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北京延庆诗人诗选
地方文艺

北京延庆诗人诗选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霍高智
雪哟,雪哟,
漫天纷纷扬扬的雪哟,
是谁赋与你晶莹的气质,
让雄浑与婉柔交织。

雪花落满我的襟袖,
覆盖了一切凄恻,
我的心消溶了呀,
溶进这漫天飞雪的飘舞。

远方的她,
可知道我此时的心境,
在这晶莹的世界里,
混沌的心绪变得格外透明。

     家乡的海陀
     ◆ 李德聪
多少次梦见你啊?,我家乡的海陀
多少次我想进入你神秘的传说
你高高地站立在我小窗的北侧
缓缓地告诉我什么是巍峨

已经很久了,我梦想亲近你
想走上你的峰顶,接受天风的抚摩
已经很久了,想借你峰顶泥土
邮寄给远方我的诗人哥哥
只可惜我无暇接受你的洗礼
生活的小舟常载我四处漂泊
只能在回家时开窗向你眺望
看你的泪水汇入温暖的妫河

我看见你四季幻化的面容
沉醉于你峰顶的佛光四射
我忧郁的歌声不知你听到没有
只知道你从不渲染你美丽的沉默

多少个春季,你脚下总燃起绿色的野火
多少个夏季,你把娇艳的杏花养育成秋的硕果
多少个秋季,你频繁地更换上帝给你的衣裳
多少个冬季,你静静地等待春风带来的情歌

你曾安慰过我的诗人哥哥
那时,冰冷的失恋正封冻他青春的小河?
是你的沉默拯救了他快要碎裂的心灵
送一片洁白的风帆,让他去亲近大海的磅薄

如今,我也深陷于失恋的泥沼
无情的烈酒疯狂地溶化我鲜红的细胞
我不要那片洁白坚韧的风帆
我要你走上你的峰顶,倾听柔风的吟哦

多少次梦见你啊?我家乡的海陀
多少次我想进入你神秘的传说
今天我终于备好了帐篷和干粮
还准备了一首用血液写成的颂歌

      知道你会来
     ◆ 晴 雪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踏着我无语的歌声
轻轻闯入我的梦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徘徊于我紧闭的帘外
唱一支无语的歌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就在这个冬季的最后一天
你一定感受到我焦灼的心情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就在这个冬季的最后一夜
你轻轻的来
迷茫了我关于春天的梦

  无语的瞬间
   ◆ 刘学义
无语的瞬间
是彼此注目的流连。
尽管充满了惶惑与不安,
也只是微雨黄昏的淡淡伤感。
意会本身就是一种春天……

那时的花好月圆,
一如门前彩蝶厮守的翩跹。
从我远行的那一刻起,
记忆中那只单飞的哭蝉
便开始了鸣唱惊秋的咏叹。
  
倏忽的十年
思绪纷乱的那些天。
彼此深情的流连
成为历久弥坚的爱情体验。
记忆也在封存中永远!
就让伤情岁月
伴随时光流走于指尖,
驻留片刻的温暖……
期待又一个季节的轮换!

   刘学义 笔名子暄,延庆诗词、创作学会会员,曾发表散文、诗歌等作品20于篇。

    冬天的午夜
    ◆ 赵明申
冬天的午夜里
我走进寂廖的楼房
没有一盏灯
肯为我歌唱
鞋跟 敲响一楼的无奈
在季节中回忆
被冰雪覆盖的钟表和秋叶

冬天的午夜里
我走进寂廖的楼房
北方已是雪野茫茫

   赵明申 北京诗词学会、写作学会会员,在报刊杂志发表作品数万字。供职于北京市延庆县卫生局。

   牵牛花
   ◆ 老 末
茎脉在固体上延伸
是触角对万物的抚摩
有一缕阳光 就前进一步
每次绽放 都是一次辉煌
别样的花色
绚烂了心路历程
喇叭吹奏的乐曲
婉转为力与美的篇章
   老 末 本名赵新忠,中国长城学会、北京写作、诗词学会会员,延庆报社编辑记者。

    酒 杯
    ◆ 林 遥
没有过多的雕饰
只可容物
握在掌中时
尚不知感觉如何
打开 看个真切
幽曲的
像是水面

倾出
汩汩流出 音讯渺无
时间也跟着锈蚀
伴着你的名字
淡淡地溶入已冷却的液体
应该选个月白风清的时候
御风而来
於花径间邀诸君共饮

迸裂浆液后
清香四溢
拔剑昂立桌畔
举袖缓缓擦过嘴角

三更后 醉了
就这样辗转跳跃
在树丛中

  林 遥 本名郭强延庆报社记者,北京市诗词学会会员,2006年出版诗集《侠音》。

    两地书
    ◆ 张 义
丫头在你生日的时候
爸爸丢了
他把你的兜兜划一道口子
掉出去就上不来
你的小手要不要拽他一把

丫头你还不会叫爸爸
爸爸不回家
你没有责怪
却把照片上的爸爸拍打

亲爱的丫头见了你几次
每次都长不大
你的生日到啦
而他爸爸的“漂泊生涯”
“咕咚”一声
淹死在想你的梦里啦

丫头我的闺女
你的小白牙咬爸爸
你的小嘴儿被爸爸亲
你的小手抓爸爸
你暖暖的尿
在爸爸嘴里融化
你咯咯的笑
现在都忘了吧
亲爱的丫头
今天爸爸闻着你的尿布味道
相当于亲你抱你
相当于哄了你睡觉
相当于
为你过了一次“大大的生日”

亲爱的闺女你有些黑
爸爸叫你“小二黑”
但你呵呵的一笑
是爸爸一生的圆点

   张 义 延庆县文化馆文学干部,90年代开始创作。2003年出版诗集《倾听月色》。

    送 终
   ◆ 小 敏
我的时针
我的分针
我的秒针
轻轻滑过了
我的尸身

一杯酒
再多一杯酒
只不过
让我醉得更沉
但是,意境是相同的
来不及扪心自问

一个男人
再多一个男人
只不过
打电话的时候
盖住那最主要的三个语音

死了的
无法享受所谓的殷勤
来了的
更多一份天真
仿佛回到二十岁的光景
多了哼唱
少了顶花带刺的娇嫩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