一号诗星”等一连串诨号的青年诗人亚子,正在兑现他少年时代“凭借一杆铁笔扫荡中国文坛”的庄严承诺。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优秀奖、纪念奖,向他涌来;奖杯、奖牌、奖章、奖证、资金,向他涌来;位高权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手向他伸过来,“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布赫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亲自为先锋诗人亚子颁发纯金铸造的“明星奖”时致铿锵有力的授奖辞:“你得到了你应该得到的,我祝贺你!”主席台前,亚子按捺不住一阵激动。在国务院二招亚子的下榻处亚子不无荣幸地看到布赫副委员长为自己颁奖的镜头两度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荧屏上,这是2000年12月16日的夜晚。而在此之前的1999年5月8日中央电视台记者庄雪梅女士专访亚子的辉煌瞬间己由央视七台“农业新闻”栏目播出,并由首都新闻部门刻录成VCD光碟,亚子以扶贫为题材的一组报告文学作品蟾宫折桂,荣膺全国一等奖,评审工作由国务院体改办和中华全国农民报协会主持。他现在得到的,正是他从前所希望的所努力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亚子思征途之漫漫,独灿然而微笑,胜利之微笑,骄傲之微笑。大大小小的荣誉证堆叠在他资料柜顶上,宛如一座红塔,难怪朋友们戏称他“一等奖专业户”。提及亚子的荣誉证,我这里还有一段传闻,说是在初中读书时的少年亚子每番参加全国范围的征文比赛,总要在参赛作品的右上角标明:拒绝接受一等以下奖次。气盛心狂,他的名言“宁当歹徒,不作懦夫!”曾在中学校园传颂一时。猖獗、野怪由此可见一斑。传闻的真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所见到的亚子亲切、平和、不摆架子,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值得炫耀与卖弄的资本。在一个“金钱如此万能,引无数英雄尽折腰”的时代,亚子视权力、金钱若粪土浮云,对一切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他甘于寂寞。他宽容他爽快,饱经磨砺的亚子永远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他率真他诚朴他热烈奔放他的胸怀总也坦坦荡荡一览无遗。一握亚子手,永远是朋友,这个万能粘合剂式的东方青年带给你的永远是挥霍不尽的快乐。跟女孩子相处,他常常忘了自己是男孩子;跟老年人相处,他常常忘了自己是年轻人;跟领导相处,他常常忘了自己是下级;跟企业界巨头相处,他常常忘了自己收入微薄囊中羞涩。忘了,忘了,他把一切都忘了,硕果仅存的是他穷毕生精力一腔心血去灌溉去滋润的事业,事业重如山。“长恨此生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亚子没有苏东坡的怨叹与困惑,因为亚子“小舟从此去”摆脱了世俗的羁绊,“我手写我心”,他为他自己活着,他用一双坚利强劲的铁爪紧紧地扼住命运之神的咽喉!
  为了神圣的文学事业,为了庄严的新闻工作,亚子不仅全力以赴,而且他己超然物外。接受、服从组织派遣,他到荒凉破败的三家村蹲点扶贫,落僵石土炕、羊毛毡,他不在乎;小米饭、白皮面,缺盐少酱油,他不在乎。以至于女厨子对这位下乡干部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太好伺候了,不像个当官的!”亚子本来就不是官嘛,从来就没有树立过升官发财的志向。不比帝王矮一截,也不比乡野草民高一截,亚子有句著名的口号:“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亚子与民同乐。然而,白面书生亚子的狷介禀性亚子的世界观艺术观亚子标新立异的生活方式却难以得到普遍的首肯与认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滩,水必湍之。亚子若干年来总为谣诼谤诽所困,一小撮井底之蛙恶语相向,睡沫横飞,愈演愈烈。有则夸大其辞,无则胡编滥造,“反亚”气焰极其嚣张,亚子对此的反应异乎寻常地平静,乱云飞渡我从容。逆境为强者增加了求之不得的磨擦系数,设置障碍变成了特种训练,亚子总能够毫不费力地迫使劣势转化为优势,深重的灾难转化成巨大的生机。我们在坚定不移地支持什么的同时,必然要寸步不让地反对什么,反对就难免会树敌,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假恶丑与真善美之间,狼、狐狸与狗之间,警察与小偷、逃犯之间,那种仇视那种敌意是本能的、相互的、与生俱来的,它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在白骨精们看来,孙悟空才是十足的妖怪。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果一个人遭到虚伪、庸俗、邪恶、低贱的乌合之众的攻击与排斥,这本身已经证实了这个人的价值,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真理与正义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出类拔萃者如凤毛麟角。亚子的回答亚子的驳斥一语中的掷地有声。
  相反,在一些高素质高品位的有识之士学者名流那里,亚子受到热烈欢迎。让时光倒流,不妨追溯到1987年,《青年文学》杂志社编辑康洪伟奔赴革命老区支教,读了亚子的几首自由体现代诗,立即把它推荐给当时的副主编赵日升先生,并在送给亚子的一套《文学描写辞典》的扉页上写道:“你写了一些真正感动过你自己的东西,因此它也感动了我们,你是刚从黄土地上长出来的小诗人,希望你走下去,贵在坚持!”1991年7月1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著名军旅诗人峭岩语重心长地叮嘱亚子:“小伙子,文学全凭单干,且贵在实践,听我的话,先要深入基层,奋战滚打在第一线,凭你目前的实力,过几年会出成果的!”南征北战的亚子时刻铭记着大师的教诲,以此不断地勉励自己。山西一位名叫李有亮的高校教授在自己的现代文学理论课上对自己的莘莘学子们说:“不要以为我们吕梁山荒蛮闭塞就孕育不出优秀诗人,譬如亚子的诗就不同凡响,使枪弄棍怪招迭出,他的成名成家不过是早一天与晚一天的事!”亚子高中时候的语文老师李叶升任某政府部门高层领导之后,回老家开会,利用午餐后的一点点间隙,徒步到亚子家中看望自己当年的得意门生。名扬四海的中国当代王牌文学评论家唐晓渡先生忍受着女友丧身车祸的巨大悲恸,于百忙之中毅然决然地放下手中的一切,不惜笔墨为亚子的第二部诗集欣然作序。这部叫做《浪漫部落的留言》的诗集刚付梓出版,《人民文学》杂志社副秘书长、诗歌责任编辑商震先生随即为它写了洋洋数千言的评论《去往耶路撒冷的路上》。诸家报刊竞相转载。江苏省军区系统的副司令员王公启在沿海书市上看到畅销不滞的亚子诗集《浪漫部落的留言》之后,把电话从椰风吹拂的海港一直打到尘土飞扬的黄土高原上来致贺。对亚子倾心关爱,在生活上事业上不遗余力进行扶掖与提携的山西某军分区司令员王占国也在来函中写道:“你很有本事,进步很快、很大,这说明一个人在小地方完全可以干出一番大的事业来!”报社主编、电视台台长、新闻办主任、著名的朦胧诗主将、顶尖级专家学者、名刊资深编辑、高校教授纷纷挥毫泼墨,为诗集《浪漫部落的留言》作评写论,大放赞词。水涨船高,不到一年时间,万册诗集己热销大半,火购场面一浪高过一浪,舆论界一时为之哗然。
  截至记者拜会、采访亚子之日止,亚子创作的诗歌、报告文学已先后在“饮水解困征文”、“吟咏名胜古迹征文”、“走进新世纪征文”和“圆梦之旅”、“清风杯”、“牡丹杯”等名目繁多眼花缭乱的国内赛事中获奖二十余次,为《当代新诗拔萃》《中国当代实力诗人诗选》《当代诗人诗选》、《中国诗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建国五十周年文艺作品选萃》、《中国作家名篇欣赏》、《中国作家精品文库》、《中国世纪魂》、《2003年诗历》、《当代诗歌精选》、《中国诗歌年鉴》、《世界汉诗年鉴》等十多家权威性珍藏版作品集所选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亚子的诗作《享受孤独》 《守林人》赫然出现在2003年的香港台历上。在支付四年时间经营“金融文学·教育新闻”的写作历练中,亚子采访、撰写新闻稿件的技能得到进一步强化,他趁热打铁他马不停蹄以黄金版块向全国强档推出“吕梁一脉魂”、“聚焦吕梁”、“新吕梁英雄传”、“今日吕梁”、“勇立潮头”、“黄土坡上的村官们”大型系列报道,在本埠、异域掀起轩然大波,风传三晋。经他报道过的主人公有常务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行署要员,仅中学校长、教办主任就达50位之多。2003年岁初为山西日报报业集团公司独立完成将近三万字的两大专版:《领三晋风骚,创老区名校》、《期待红色沃土的崛起》。一个年仅二十多岁的业余作者,已有累计500余件的文学作品、新闻作品公开发表,这无论如何是个有份量有说服力的天文数字。当代中国诗歌界四大名刊《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以闪电般的速度为亚子推出作品小辑。《中国专家大辞典》、《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世界人物辞海》、《中国二十一世纪人才库》、《二十一世纪中国青年诗人大辞典》、《中国国情报告·专家学者卷》、《中华当代诗人作家传集》经严格审核,最终辑入亚子的个人传略。据档案材料显示,1999年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批准亚子的入会申请时,他是卷宗记载的全省年龄最小的会员,组联部曹平安主任面露惊讶之色地嘀咕:“哦,这孩子七十年代后期出生的!”亚子稚嫩的肩膀上佩戴着一连串闪光的头衔:“中国首届长城文学奖”获得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主管,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主办)、“世界汉诗最佳先锋诗人奖”获得者(世界汉诗协会、《世界汉诗年鉴》编委会组织评选)、美国海外艺术家协会理事、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世界华文诗人协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全国农民报协会编辑部编委、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某报记者兼职某杂志社记者……乱花渐欲迷人眼。中央电视台、《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政报》、《山西农民报》、《山西青年报》、《山西广播电视报》、《语文报》(专版)、《世界汉诗》杂志(专栏特稿)、《山西年鉴》(史志资料汇编)《山西作家通讯》(会刊)、《今日山西》杂志社、《青年文学家》杂志社以及“作家世界网”、“六书网”、“世华网”、“诗江湖网”等宣传阵地舆论工具更是对亚子的创作成果亚子的遗闻轶事进行连篇累犊的热播热炒。点评文字,随处可见。《山西广播电视报》开辟两块吕梁专版介绍两栖诗人亚子充满硝烟气息、反叛色彩的另类生活。蛰伏北方度假中心的幽雅蜗居,亚子可以接收到发自美国纽约唐人街、曼谷、港台文艺机构学术团体的约稿通知、参会请柬,入会入典以及社会职务委任公函纷至沓来。因写得璀璨、缤纷,而活得刺激、眩目!亚子逛街,亚子进阅览室,亚子在幽静的公园小路上徜徉,常听到有人指着他说:“那就是亚子,就是诗霸人狂贾不假!”而一向居卑处下的亚子所能做的仅仅是向他们轻描淡写地礼节性地点头示意。
  今天,应约前来跟我们座谈跟我们切磋后现代艺术的青年诗人、记者亚子对他生命中所起的变化全然不顾全然不知,他感兴趣的仅仅是征服的过程,而不是收获、占有。他的原话是这样的:“我都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是的,亚子依然是(接上页)往日的亚子,严肃而不拘束,紧张而不慌乱。一边抬头看路,一边低头拉车。强力打拚,稳步推进。习惯于把新买的衣服洗旧了再穿到身上。一斤二两白酒下肚仍然话语逻辑清晰,思维缜密,行事审慎。并坚持认为苦难是一个人的导师,辛酸的记忆是金库,吃亏就是占便宜。不认为影片《红高梁》远涉重洋是拿国丑讨老外欢心,不认为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冷落歧视汉语言文学,不认为黄头发蓝眼睛高鼻梁的西方人到中国来漂流黄河是一种挑衅一种耻辱,不认为“小燕子”赵薇披挂日本国旗衣裙就是对民族尊严的漠视。不认为新旧世纪之交具有任何激动人心的纪念意义。坐到剧院、体育场的观众席上,坚持不鼓掌、不献花、不欢呼叫好、也不激动。他不随大流他反对人云亦云,他一直在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用自己独特的声音去发言。该坚守的永远坚守,该拒绝的永远拒绝,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他象“江海寄余生”的我行我素的一位游侠,象非禽非兽的蝙蝠,当万山碧透,他偏要是那一点微弱的红,孤独,但是鲜明、亮丽、脱俗、异常醒目!扑之不灭的一团火焰,永远在燃烧!
  。(本文作者系《山西广播电视报》吕梁分社记者)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