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5年第2期>特殊的战斗
散文随笔

特殊的战斗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作者照片

  肖辉理
  1949年1l月22日早晨
  清澈的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薄薄的晨雾弥漫在一座座大楼之间,南京路上当当作响的有轨电车和公共汽车,己经穿梭般地过来过去!…正在接军用电话的政治指导员,抓着耳机转过脸来:“哎!肖同志,电话上有人找你!”我在电话里听明白了李指导员的指示,放下耳机,给驻在南京路河南路口的华东区警卫旅二团二连的几个领导打了个招呼。就下楼,着急地穿过连早晨都拥挤的南京路,直奔九江路,在两挺机枪对准着的大门外,见到了给我打电话的李指导员,他给我细说了一遍,才明白这座叫证券大楼的商号,要武装缴械,实行军管,无疑是一场战斗,是一场没有枪声的战斗!
  经李指导员的两次介绍,才想到:三年解放战争中,经常喊着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座大楼里就有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投资,占有主要股份的官僚资本,因为他们的存在和干扰破坏,外滩往里的各条路口,每天都非常拥挤,有许多在街上买卖金条、银元和纯金首饰的人,这种不能制约的、混乱的自由买卖的金融市场,就在通往证券大楼的路上,他们自由买进卖出的市场,操纵和影响着国民经济,驾驭市场物价波涛般的狂涨和狂跌!…成了必须缴械的官僚资本主义的枢纽和桎梏!……一切表明,挡住官僚资本泛滥的浊流,才能走上经济繁茂的滩头…
  身穿便装的陈毅市长,这时正在证券大楼大门左侧停轿车,他在镶着透明玻璃的敞敞蓬门口 两手比划着给警卫旅特务连王立祥、牛指舜说:“你们特务连已经包围了作为官僚资本主义集中点的证券大楼。
  连长王立祥走近陈毅身边:“嗯!前大门、后大门全用轻机枪封锁了!
  政治指导员牛指舜用他的山西口音果断地说:“只准进,不准出。”
  王立祥又问:“有的硬要朝外跑,怎么办?…”
  陈毅双手一合,有力地说:“硬要往外跑,就抓住他,但不能开枪!…要明白,这是一场特殊的战斗!
  他二人望着多年警卫的陈司令员同时“嗯…”了一声。
  陈毅又解释着说:“…战斗,都是流血的斗争,今天不开枪,强调不杀死一个人,也是一场勇猛果断的战斗,行动要机智敏捷,干的漂亮!是一场不流血的特殊战斗!”
  王立祥:“我明自了首长的意图!放心。”
  陈 毅:“以勇敢军事行动的震慑,要他们无条件服从上海市军管会的决定,用强制的手段完成军事管制的目的!”牛指舜:“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陈毅拍了一下王立祥的肩头,向楼上指着:“你带一个排,直上九楼,不讲客气,命令所有职员和商号的负责人,通通下楼,不管他们有什么要事,都停下来,先下楼到一楼大商场集中!…(转对牛指舜)你带人从上到下,把两百多个房间的人,通通喊出来,叫他们停止一切活动,先下楼集中!
  牛指舜:“是!”
  陈 毅:“注意,很多房间里有手枪,如有反抗,命令战士们活捉,还是不能随便开枪!”
  戴上军管会红袖章的军区警卫旅大批干部,也像进入战斗一样,直奔九层楼各个尽是金砖、金条、银元、美钞、英镑、港币的房间,实行彻底的军事管制,不少房间里正做起美味的早餐,也没有一个军代表去动,封存了办公场合的文卷,进行桩桩件件的财产登记,金条、金砖几乎每个房间都堆放着,高级的用具和物品太多,但没有一个人随便动它,而闪光的金砖也末能触动起他们爱好的心扉!…
  李指导员在4楼召开了紧急支委会,要我们进驻6楼,我和战友邢仁东上6楼负责一处完全玻璃镶着的房间,桌子上放着港币和有关买进金条的证券,条桌上作的西餐还没用过,从美洲运来的牛肉罐头就像刚刚拆开还没食用…我们当然不会动,把罐头盖又封起,总之,这座大楼里人间有的,这里都有,而平常没见过的东西很多,用于妇女化妆的用品更多…我们只收拾了一块地方,架起木板把背包打开,接着,忙于财产和金银的登记,在6楼里边的一个单人房间里缴获了一架意大利出品的大白色手提琴,还要警卫旅党委派代表过目签字批准,才送旅直政治工作队的徐明华保管、公用。在自来水管旁拣到的金条、金砖,赶忙送军管6楼办公室登记…在我们看来,宝贵的不是金银,是金色的时光与崭新的时代!…


  上午10点,挤满在一楼商场里的1千多位装束打扮不尽相同的职员和各个商号的负责人,他们突然把目光集中到大门口,望着身穿便服的陈毅市长,期待的目光跟着陈市长走上了买卖证券的讲台,…陈市长认真地兑:“各位职员工友和商号负责人,我们在这里开个大会,希望众位不要紧张和拘束,我们的军管并没有伤害一个人,你们要明白,今天的上海是人民民主的社会,金融经济市场也要、而且必须纳入人民政府统一领导的轨道,按照中央人民政府恢复发展的政策,实行民主管理,特别是金融市场不能允许自由经营,更不允许官僚资本主义的继续存在,它们已经走向没落的黑暗,对官僚资本主义必须实行强有力的军事管制!…”
  陈市长豪爽的语言,平易近人的举止,使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张开了笑脸,大家都嗡嗡地小声议论着。陈市长走向讲台前沿后又说:“各位尽管闯开胸襟,不要再拘束了…要相信,我们的军管,是民主管理的集中表现,只要众位肯于学习,跟上发展的大好形势,前程必定是光明和远大的…”陈市长的话刚讲完大厅里便 立时响起了激昂的口号和经久不息停的掌声!
  上午11点,按军管会规,已经停在长街上的几十辆军用卡车,都轰隆隆地动起来了。广大员工和他们的负责人己全部明白了军管会的政策,大家都完全放弃了紧张戒备的心态,对陈市长投出了一片信任的目光与会心的微笑。他们按顺序登上军卡,徐徐地开向外滩,开到江湾机场附近的“社会主义大学”…于是一个新的学习园地展现在他们充满希望的视野中!…不久,他们都领到了崭新的干部制服,被分配到各大公司任职去了…
  九江路证券大楼两百多个尽是玻璃间隔,玻璃镶着办公桌的房间,几乎全部都堆放有小金砖、小元宝和金条银元。军管会的干部连续统计、处理半个多月,可没有发现任何偷盗现象。1953年“三反、五反”时按毛泽东“放手发动群众”的群众路线,历经3个月的大会、小会发动、捡举和揭发证明,参加军管会的警卫旅广大干部战士,竟没有1个人贪污。说明问题的不是语言,是铁的事实!
  驻南京东路的警卫旅1团8连,被广大市民称颂为“一尘不染”的好8连,是一支优秀的卫戌部队,解放军画报社,曾经要常驻8连的团俱乐部主任吕兴臣,把事迹写成连环画文稿,他曾写几次,把文稿交给我和邢仁东并提了建议,寄去制成连环画发表出来了。后来,吕兴臣又同南京解放军剧院的专家一起创作了电影剧本“霓虹灯下的哨兵”,受到了广大市民的欢迎,毛主席也为好8连写了诗歌。
  其实,在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机关和首长直接领导下的警卫旅,亦是“一尘不染”的卫戌部队,其中旅直特务连的指战员更为突出,他们不光是在胶东突围的40个夜晚中保卫了机关首长,在著名渡江战役中,也干的漂亮,狂风暴雨的黑夜,残月西沉的黎明,胜利地完成了保卫机关首长的安全;渡江战役中,飞过来的子弹似狂风,像暴雨。没有1人恐惧,证券大楼里的糖弹也没有打中1个人!
  这是一支不平凡的部队,面对着许多个房间里的一堆又一堆金条和闪光的银元,竟没有一个私揣腰包,这只有在1947年冬于山东安邱县的一卒祠堂里经过3个月新式整军运动的三查三整的军区警卫旅的指战员才能作到。那一次有历史意义的三查三整,是在毛泽东派往山东的临时中央工作团和陈毅、铁瑛直接指导下展开的,连晋察冀边区聂荣臻部下也派人来参加的三个月的整军运动,那一场在寒冬交九后进行的新式整军运动,是铸造坚强战斗意志的熔炉,使部队指战员擦亮了警惕的眼睛,培养了宽前无私和勇敢无畏的战斗精神!也只有这样的部队,才能胜利地完成党和人民委派他们消灭官僚资本主义的特殊战斗!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