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王健诗歌选
王健诗歌选

王健诗歌选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这 群 人
这是走上绝路
不甘绝望
用生命之手
劈开血路
踩著风干的骨头
行走的一群

这是闯入探山老林
驻扎深山老林
时常被虎豹迫杀
时常
追杀虎豹的一群

这是为给母亲治病
把奔波的血汗
流尽的一群

这是浪迹天涯
无家可归的一群
绿色的地狱
蓝色的天堂
悲壮的十字路
他们不去理睬
也不去选择
空虚的天空
用空虚已无法弥补

他们的嗓子已经沙哑
却还用沙哑的嗓子
震颤夜空

他们舞动信念的翅膀
唱起诀别的歌曲
走进无人的大漠

他们象盲人
走进山洞
探索阳光的出路

他们把今天的感情
明天的情绪
统统抛向生活的赌场

灵魂搓捻成绳
岁月编织成网

捕捉大自然
捕捉人群
与自己长年的战争
就是他们这群人

  男子漠的冰川
蜀道的坚琴
终于被西风拨断
土地上的植物
曾疯狂在
水的摇篮
也葬送在
水的深渊

迷幻的年代
是无人驾驭的舢板
倾斜的海水
抓起渔翁的垂线
死亡敲打沙滩

梦的天空
出没着绿色的太阳
寒冷的北风
死于春天的勾引
历史摇晃岁月的碑文
是谁敞开心的岛屿
装进飘渺的星辰

夜鞭挞季节
设下层层陷井
男子汉的热血
凝成透明的冰川
女人明月般的心
冲出云层
面对储存秋色的果实
和旋转的白云
我走向呼啸的雪崩

  相信我吧
相信我吧
你这蛇神

如果是流体的汇合
我就是你嚼不动的生铁
同时
我也是混合的纤维
柔软而坚硬
战争 持续的战争
血流之上
长出丛丛游离的奢望

你看见了吗
你看见了吗
如果想看
请迈动你的双脚
走出苍白的地平线

在岁月的峰巅上
我没想多么的壮烈
也未拿回旋转的万花筒

每当夜的魔镜飞来
我以孤独而残缺的心灵
射出无声的闪电
大胆地击乱黑白的阵容

那个俊美的姑娘
如果只一眼的流盼
就迎著风向我跑来
然后站立在我奇特
  又魔幻的土壤上

我就是魔方

我们猎取日子
就象提著空桶装进水的透明
打捞的是童话
拨洒的还是童话

童话是危险的陷井

拿在手中的镜子
照出的不一定都是自己

我们要起飞
需要空气的传递
我们要呼吸
要有块平整的土地

相信我吧
你这蛇神
如果是流体的汇合
我就是你嚼不动的生铁
同时我也是混合的纤维
柔软而坚硬

夜捧给我的
我定奉还

  狂人之死
一个黑色的狂人倒下
拨起地平线鲜红的晚霞
没有一丝风
吹落果林的梨花
没有天空,土地的嘴唇
倾吐山谷的风

河流匆忙地涌向海

松枝的惊乌啄食他的肉体
屋檐下
水滴的利刀切割他的心灵
子弹射进他的傲骨

太阳敞开天国的大门
眼中突现地狱的窗口

我的姐姐即将被判决
长发的黑风中
飘来一支熟悉的童谣
当她轻轻的倒下
月晕成了人群头顶的水墨画

很久了
我始终记起那支童谣
我做过很多次梦
真想有一个懂事的孩子
捧一束春尖的奇诘

很久了
我梦想著有个姑娘
翩翩地来到这里
洒下几滴
哪怕只有几滴
晶莹的泪
  清 明
放荡不羁的游云
终于沦为我的奴仆
载一颗死去的心
驶向墓地的婚礼

我看见石碑上
人影浮动
我看见焚尸炉的头顶
没舞著怪异的精

风从那里吹来
生命是一盘
淹咸的小菜

我扯断四月的雨线
为土地的十二个伊人
纳鞋底
鞋是船
船是港湾
港湾
是茫茫人海中颠簸的驿站

  走进冬野
当我沿著死去的名字
走出城市
躺在冬天的田野
象草根依偎土地
托一片雪花的纯净
听山谷的絮语
观察天空

我的周围
树木真实地袒露
如同我的胸膛

门帘似的山坡上
往事静静地流徜
山下野猫的爪痕
犹如条条项链
旋转于心的边缘
此刻头顶的乌鸦大叫
叫声惊动了雪绒

风漫过这里
随便抹徐了一阵
又留下虚幻的空白
  一个人的时候
一个人的时候
是池清水

如果没有风吹来
你可以想你所想的事
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
或许你把以往的事
明天的设想
都叫到身旁

一切发生的事
一切可能发生的事
都是你的羊群
任感情的鞭子
赶到你的面前
连同你自己
然后把属于你和别人的
像母亲一样
把他们精心打扮
直至心满意足

最后你用目光
送他们出门
你眼含着泪水
送他们出门
希望他们能回来共度晚年

于是又剩下你一个人了
一个人的时候
是池清水

  布 鞋
人们都说我吝啬
我的确吝啬
始终未扔掉
那双布鞋

每当太阳落山
我就静静地落山
那个白发老人面前
修补布鞋

走过夜晚
夜晚没有星星
走向白天
白天总是刮风

朋友们劝我
扔掉吧
家人们劝我
扔掉吧

人们
投来七色的眼光

我默默不语
太阳又落山了
我仍静静的坐在
白发老人面前
修补那双破旧的
布鞋

  思绪的月
暴雨
给土地致命的一击
是路灯注意的子夜
小溪乱了方寸
瘦弱的茅屋
忍受著
来自天空的掌力

巨石难眠
梦跌入探渊

圣洁的耳径
变种为河
一条静止的河
时有海潮勾引

思绪的月飘泊

想象的港湾呢
没有情绪托起辉煌
没有情绪
能托起辉煌
暴雨尽情发泄
形象远离田园
生命逾越夜的门坎
肉体苦刑的时刻
  孤 独
孤独
是白昼的大旗
在尘世旋凤之顶飞扬着
孤独
是主动的夜空
阻落的流星
孤独
是缠烧土地的大海深虚
盛开的心腾
孤独
是死亡老船长
抛下的载锚
孤独
是被时间锁进记意里
那不安份的闺房

  背后的背后
在高大的喧嚣的背后
在月光的涌泉的背后
平凡的鱼
子弹般的射杀寂静

在天空的阴影背后
在岁月的隧道背后
白昼的羊群
紧紧地盯著返青的星星

在黎明之前
在那种声音
进人土地深层以前
它已死亡 死在通往黎明的路上

  夜之萝
在长青藤浪漫的去处
紫色的花
虚构沙漠

星星的甲虫爬满
天的衣裙 朦珑的村庄守护
多情的白桦林
林涛飘向远古
幽会久违的情人

当黑色渐渐地退却
群山的巨蟒开始蠕动
梦的女神翩翩而来
她把太阳挂在
夜的老树上

  并非虚构
你热恋蓝色的天体
太阳般遨游

你役步在紫色的沙丘
随时准备点燃灵魂

你环顾宇宙
疑云挂满眉梢

你是一只燃烧的火鸟

你走向山顶
千万只手伸来
在你觅寻时
谁关闭了你的窗口

你跟土地打赌
小巷拥抱你的名字
在你思考去向的时候
前方成为路障

你打起平静之伞
想走进希望的绿岛
记忆里又吹来阵阵凄凉

  无 题
当欲念的风
挤破天空
荡涤黑森林
馨香的云
便摇起暴雨的音响

一座天地相接的大门
由星星的孩子们出人
是谁用结晶的光
与大地的鲜红
托起死亡之鼎

群山围成圣火
混沌的银河
绑架夜晚
天火的罪孽
谋杀天真的时间

岁月你这蹩脚的诗人
用无情的霜花
凝聚冬天
延长世纪脸上的皱纹

人类残杀四季
硝烟弥漫额顶

  海 神
心高挂九天之顶

阳光的飞鸟
自由地呼吸
你怀中的馨香
      
清晨的露珠里
草原宁静

季节的孩子
折射孔雀的光韵
黑色的寂默与你无缘

你的骨头
穿透梦中的黄金山峦

云伞下深沉的礁石
绽开文身的花朵

浪人的六月里
千万只火鸟重返人间

时光冷峻的脸消失了
盛夏的森林
被寒风砍伐
疤痕似风干的鱼眼

岁月的青铜冶炼的巢里
住著病重的老人

心绪的源头
有奔跳的群鹿
踏响惊叹

血液的江河啊
该泛槛就泛槛吧
因为海盗们正升起船帆
向虚伪构筑的城市
无知建造的乡村
宣读白色的审判

  小屋秋末
天没黑之前
夕阳的余光
阻断了
我目光的企图
成群的树
展开逻辑
有奢望穿行其中
仿佛斑斑点点的日子
天黑了 灯光呼唤着
我的乳名
那是楼房里的灵感
盛开着自己的特色
给我以欲望的启迪
造成了 我理由的千姿百态
天真的黑了
窗帘们纷纷打出品牌
我的探访一无所获
闭目于想象的氛围
失意落叶缤纷

  声 浪
这是昆虫们最后的舞台
也是秋末的大手笔
片刻的宁静
使人有不详之感
我曾沉缅于它的波涛之中
寻找生命的交响曲
我曾托起半醒半梦的肢体
携着命运前行
这是动与静角逐后
得胜的歌声
这是生与死厮杀中
在秋夜大地上的回响

  雾的荣辱
我无法用心情
临摹它的模样
它一路疯狂舞蹈
不知眼前生长的
是祸还是福

我的容忍
是缺少光明的积蓄
我的用心观察
是对自己存在的肯定

这个虚无的家伙
展开巨蟒阵
一会儿如高山瀑布
一会儿宛若上涨的洪水
淹没了眼里的事物
还有我
使我成为它们队伍的一员
我融入了雾的氛围
一边周旋
一边看路

这个世界
充满诱惑
当我撞开了雾的大门
在广阔的舞台上
便成了主要角色

   熟悉的路
它面孔狰狞
对我不闻不问
看它象大山 深渊
我一直想弃他而去
但不知它乡
河流的深浅
不知在阳生的荒原
能走多远
那天阳光参透了
我全身的毛孔
我的骨朵
唱起了歌谣
并向田野散去
当我庄重的审视这路
一切都是存在
就像呼吸大自然
于是 我进入了
又一个开始
于是 前方
开满了日子绿色的小花

 深夜一只怪鸟的鸣叫
是来自天堂的哭声
还是地狱的笑
我的思维
在栖息中猜想

我揣摩它的尊容
想象它的大名
就这么一声
足以使夜
充满玄机
叫大梦醒来

日子久了
那声音
奇迹般生长在记忆里
每当我在忧郁时
守望它
情绪便分娩
清新 豪放
  沉郁 绮丽

  雪落中华
这是寂静
在鹰的翅膀上
滑翔的时刻
我的双眼
是犀利的饥饿
踏着松枝赤裸的波涛
沿群山空旷的指向
无垠的大地上
圣洁在我的
心灵里 闪着银光
仿佛自然
沉默的微笑
北风 跟我来
跟我来北风
让我们用纯净的雪花
把共和国上空
飞尘的欲望
击落
   埋葬
在厚厚的冰层里
结冻世纪里的悲歌

与太阳一同升起
你看到我的指尖
放牧的滚圆的日子了吗

听到我的心灵
在暴风雨中拔节的音响了吗

你听
你看啊
河流在我的眼角
奔腾着往日的时光
岁月在我的手掌
雕刻着年轮的悲壮
我的长发
泅渡于夜的汪洋中
那个叫月亮大名的
是我信念永恒的船帆

你听
你看啊
那美妙清脆的笛声
回荡在我耳径的寺院
那高山海子透明的微波
亲吻着我绿色的家园

那记录着悠久的水草
那从不酣睡的海底珊瑚
那只顾高飞的云中雨燕
那装满奇迹的大漠胡杨
都是我灵魂的伙伴

古老的经典
现代的魔幻
在我的血液里
冶炼着飞天的灵感

那么我们上路吧
像洒脱的葡萄藤
用每个绿叶点亮
峭壁
只顾向前
像稳健的群山
抬起高傲的头颅
耸起尊严
像逍遥的云朵
托起一轮美好
直上中天

  作者简介:王健,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北京分会会员,长期从事文学创作,主要作品以诗、散文诗、歌词、散文为主,也有文学评论、小说等。著有个人诗集《王健诗集》,打印个人诗集多本,如《城堡与风》、《在两千瓣嘴唇当中逃亡》等。发表作品散见于《北京文学》、《北京日报》、《中外诗星》、《中国教育报》、《追求》、《北京娱乐信报》等数十家报刊,在省市级获奖几十篇,偶见海外杂志,如美国的《新大陆》。策划过全国性大型诗会“龙骨诗会”、“蓝色世纪末诗歌朗诵会”,曾主办过地区《雪霁》艺术沙龙。有23首诗作被当代作家陈列馆收藏,被房山百年作家回顾丛书和世界华人丛书编入。《北京日报》副刊有著名文学评论家何振邦先生诗评,评论王健的许多诗作“是当下中国政治抒情诗的佳品”,如《最后守望者》、《腾飞在世纪的跑道上》、《世纪末印象》等。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