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谢伟诗歌选
谢伟诗歌选

谢伟诗歌选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与太阳一同升起
我从远方来
带着朦胧的睡意
揉着惺忪的双眼
或者还有昨天失落的遗憾
流淌软弱的泪水
没在黑暗的悲伤中振作起来
或者还没有认清前进的方向
光明的目标、激昂的热情

我从远方来
站在空荡荡的原野上
太阳 每天照常升起
带着全部的光与热
给我指明道路的方向
我与你一同奔跑
要找回曾有的海市层楼的风景
你珍珠宝石燃烧的湖泊里
那是一团火,生命与爱之火
给我,我接受你圣洁的洗礼
我感恩的一顾心
经历你永恒的沐浴

我从远方来
与太阳一同升起
在鲜花开遍的漫漫原野
在美满幸福的人间
所有的过去,没有过去
所有的今大,只有今天
在天空与大地的舞台上
我要上演一场人生的喜剧
燃烧未来,憧憬明天
太阳,在很远的远方
我与你对视,并一同冉冉升起

  人生感悟
    (1)
当你学着聪明时
保持真实的秉性
别以为别人是一个傻瓜
你自己才是一个傻瓜
当你做一件善良之事
不要忘记有一种平和心态
    (2)
鸟飞行依靠翅膀
飞翔是它的本能
人的天真不分年龄大小
只要分清善恶之源
我常以意识流来写诗
生活状况就不是很理智
    (3)
要行善事给予身旁的人
做了恶惭悔也无法补偿
精力旺盛时照顾他人
疲倦不堪走中庸之道
帮助别人不要求回报
朋友之交就平淡如水

  这里是一片荒漠
这里是一片荒漠
没有一棵青草
可以在水边生长
没有一棵扬树
在道路旁挺立身姿
因为
这里是一片文明的沙漠
行路的人没有水喝
放牧的人怀念以往的时光
那草儿青青
河水冲刷的潮湿的土地
多年以后
岁月的石头被风化
房屋越建越高
人与人之间更加疏远
相互只有冷漠和歧视
没有关心理解与同情
为各自不可告人的私欲
漫骂咀咒攻击他人
这是一片冷漠的土地
就是传说中的
人心的荒漠

  你的黑发有淡淡香
你的黑发有淡淡香气
充满我的呼吸
在屋内飘荡温馨的空气
又像窗外吹拂的一股轻风
带着温暖的气息

我疲倦身体需要休息
你温柔话语蕴藏体贴
我耳边传来一股气流
我又想去外面
接受一场月光的沐浴

你的黑发有洗发水的气味
嘴唇是酒香茶香浓咖啡的味道
我只品尝一口
就能醉一天或者想一年

你的黑发有淡淡香气
哪里是时间能恒量的
我沉醉在欣喜的睡眠里
合拢嘴巴不再重重呼吸

  有风做伴
今夜
月亮已经呈现
似一面古老的铜锣
敲响我对你的思念

亲爱的
你隐藏在灰白天空下
飞鸟惊恐的树林后面
夜风吹来一支情歌
我看见你熟悉的一张脸

当所有的世人背我而去
当拥有的欢欣变做叹息
我一个人品味一杯苦酒
酒水中望你似快活的神仙

今夜
最能相伴的是你吗
还是屋外的风声呢
不管是春夏秋冬
不管是雨雪冰霜
大自然馈赠的礼物多新鲜
一股空气使我感激
一缕烟雾让我得意
该思念的人呵
在哪一座楼宇之间
欢歌、梦呓、安息

   怀 念
墓地上空空荡荡
飞鸟也迷失踪影
惟有群山在喧闹着春意
树上的花朵鲜艳而浪漫

我的心情沉重像一座石碑
沉重又有几分清澈的暖流
冲激我全身拂腾的血液
父亲,慈爱的父亲,我写出您名字
从我们的家,看您来了

一年分四季
我们各自生活在两个世界
温暖的人世;寒冷的阴间
您生前的脸多像一棵苍凉老树
经历岁月的洗礼但始终仰着头

我不曾想您有现在的情景
孤单地呆在这一片空旷之中
承受一年四季风霜雨雪
直到告别我们
也没合上那双倦恋生活的眼睛
两行滚烫的燃烧的泪水呵

就让我再唤一声您可亲的名字
虽很遥远却像一句熟悉的乡音
我们回到您童时玩耍的乡村
我仿佛又看到一群牛羊
被您赶过那片空旷的草场

  生长在大地上的时光
   (组诗三首)

  (一)与一棵树的对视
我想像
他是一个人的灵魂
和风说话
与雨做伴
一年沉睡一次
每当清醒时候
便是温暖的大地上表白

我与他对视
穿越时空漫长的隧道
从花草的子女
岩石的眷背
泥沙挥舞的手臂
絮絮道道
我同样把自己比做
一棵高大的树
在大地拔涉的深处
同鸟一起观望远方

我比喻
我是他的肉体
靠在他同样肉体旁私语

  (二)我们在原野上静坐
我们是一幅裸体的画
赤条条呆在原野深处
阳光普照的四方
我们静坐地面上
人性空空
爱情至上
生长在大地时光里
我们有感觉思想和信念
我们在原野上静坐
哪里是时间的尽头
干脆忘记岁月中烦恼
让所有记忆存有的忧伤
变做满地的花草
他能洗刷内心的空虚
让象征生命的绿颜色
涂满
我们的身体和手臂

在太阳吊在空中时候
我们别忘了来自远古
明天又将去向何方
在辽远的地平线的尽头
一群鸟
把我们的视线引向遥远
无限的远方
(三)登上大地更远处的高山
人生就是从低处到高处
再由高处回到平地
鸟们会很轻松地
翻越高山
而一个人却要一步步爬向高处
老鹰是滑翔着
从一块山岩到一处山崖
野兔是蹦跳着
躲在草丛
我是在山下观望
该向高处攀爬
我却止步
把机遇让给同类
或许我一生就爬一座山
从婴儿到白发
不管是不是山顶
我都会乐观地攀登

同伴们站在山顶召手
我在半山腰欣赏风景
哪怕我一生都在爬行
我也必须留住这处好景致
后半生 我告诉自己的孩子
替爸爸攀登那更冷的山峰

  孔 雀                                                                              穿一件兰背心
穿一双黄拖鞋
或站立
或行走
悠闲地在铁笼子中间

沉长的尾巴
似阳光般五颜六色的箭簇
太阳的光芒
绽放在盛开的花朵之上

颤栗的曲线
头顶举一圈圣洁的羽毛
抖动硕大身躯
抒写一首美妙的阶梯诗

把七色光聚合成一团
把七彩羽毛扬飞微颤
旋转 再旋转
叫响尖利美好的歌喉

  给 莉
留有芬芳的是你如云般洁白的裙
轻摆在我的视线里飘向溟溟远方
落日醉醺醺似百年陈酿的酒坛子
提擒着万千花草雾霭滑入山坡下

我哑了的喉咙
装着一根根鱼刺的骨头
是忏悔吗你娇好的脸
如一幅干净手帕
忽忙之间别有言语
你要高尚去写圣经吧
读一万本书
却抵不上你抬手告别那种姿态

那个黄昏
仓促闯入那一间平静小屋
你小心翼翼
劝告别胡来用醉话沾污空气
到星空下清醒清醒
把月亮当作情人
骑上你的新大洲
去野地跑一跑再跑跑

暴露芳香的锦缎棉
被像女人高贵的大腿
吊在夜空中的星星
又像一个个嫩黄花瓣
隐去的太阳
一天天露出它的浮燥与轻佻
我多希望
那晚你别把月亮看成偷情的狼

  水与火
你是水
缠绵着蓄满一方水池
狭小空间怎能容下丰腴的身体
流淌外面欣赏一下风景
有山川的辽远
有平地的空旷

遥远年代的水
是记忆中清澈的泉
那水面还飘有落花纷纷

我是火 天生胆怯你的涌入
天性虚空惧怕你的毁灭
可一切都在瞬间发生
我们相遇的一天
哪年哪月
我们死于一次灾难之中

遥远年代的火
是青春般燃烧的火炬
多么美妙的颜色
就象空中飘扬的一片片枫叶

水的奔流
是水远向前问前
火的燃烧
是永无法熄灭熄灭

眺望火的时候

宁静 无声
梦想水的时候

猖狂 喧闹

无止无境注定流入大海的水
燃光燃尽离不了空气的火
在哪一日
在哪一年

  雨中飞翔的鸟
雨中飞翔的鸟
从低处到高处
一棵老态暮年的杨树
遮住我的视线
盖过茫茫荒草
鸟象没觅到食物
飞向天空之外

天地辽阔
大块大块时间从鸟翅上脱落
一只鸟倍显孤单
一群纷繁的鸟
不知不觉已逾越光荫的深处

雨中飞翔的鸟
追过雨中奔跑的人
他赶归家的路
他忙乱的背影
躲到太阳后面
是岁月之雨从树上滑落条条水线

那黑漆漆的树皮上
掉下一片片断枝与绿叶
夏季的雨很多
夏季的鸟飞得很急
人可戴一幅防护罩
而鸟呢
只赤裸裸在大雨中奔逃

  一滴水
一滴水 足以让我感恩
它可是太阳下的一滴水
明澈 晶莹
落在草叶上 花蕊里
闪耀一滴滴的希望

睛朗的天空
一朵云是一滴水
它可以四处飘荡
还可以随风流浪
茂密的树林中
雨是一滴水
像是远古的雨
滴落当代的厚土上

一滴水
像一首歌唱在心里
响彻耳畔
到外边看一看 每个匆忙
的人 无非就是一滴水
它时而沉淀
只是没有从空气中蒸发

一滴水
不需要岁月的器皿收藏
在遥远时间的长河中
它只是闪烁的一瞬间
从宽大的手掌缝里
滑落
坠入无边无际的光明
或黑暗

一滴水
明澈 晶莹
那是百年珍珠在闪现

  一只飞虫爬来爬去
漆黑夜里
一只飞虫在地上爬来爬去
它不需求食物
只需要雨水和空气
借着微弱灯光
它拐个弯向更深的夜里爬去

它尚存有飞行的本领
那退化的翅膀已证实
只能靠爬度过自己的一生
它还具有爬行的本能
我伸出脚又不忍踩死它
它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夜里万物灵魂在空中聚会
各种生命或睡眠或清醒
就象一只飞虫只在夜中爬行
白天一定躲到草叶里睡大觉
我的生活也象一只夜出的飞虫

漆黑夜里
一只飞虫保持着飞行的欲望
它翻个跟头比我自由
我不分昼夜忙碌
也只为食物和清水
还需要一片阳光与一种思想
而一只飞虫呢,爬来爬去
要满足短暂生命中一次欲飞的
愿望

   雨 蛙
雨蛙
是一场暴雨之后
一只两只的青蛙
在地面上跳跳
在积水的泥坑里
喊 呱呱 呱呱
雨 蛙
有清水的池塘里
鲤鱼欢快跃出水面
在荷叶上蔽雨的青蛙
又蹲在荷花下面
多年以前
雨蛙可以从稻田捉害虫
秧苗拙壮成长
多年以后
害虫被农药杀死了
只剩下空腹的雨蛙
雨 蛙
是一场暴雨过后
跳独舞或蹦碎步
它还可能吃着一些飞虫
或喝一口雨水充饥度日
喊 呱呱 呱呱
雨 蛙
跳到哪里就有一处水洼
唯有淋得狼狈的麻雀做伴
它的天敌蛇类也出动觅食
而这时候雨蛙
还没有意识到灾难和危险


  作者简介:谢伟,1965年2月12日出生于辽宁抚顺市,后随父母来北京。1983年习诗,有20余载,创作新诗300余首,曾在《北京文学》及地方杂志、报纸发表作品百余首,地方文学选集多次选用诗稿。代表作《苹果熟了》被当代作品陈列馆收藏。自印白皮诗稿《月亮的传说》、《情岛》、《河流》、《孔雀》等18本,追求诗之唯美;曾拜师著名诗人黑大春学艺,交往很深,办过《四寸言》、《浪》、《作品》等民间诗报。生活中有一女儿,又坎坷多难,可奇妙的活过来。现为供职于北京燃化公司。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