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5年第3期>运用形象思维 实施精品战略
艺坛视点

运用形象思维 实施精品战略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丁 林
  形象思维是诗词创作的基本特征。它借助于能看得见、摸得着,能闻其声、嗅其味、思其形、历其境的客观具体事物,激发作者的思维活动。
  或缘情,如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抒发了依依难舍之情;
  或言志,如王昌龄的《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传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表达了克敌报国之志;
  或说理,如王之焕的《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揭示了“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远”的生活哲理,从而塑造出生动活泼、内涵丰富的艺术形 象。
  前苏联作家阿·托尔斯泰曾说,艺术“就是通过作用于感情的形象来思维”——摘自《拖拉机代替了月亮》。毛泽东在同陈毅论诗的信中,也多次讲到形象思维,明确提出“诗要用形象思维”。古人所讲的“情与景会,意与象通”,就是运用形象思维,塑造理想意境的有效方法。
  最近,在中华诗词学会召开的浏阳工作会议上,孙轶清会长响亮地提出“实施精品战略,繁荣诗词创作”的要求。他说:“当前诗词精品仍然比较少,能够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广为传诵的作品更是凤毛麟角”。
  窃以为,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有相当一部分诗友,尤其是初学者不会运用形象思维或不善于运用形象思维,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因素。其表现:
  一是有形象无思维,单纯描景状物,无情无意,如入无人之境,虽有华丽辞藻,但无意境、无主帅,作品淡然无味;
  二是有思维无形象,惯用逻辑思维,议论、判断、推理,却无景无物无依托,空话连篇,味同嚼蜡;
  三是虽形象思维兼而有之,但老生常谈,毫无新意,失之平庸。
  如果这种状况长期得不到扭转,势必影响诗词的良好形象,“已经出现的‘诗词热’还会冷却”。对此,我们决不能漠然视之。事实上,无论古今都有一些运用形象思维、臻于完善的佳诗佳句。概括起来,就是三句话:依托一个“境”字,突出一个“情”字,开拓一个“新”字。
  一、依托一个“境”字。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文学之事,其内足以掳己,而外足以感人者,意与境二者而已。”“苟缺其一,不足以言文学”。这里提出“境”的重要性。因为诗词作品只有用生动具体的形象反映生活,才能感人肺腑而咏叹之、歌唱之。如李汝伦《武侯祠》:
  劳心空筑读书台,公辅终无后继才。
  独为武侯悲失策,未招皮匠百千来。
  全是状物赋事,却借古喻今,愤慨深长。
  又如刘生汉《喜》
  深夜传来电话声,小儿博考第三名。
  妪翁喜得双双抱,哪管星星眨眼睛。
  读罢此诗,一幅喜事盈门、喜极忘形的图景呈现在眼前,不禁同喜同乐,快人心目。
  即使有些内容比较抽象,也要用具体事物作比成诗。如林从龙在《诗词的表现艺术》中,汇集古人写“愁”的诗句:“请量东海水,看取浅深愁”(李颀)、“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李清照)、“天边丝雨细如愁”(秦少游)、“夕阳楼上山重叠,未抵闲愁一倍多”(赵嘏)、“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等,使“愁”有了深度、重量、形状、倍数、体积和长度,可谓千姿百态,感人至深。
  值得特别提出的是,有些诗友不是用形象而是惯于用概念化的语句作诗,这样,即使格律完备,也不是诗。
  二、寄寓一个“情”字。
  王国维还说:“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吴乔在《围炉诗话》中说:“情为主,景为宾”。王夫之甚至更明确地说:“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德国哲学家黑格尔也曾经说过:“艺术里真正是诗的东西就是我们所说的理想”——摘自《美学》。这些都说明有情才有诗,“无情即无诗”。
  寓情于景大体有三种办法:
  1、见景生情,注情于景。例如:
                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唐·杜甫《赠花卿》)
                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
                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
                  (唐·朱庆余《宫中词》)
  先写景,后抒情,而且,喜景写喜情,悲景写悲情。
  2、以景托情,情寓于景。例如: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唐·李白《秋浦歌十七首》)
                  元作颜书好,中兴叹式微。
                  浯溪一片石,终古对钭晖。
              (今人·刘人寿《谈浯溪〈大唐中兴项〉碑》)
                先抒情,后写景,景中有情,诗以景结。
  3、意与境浑,情景交融。例如: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唐·张继《枫桥夜泊》)
                 海浪如云去却回,此风吹起数声雷。
                 朱楼四面钩疏箔,卧看千山急雨来。
                     (宋·曾巩《西楼》)
  全是景语,又全是情语,情景两浑,妙合无垠。正如王国维所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既描绘了江南水乡幽美的景色和海滨自然界特有的壮丽风光,又展示了诗人旅居异乡的孤寂之感和崇高开阔的胸襟。
  三、开拓一个“新”字
  运用形象思维,要在“新”字上狠下功夫。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曾经说过:“只有传达出人们没有体验过的新的感情的艺术作品才是真正的艺术作品”——摘自《艺术论》。方东树在《昭昧詹言》中说:“造语必新,而不袭熟”、“同一用事,而尤必择其新切者”、“同一写景,而必清新”。还说:“下语必惊人”、“务去陈言”、“力开生面”。《21世纪初期中华诗词发展纲要》也指出:“严格遵循形象思维的艺术规律,力求创作出思想新、感情新、语言新、声韵新 、意境新、艺术新的优秀作品”。当代诗词作品虽平庸居多,但优秀作品也时有发现,其共同的特点是与时俱进,开拓创新。试举几例说明:
  林从龙《过秦俑坑》:
  胆丧荆抑剑,魂惊博浪推。
  泥封兵马俑,能否慰孤危。
  此诗短短二十字,内涵广阔,寓意新颖,耐人寻味。
  成朝柱《军垦战士》:
  荷枪日日更扶犁,万里荒原秀麦齐。
  四十四年家未返,子规偏向耳边啼。
  新人新事,壮志乡思,运用形象思维的艺术手法,开拓出一个国而忘家,公而忘私的壮美意境。
  熊东邀《浣溪沙·山乡杂拾》:
  “难却殷勤父老邀,山村新起麦当劳。一团围坐说承包”。
  既有生活,又有生产,都是改革开放后的新名词。入诗不仅格律严谨,而且意境洒脱。
  实践证明,正确运用形象思维,努力塑造理想意境,是实施精品战略,繁荣诗词创作的重要环节。果以此为勉,则“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唐·白居易《钱塘湖春行》)的诗词之春就会更加明媚、更加娇娆。

   作者简介:丁林,原河南南阳地委常务副秘书长,系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博学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河南省楹联学会副会长、南阳诗词学会会长等。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4年第1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