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踏 叶
散  文

踏 叶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刘小平
  风起时,我在沉思,有叶子落下,竟浑然不觉,远远望去,一地的枯叶,才想起:已是初冬了,今年竟然忘了踏叶。
  很多年了,一直都保持着在暮秋时节去郊外欣赏落叶的习惯,我称之为踏叶。厚厚的树叶,拥在一起,踏上去,松松软软,哗哗作响,风过有痕亦无痕,回首,还是满满的、碎碎的叶子,铺在那里,宛若地毯。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躺在上面,不知还会不会有童年的兴奋和惬意?举目四望:真的是自己一个人,可是,也真的也没有那个勇气了……
  远离喧嚣和繁华,置身于清冷和安静中,虽与尘世有着隔不断的牵绊,依旧痴痴的在想:要是不用回去,该有多好啊。
  我喜欢这些叶子,喜欢这踏叶的感觉。
  小的时候,我常常在落叶的时和小伙伴去树林里搂树叶。拿着耙子,背着篓子,搂满了,才回来。
  那次,也是在很冷的时候,我们在离村子很远的一个树林里搂树叶,那里的树叶可真多,我装了满满的一篓子,还想再多装些,伙伴们都走了,只有我还在那里一点一点的挪那个装满树叶的篓子。初冬的天,黑的很早,恐惧感袭击着我,依旧不肯放弃那些叶子,因为母亲要用它们为我们烧饭,明天再来时,肯定就没有了……
  远远的看到走过来一个人,更加害怕,走近才模糊的看到:原来是父亲,我喜极而泣,父亲来接我了,可是父亲看都没有看我,拎起篓子独自走,我跟在后面边跑边哭,到了家门口,母亲也在那里张望,看到我,大声呵斥:“这么晚了不回家!”看到我在哭,又埋怨父亲:“骂她了?没有嘱咐你,不许骂她?”父亲无语,而我哭的更加伤心。
  后来才知道,母亲见天黑了我还没有回来,就找小伙伴们去问,谁也说不清楚树林的具体位置,父亲找了很久,才找到我。他本来想骂我的,但是看到弱小的我,那么大的篓子,那些沉沉的树叶,只有转身便走的份儿。
  多年以后,每次看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字样,眼睛都热辣辣的,遇到什么事情,转不过弯时,就会想起我那老父老母,想起那次晚归,以及父母的焦急,于是,什么事情都抛到九霄云外,什么事情都化为烟云,都能豁然开朗了。
  树叶搂多了,无处放,父亲便给我们盖了一间柴朋,满满的一屋子,全都是落叶,刚躺在上面,就陷了下去,那自然的味道,常常让我流连忘返,在那里看书,和伙伴说悄悄话,盼望着长大,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梦乡……
  如今,再也没有了那种感觉,感叹:原来世界是这个样子的。
  依旧想去踏叶,在这隆冬的季节。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