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第2期>吻公主
短篇小说

吻公主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德]汉斯·里鲍 著 华霞 译
  我去北海休假。当天晚上,当我要喝一杯啤酒的时候,你猜我遇到什么样的好事?——慈善募捐晚会。"上帝啊!"我对坐在我旁边的一个面像尖酸刻薄、胖得象柏油桶似的先生说,"我想,这恐怕不是举行什么舞会,倒象是要剥人的皮了。这个晚会所募得的款子将会装进谁的口袋?"

  "在这样光明正大的场合是决不会剥人的皮的,"那个柏油桶对我说,"您捐献的钱将用于美化海滨的林荫大道。"我口袋里只有200马克,所以无意为美化什么林荫大道去捐款。这时飘来一位姑娘——我该怎么说呢,说她是一位貌美的妙龄女郎,倒不如说她更象《一千零一夜》里的公主。啊,要是能跟这样的一位女士说说话,然后跟她一起从这儿消失——哎呀,都想到哪儿去了!公主可没跟我说话,她朝那个柏油桶微笑着。柏油桶打了个手势,她就坐到了他的身旁。

  我心里想,舞曲马上就要开始了,而公主就坐在我的桌子边,我要邀请她跳舞。大厅响起了欢乐的曲子,只见一位身穿燕尾服的先生站到了指挥台上。他大声说道:"尊敬的来宾们,为了使本次活动能得到更多的捐款,我提议:我们从今天到场的女士中选出一位最美丽女士,而她有义务为本次活动拍卖一个吻。"大家一致赞同这个建议。

  我们选出了最美丽女士。她是谁?当然只能是那位公主了!她羞得满脸通红,微笑着走上了指挥台。那个穿燕尾服的真的开始拍卖她的吻。我抑制不住第一个站起来大声叫道:"3马克!"所有的人都望着我大笑。"5马克!"我重新报了价。"50马克!"那个柏油桶跟着喊道,他那表情真叫人厌恶。可我被他报的数字给吓煞了。"60马克!”一个年青人报道。"70马克!"跑堂领班紧跟在年青人之后叫道。"80马克!""90马克!"此时那个柏油桶又站了起来:"100马克!"全场静寂。"100马克第一遍!"穿燕尾服的先生宣布说,"第二遍,第三……""200马克!"我吼声如雷。

  乐声大起!"200马克第一遍,第二遍,第三遍!"我赢得了吻!公主站到我的身旁,她就要吻我。要不是,要不是我产生了一个念头——那个念头,她肯定已经吻过我了!我低下了头,吻了她的手背。

  观众狂呼,乐声震天,跑堂领班流下了眼泪,接着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公主向我微笑着说:"我感谢您的骑士风度,可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会作出这么不明智的举动?"

  大厅里一片死寂,大家都在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回答。我只说了一句话,一句响当当的话:"我仅仅是为了保护您不受那个柏油桶的玷污!""您真好,太好了!"公主用手指着那个柏油桶说,"请允许我介绍一下,他是我丈夫!"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