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第2期>文学与单骑
散文随笔

文学与单骑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张素珍
  一曲《春天的故事》唱响神州,伟人的故事激动人心,指引航程。百姓的生活如万花筒,也有许多精彩动人的故事。我作为文学人,应走下去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而为文所需的人和事有在高山,有在平原乡村。去高山步行或坐车,平原乡村,还有浅山,骑自行车采访,体验是极好的办法。

  我有一辆24型“五羊”牌单车,黑身,绿把手,白色星亮的龙头,龙头上安有一个电喇叭。

  不分时令,只要文学需要,就骑上它飞奔到目的地。严寒大雾天,霜雾浸湿了我的头发、衣衫,而单车除我身子遮蔽处,也被浸得湿漉漉的。

  一次,采访后归途中,突然下起滂沱大雨,我仍冒雨骑行。瞬间,着地部份车轮被路上几十毫米深的水淹着,因心慌骑得快,前轮裹起来的水柱向前冲出几尺远,像水管在喷射,虽淋得像落荡鸡,可不仅不感懊丧,还觉得瞒有趣儿的。

  回到家里,连忙用干毛巾把单车拭干檫净,抹上机油,它照常光彩照人。其实,每骑一次去乡间采访回家,都需将它擦拭干净。

  我骑单车去农村、工厂、部队,学校采访,往返骑程,累计已是几千公里以上,采访人数百余号。采访,构思,写成作品的过程,犹如采撷花卉,然后把花卉编织成美丽花环——主题、情节、场景、语言以及诗情画意——成为群活的人物,动人的故事。在各类报刊发表作品百余篇,如:《山里大嫂》的艰辛困窘,《高河村春天》的绚烂多姿,《胜利旗》的飘场,《橄榄绿》的英姿,《田间一朵红云》的娇媚,《白衣天使》的情怀,《花仙子》的“花心”,《山乡园丁》育桃李,《峨眉山滑竿工》的豪情,《绿色梦》的实现……骑单车“三贴近”材料滚滚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越写越想写。正式出版的著作有六部:《峨眉兰》的分芳,《峨眉情》情深似海,《峨眉山之子》可歌可沽的精神,《花心》愿人心香如花的寓意,《独翅天使》是献给保险工作者的一曲赞歌,《心中的彩虹》坦露心语。

  单车代步走文学路,文学使我获大奖。至今已获文学奖三十余次:奖杯、奖章、奖状、奖品、奖金收获颇丰。我骑单车参加颁奖会,我骑单车去邮局领奖项;武汉邮来的,北京邮来的……我骑单车去邮局领取稿费:成都汇来的,上海汇来,大连汇来的……著作出版了,我骑单车四处售书忙,销书速度大提高。

  我常想,假如没有单车代步,会增加多少困难与烦恼,将有多劳累!

  采访后骑行在大公路的人行道上,必要时,“当当”轻轻按一个铃子,前面的行人急速闪到路旁,我愉悦而豪迈地向前飞奔,把他们抛得远远的,他们只能望我项背,要不是骑单车,你说“让开,我来了”谁理你!或许还把你当神经病!

  骑单车采访,单车是我亲密的伙伴,它还为我驱逐孤独感,排除凶险。

  一次,我骑单车去一浅山下农家采访后,返家路上,推着单上坡,到了一个冷清的山坳处,一个衣衫槛褛的小伙,突然出现在我车前说:“喂,把你的自行车借给我骑一下。”我说:“你要干啥!”急中生智——狠狠地按了几下电喇叭“嘎——嘎——”声音很大,我把钥匙取下——锁住了车,口对着电喇叭大声喊:“喂,你是110吗,赶快来现场,我遭抢……”那个蠢山捧子被我这一招吓跑了,我暗自喜乐了好一阵,然后,我一路上都不仃地按着电喇叭,这样就没了孤独感和畏惧感了。

  骑行在回家的路上,人感到特别的心静神怡,此时也正好是我将素材融练为题材,构思作品的好机会,人物、故事在心中跳跃,在脑际“过电影”,此时此刻特别兴奋,单车的轮子也转得格外轻快,还发出“嗬嗬嗬”的低吟浅唱声与我同乐。

  假如写作倦乏了或思路受阻,干脆骑着单车去环城公路上逛一圈,顿感精神焕发,气宇轩昂,灵感来潮,文思畅达。

  假如我骑着单车东游西逛,仅仅为着体魄强壮,体壮又为的啥?“老有所学,老有所为”怎么体现?

  我骑单车创辉煌,身心愉悦体健强;单车因我有内涵,有灵情,生命熠熠泛着光。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