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5年第3期>光复“大好河山”
历史天空

光复“大好河山”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对一位抗日老战士的采访
                   严 彦
 
  采访者:严彦(以下称严)
  被采访者:静扬(曾用名汪静洋。以下称静老)
  采访对间:2005年7月
  采访地点:北京某部队干休所
  
  为了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笔者近期对一位抗日老战士进行了专访,亲耳聆听了老人对一段往事的回忆。
  严:听说您在60年前参加了从日寇手中收复张家口的战役,能谈谈那段历史吗?
  静老:好的。打败日寇,解放张家口,是我几十年革命生涯中一段难以忘却的经历。
  说到张家口,首先要了解它的位置在战略上的重要性。张家口简称张垣,位于北京西北约180公里处。该地的大境门是万里长城上的一个重要关隘。自元、明、清以来,张家口既是连接 京、冀、晋、蒙的交通枢纽,也是由中国东部通往西域、俄罗斯以至中欧的著名商道,更是拱卫京畿的“京师门户”。
  张家口东、西、北三面环山,地势险要,其战略位置十分突出,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1931年,日寇发动了“9. 18事变”,仅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就占领了中国东北,之后,又继续向热河、察哈尔乃至华北进犯。
  为了抗击日寇,1933年6月,以爱国将领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为首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以张家口为基地,从大境门“大好河山”的牌匾下出师北进,驰骋疆场,一举歼灭数千伪军,迅速收复了康保、宝昌、沽源、多伦乃至察哈尔全境。
  1937年,日寇发动“7. 7卢沟桥事变”,占领了平津以至华北,张家口也随之沦入敌手,“大好河山”自此蒙尘。
  猖狂一时的日本侵略者永远也征服不了中华民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八路军挺进敌后,奋勇作战,依靠团结群众,建立起了强大的抗日根据地。张家口地区即是当年晋察冀边区军民打击敌人的一个重要战场。
  1945年,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节节胜利,在中国战场上,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等人民武装,遵照《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和朱德总司令发出的命令,也迅速向日伪军发起了战略反攻。
  8月份,我随部队从冀西驻地出发,途经易县、涞水、涿鹿、蔚县,参加了解放张家口的战役。起初,我们这部分干部是从晋察冀抽调出来被派往东北去的。但是,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一些日伪军不但不向我军缴械,反而拚命阻挡我们进入沦陷区。他们企望国民党从大西南赶过来“接收”。根据这种情况,上级决定让我们随冀察军区部队强行收复张家口。
  严:张家口地势险要,日寇在那里盘踞多年,这个仗不好打吧?
  静老:是的。那时的张家口是日寇在察哈尔的政治、军事中心,是其苦心经营的战略基地。张家口不仅有伪蒙疆政府,还驻有日军蒙疆驻屯军司令部、第118师团和大量伪军。市区西北的万全县、北面的张北县驻有日军独立第二混成旅团等主力部队。敌人倚仗其长期修筑的钢筋水泥工事负隅顽抗,不肯投降。
  严:面对强敌,我军是怎样收复这座城市的?
  静老: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苏蒙联军机械化部队从坝上草原推进,在张北县野狐岭一线突破了敌军防御,攻克了敌人的所谓“永久性”工事,歼灭了日军部分主力,有力地控制了北线。
  我冀察部队依照聂荣臻司令员的命令,于8月19日从东、西、南三面形成了对张家口守敌的强势包围。20日拂晓,东线部队首先发起进攻。
  东线部队打得很勇猛,一下子就夺取了东山的主要制高点,把敌人压缩到了清水河的西侧。敌人也就此失去了向平津方向撤退的通道。
  战役打响后,西线、南线部队曾一度因山洪暴发、洋河河水猛涨而行动受阻。在这种情形下,部队按照上级命令,先抢占制高点,堵住敌人退路,然后待洪水退去后再向市区进攻。
  8月22日,洪水退去了,我军各部队即向张家口市区发起了攻击。战役进行中,从大同撤退过来的2000多日军和从张北败退下来的日军也窜入了市区,他们与市里的日军汇在一起,企图从沙岭子、宣化方向夺路逃跑。
  仗打到这个地步,进了包围圈的敌人已无法逃脱。我军从四面八方将其团团围住,然后一步步地把他们逼退到市区内分割歼灭。
  有些敌人还在顽抗,他们把成袋的面粉和白糖拖出来垒成工事,妄图阻挡我军进攻。但是,这一切只能是最后的垂死挣扎。
  8月23日,我军攻占了伪蒙疆政府大楼和伪蒙疆驻屯军司令部,日伪军主力或被消灭、或缴械投降。张家口在沦陷8年之后终于回到了中国人民手中。
  严:打败日寇,收复失地,当时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啊!
  静老:抗战胜利确实来之不易,人们久久地沉浸在狂热的欢乐中。当我和战友们在太平山下仰望着腾越于崇山峻岭之巅、气势磅礴犹如巨龙的长城时,胸中豪气顿时激昂四溢:有着5000年文明史的华夏民族永远不会屈服于任何强敌。当我们凝视着大境门城楼上镌刻着的古朴苍劲的“大好河山”四个大字时,心潮澎湃亦似波涛击岸:我们终于胜利了!终于收复了大好河山。
  严:张家口解放了,你们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静老:不那么简单。以军事斗争收复一座城市不容易,坚守下来更不容易。张家口是我军收复的第一座大城市,那里百废待兴,大量的工作亟待我们去做。
  为了贯彻“向南防御、向北发展”的总战略方针和以张家口为中心、建立华北战略基地的指示,按照上级安排,我们这些从冀中、冀西抽调来的干部,有相当多的人被留下来,从事紧张的城建工作。
  那时,因为市区刚刚解放,残存的敌人活动仍很频繁,所以,枪声、爆炸声一直不断。我在市河西三区工作期间,就经历了这样一件事:一天凌晨,我和区委书记刚要出门,突然,十几个带枪的伪蒙军把区委所在的院子给包围了。紧急关头,区委书记一面与敌人周旋,一面令我赶快向上级报告。我退到屋里打电话,电话不通,只好冒着危险从院子的另一个小门溜了出去。由于当时我穿的是便衣,一副学生模样,因而没引起敌人的注意。我迅速跑到另一处店铺给市警备区打电话,报告了情况。不一会儿,警备部队乘卡车赶过来,很快就将这伙残匪缴械带走了。
  日寇占领时期,为了开凿山洞,修筑工事,鬼子曾抓来大批劳工。我们打进张家口后,立即解放了这些劳工。有一次,我去西山工区了解劳工们的情况。一到那里,一大群蓬头垢面、骨瘦如柴、面色青灰、衣衫褴缕的劳工便把我给围住了。他们领我看了漏雨透风、破烂不堪的工棚,看了劳工们吃的糠菜杂合面,向我控诉了日本鬼子打骂、杀害中国劳工的桩桩血案......一个领头的大个子急切地让我给他们指明今后的出路。我一边做记录,一边对他们说:愿意回家的政府可以给予安排,愿意参加抗日斗争的我们欢迎。大个子一听我说这话,当即表示要报名参加八路军。我给想要参军的人写了条子,让他们去政府相关部门报名。不少青年劳工参加了人民军队。
  严:经历了战乱的城市,管理起来不容易吧?
  静老:不容易。我们在摧毁日伪政权的同时,很快就建立起了市、区各级人民政权。我们不仅注重吸收进步群众参加社会管理工作,而且,还从他们当中培养、选拔、发展了一些党员。这些同志入党后,成为了我党的基层骨干力量。我和军区民运部的一位同志,考察、介绍了一个学校的教导主任加入了党的组织。还有一个姓王的青年学生也是由我介绍入党的。全国解放后,该同志担任了副县长,文革时造反派说他是假党员,调查到我这里,我拿出了当年培养、介绍他入党的记录本,才算给他解了围。
  严:当时,张家口的经济状况怎么样?
  静老:张家口本是一个物产丰富、商贸发达的地区,自唐朝以来,那里便是著名的“皮都”。张家口的“口羔皮”被誉为“一口花”,在国内外市场上畅销不衰。张家口既出产粮食水果,又是骡马牛羊的集散地;既有铜、铁、煤矿,又有森林和牧场......但是,由于日本侵略者的野蛮掠夺和伪蒙疆政府的残酷统治,一时间泽竭膏尽、百业凋零,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因此,解放后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尽快恢复经济,改善老百姓的生活。
  打下张家口后,我军从日伪手中收缴的仓库有60多座。一些仓库里堆放着粮食、白糖、布匹、鞋帽、机械以及各类军用物资。为了解决贫苦民众的困难,部队和政府从这些仓库中调出大量物资分发给老百姓,以解决群众的燃眉之急。
  我们接收了日伪的卷烟厂、火柴厂、机械厂、发电厂、冷冻厂、煤矿等工矿企业后,立即组织工人群众成立职工委员会,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把生产恢复起来了。有一次,我到卷烟厂去搞调查,恰巧碰到贺龙司令员来厂视察。工人们看到领导对工厂这样重视,对群众的生产和生活这样关心,可高兴了。有的老师傅挑选出一些好的烟丝请贺老总品尝,贺老总和工人们在一起越聊越高兴。那时候,共产党八路军的干部在广大群众中威望非常高。
  由于工农生产的快速恢复,地处清水河西岸的武城街以及大境门、水母宫、云泉寺等集市贸易都活跃起来了。古老的山城展露出了欣欣向荣的新面貌。
  严:过去,八路军基本上是在农村、山区活动,进入城市后,你们对新的工作环境适应吗?
  静老:城市与农村相比较,的确各有不同特点。城市的许多事物,我们过去根本不懂。就拿管制妓院这件事来说,以前,大家都没有接触过。当时,政府的政策不是立刻取缔妓院,而是严格管制妓院,通过管制追查躲藏在其中的汉奸特务、有民愤的地痞恶霸等坏人。我到市青联二区办事处(管辖具有百年历史、比较繁华的怡安街)工作时,才知道了妓院情况的复杂性。妓院里的老鸨子是非常刁滑的,她们对待我们的人员不是阿谀奉承,就是腐蚀拉拢。所以,与这些人打交道,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我们把管辖区里的妓院一一做了登记,而后发动知情的群众帮助查证可疑人员。经过一段时间的细致工作,确实清除了一些隐蔽的汉奸特务。
  在工作中,我们还经常碰到一些出人意料的事。记得有一次,我和区里一位领导同志带着工作人员乘夜搜查妓院,不料想竟碰到了一名苏军下层军官。那时,有个别苏蒙军人违反规定,偷着跑进市区来嫖娼。当我们严厉批评他时,他竟撒酒疯似地掏出手枪威胁我们。情急之下,区领导人掏出证件对他说:“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你想干什么?!”那人一看证件便老实了,服服贴贴地接受了处置。
  为了让市民们了解共产党的政策、主张,我们经常组织工人、学生、市民开会和学习。军区抗敌剧社为群众演出了许多新的文艺节目。郭兰英等同志也在庆丰和新民大戏院举行了公演。这些宣传活动受到了热烈欢迎。我在市青联任干事期间,特别请来田华等同志为各学校青年学生教唱歌曲,培养了一些文艺骨干。
  严:张家口光复不到一年的时间,全国内战便爆发了吧?
  静老: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一直想要消灭共产党及八路军、新四军。但是,由于他们准备不足,还需要调兵谴将,因此,全面内战还不可能打起来。我们从报纸上看到,有美国人参与的北平“军事调处”活动相当频繁。记得1948年初的一天,我由清水河东到河西去办事,走近桥头,突然看见周恩来副主席和一个高个头、大鼻子的外国军人在桥上四处巡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周副主席,远远地瞧着他,心情十分激动。过后,听旁人讲,那个外国军人就是美国的马歇尔将军。
  1948年6月底,美国的所谓调停失败,大规模内战爆发。8月份,我奉上级调动,随晋察冀中央局前线工作团参加了大同战役。9月底,我随部队从大同撤退后先是回了张家口,而后,又去了广灵、阜平。10月份,我在阜平行军途中听到张家口被国民党军占领的消息后十分难过:我们从日寇手中解放的“大好河山”,就这么白白地丢了吗?真是心有不甘。好在没过多长时间,战局就出现了根本性的扭转。1948年12月,我随部队攻打天津时,收到了张家口二次解放的新闻快报。那时,我们这些曾经在张家口工作过的同志是多么的高兴啊!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谈笑之间,甲子轮回。今年5月份,我又重游了塞北古城——张家口。伫立大境门前,多少往事历历在目;仰望太平山麓,抚今追昔感慨万千。我扶着长城那饱经苍桑的墙垛默默吟诵:
  漫漫长征路,
  浩然民族魂。
   ……
  中华崛起成硕果,
  壮丽河山万古存。
                           (严彦整理于2005年8月)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4年第1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