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5年第4期>冠世榴园情思
散文随笔

冠世榴园情思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李树高
  “榴园风光正深秋,游人若织兴更稠”。我们随着七彩流淌的游客,带着多年的渴盼,又游览了被列为世界吉尼斯的峄城区“冠世榴园”。
  榴园位于枣庄市南郊,峄城区西,东西长45华里,南北宽6华里,面积10万亩,有榴树500余万株,43个品种,始建于西汉成帝年间,已有二千余年。以历史之悠,面积之大,株树之多,品色之全,果质之优,92年被省列为齐鲁“花之路”重点旅游区,被农业部命名为“中国石榴之乡”和“中国生态示范区”,被评为世界“吉尼斯”。
  游名山大川,当地有“五岳归来不看山,榴园归来不看树”之说。然而,未到过榴园的人却体会不到榴园的树美在何处。我们一进榴园即被那“无边榴树接天去”的壮观气势所迷住了。只见满园石榴树,林相奇特,千姿百态,如龙似蟒者,气势横秋者,无奇不有。更有奇峰异石相衬,显得园景更加壮丽辉煌,真有“一年美景君须记,最是榴园叶黄时”之说。
  经过冠世榴园门坊,沿榴园路缓行,仙乐阵阵,便象征这里是青檀寺仙境风景区了。再往里去,便是青檀寺门坊。走进门坊,右侧一千年青檀树首先伸出丈长青枝向你迎接。然后沿危岩绝壁宛转穿行。忽而险石阻路,突又峰回路转。沿途怪石起伏,俨如一群脱疆骏马向你奔来,令人目骇神摇,魂魄难稳。更奇的是适才晴空万里,突又烟云浮荡,幻化出一幅绝妙的人间仙境。这时,令你也随之出现时的有限形相转入绵邈无际的心灵境域,玲珑相见,灵犀相通,开掘一种溶心理境界生活体验、艺术创造的第二自然于一体的多维向度。
  更奇者,生姿各异扎根石缝中有千年树龄的那36株青檀枯树,它攀崖而生,雷轰电击、霜摧雪压容颜不改,风吹雨打傲立苍穹,谱写着人间生命的赞歌,劲舞着强者的雄风。名曰“迎客檀”者张开双臂欢迎游人光临,“樵子下山”者面带收获的笑容,“蛟龙腾空”者叱咤风云,“怀中抱子”者亲情融融,“凤凰展翅”者祝福游人万里鹏程——虽然年老树枯,它们却仍葱翠欲滴,婷婷玉立。因它吮山石之精髓,吸日月之精华,傲立于山石之上,直把盘石撑得四分五裂而后快。据传此树己有1700多年。西晋文学家潘岳观此树千姿百态命名为“青奴”。后改为“青檀”。
  走出青檀谷便是青檀寺。寺门有舒同题写“青檀寺”三字;门前左三右四立七座浮屠(佛塔);雌雄二狮威踞左右。院内香烟缭绕佛号声声。西侧念佛堂禅释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真谛。三圣殿供奉着三圣佛,大雄宝殿供有三世佛象。寺内最吸引人的乃是那棵有千年树龄的银杏树,树下立石碑,上刻有20多篇诗作,从不同角度吟咏了寺院的环境之美。
  青檀寺原建于唐朝,原名“云峰寺”。后因山石之上生有青檀树,郁郁葱葱,造化神奇,后改为“青檀寺”。旧寺己坍塌。八十年代,政府又在原地重建,为供游人凭吊怀古,枣庄市委最近又命重修,付于该寺以新生。寺内千年奇树——白果树,炎夏枝叶繁茂,绿荫遮月;金秋黄叶拍天,金光闪烁。六人合围粗,远视一株,近看一壮一小紧偎依,人称“夫妻树”,向游人展示着深情的祝福。它们缠缠绵绵数千载,伴随着晨钟暮鼓,心心相印长相偎依,迎着朝阳晚霞,钟情依然不谕。因此,被人们称为仙境。明朝王瑛诗曰:
  一簇重峦楼上台,
  仙人曾醉紫霞怀。
  上方钟罢禅堂静,
  明月苍松有鹤来。
  青檀寺何以在此地建?导游介绍,因此处不仅景秀树青,更重要的是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相互融合,交相辉映。在这片广袤的热土上,曾孕育出战国时的思想家荀况、强项鸿儒萧望之、散金济贫的疏广、疏受、凿壁偷光的汉承相匡衡、克己恭俭的王良等豪杰名士。更有青檀秋色、仙坛晓翠、君山望海、承水环烟、湖口观鱼、许池绿波、仙洞悬云、刘伶古台等八大景观助美,人称此处为“天然氧吧”,“世外桃园”,故而唐朝名僧选此修寺。
看地型地物推测,榴园这个上接仓冥、紧靠孔孟之乡的绿宝石,并非几个世纪的产物,早在“浑沌初开,乾坤始奠”之时,它就已在此摊开了。这里每一叠岩页奇石,都是历史老人留下的回音壁、记事珠和备忘录。里面并镂刻着岁月的屐痕,律动着乾坤的吐纳,展现着大自然的启示,映照着尧时日、秦时月、汉时云。浸透了造化的情思与眼泪。我们不能设想,在自己有限的一生虽不能读尽榴园的全部内涵,但总可以观擅变于古树奇石生存之外,启思于残编断简之中,作为现实与有限的存在物,我们徜徉其间,一种对榴园美景形胜的原始恋情与源远流长的历史激动,不期而然地呼唤了出来。
  假如榴园中壁立的群峰是一排历史的录音机,它定会录下历代诗人游客一颗颗敏感心灵的摧肝折骨的呐喊和豪情似火的吟颂。当年女蜗补天时的轰响,游客面对女蜗冢,总要联想起炼石补天的功绩。当看到匡衡墓时,总会联想起当年匡衡家贫读书偷光的感人情境。当看到岳飞养眼楼时,你一定会联想到当年岳飞抗金的呐喊和充满民族仇恨《满江红》的怒咏。榴园的秀木奇树,不仅颇得古代众多文人墨客赋诗题词赞赏,并颇得当今国内外许多名流骚客上百条墨宝刻在碑林上。日本、台湾、新加坡的书法家和国内著名书法家启功、沈鹏、刘炳森、贺敬之等都纷纷题诗留念,使冠世榴园四壁增辉,名闻中外。
  榴园内奇石奇树的壮美灵巧,让人看了不得不以物悟人,回想起抗日战争时台儿庄大战与日寇浴血奋战的英烈;想起铁道游击队与日寇拼杀的勇士们;想起现在大干枣庄市的广大干部和勤劳勇敢的广大平民,要不是他们一代代拼命流血、流汗日夜奔忙,榴园不会有今天的壮美。特别近两年,据导游介绍,以马金忠书记为首的枣庄市委决策者们,兵分多路,四方招商,过亿元项目就有140个。只榴园一项,每年引来游客几百万人,收入胜过一个几百人的工厂。只峄城区近两年引来外商50多家,过亿项目就有三十多个。峄城区仅有人口36万,平均每一万人就有一个大项目,这象征着今后峄山的发展是何等的辉煌!……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博学会员、山东寿光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著有长篇小说《明天的呼唤》、《县委书记》等6部,散文80余篇,多次荣获大奖)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