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一本奇书
好书推介

一本奇书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 段绍译
  当我看到《天下事——中华文明的经济学证明》,第一个感觉是疑惑:此书的题目这么大——“天下事”,谁能说清?第二个感觉是怀疑加上点反感:“中华文明的经济学证明”——这不把驴唇与马嘴凑到了一起,经济学与中华文明能扯到一起吗?并且能够证明中华文明吗?当我近前拿起这本书,发现主标题《天下事》旁边的一行字:天下事尽在“我”的注目礼争夺中!我心里面的笑禁不住就写到脸上了,也就在这笑的感觉中,我把书给打开了。
  首先发现一张米黄色的书签,一行字突入眼中——“具有独立观点的一本书”!这是该书的一篇短序,作序人是我所敬仰的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他对本书评价很高:“可以称得上奇书一本”,“学术又不学究”。特别是最后的话称得上是震聋发馈,“我一生读过的书不少,但我感觉,像这样既有独立思考又十分耐读的作品很难得”,“我无保留地推荐本书”。没再多想,我买下这本书,打算回家仔细瞧瞧。
  最初只是随意翻翻,该书版式设计较好,页面是正文加上旁白,旁白中有批注。“地球很美,太空人看到;地球很颓,地球人都知道!”这是说遭遇环境危机的地球如今只适合于远观了。“死了‘我’屠夫,真吃混毛猪!”这是从老百姓的话“死了张屠夫,就吃混毛猪”翻转而来,意思是说自利心乃人类社会的原动力。“炒作能够炒出‘注目’,但往往难以真正作出‘礼’!”这是在辨析“注目礼”,强调“注目礼”不是引人注目,其重心是在“礼”——别人的尊重与社会的认可。像这样的趣味旁白,全书俯拾皆是。正是它们的“勾引”,我算是踏踏实实地读完了全书。读完后,我也愿意附和茅老先生的说法,这的确是奇书一本,值得很多人认真一读!
  第一奇是该书内容上属于地道的思想著作,但形式上却完全像一部文学作品。一看目录,你会觉得这是一部散文;一看叙述,你会觉得这是一部杂文;一看发展,你会觉得这是一部小说,该书有情节发展,这就是它在逻辑上的步步推进。总而言之,从形式看,很难把这部书与思想著作联系在一起,更绝难把这部书看作是创造体系的思想著作。
  思想内容,文学形式,让人想起一则小故事:一个财主开张新店,请唐伯虎题联。听说财主的想法和陈辞后,唐伯虎欣然作联:生意如春意,财源似水源。财主一看,说意思很好,但弄不明白,非得要重来,强调必须具体。唐伯虎没办法,再来一联,特别形象和具体:门前生意,如夏夜蚊虫,堆进堆出;柜里铜钱,似冬日虱子,越捉越多。财主一听很满意,双手给唐伯虎递上大红包。事实上,前一联的确抽象,但后一联又太俗象,最好的应该是介于抽象与俗象之间,融合抽象与形象。我觉得,《天下事——中华文明的经济学证明》就真是它所声称的“融合抽象思维和形象思维”。
  第二奇是该书全篇贯穿一个主人公,这就是“我”,第一章题目就是《我》,到最后第九章《天》,“我”自始至终:从“我”步入社会跟别人打交道,到以力服别人,到以理养别人,到第三者插足,以理养别人和第三者,到领导三角,到“混”在一起,到圆融三角,到“窝里斗”,到以理养众,到“宏观窝里斗”,到一统天下,到“沙王天下”,以至于最后“我”做“天子”,还天下于天下,自由民主化,人人返本归源,全部的过程须臾也没有离“我”!这的确是一奇,世界上这么多书,汗牛充栋,但真正这样写“我”的书恐怕还没有,特别是在思想理论上。
  这个“我”并不是作者,而是每个人心底里都有的“我”,但又确实是一个具体的“我”。众所周知,社会科学有一个两难困境:如果从个人出发来研究,那别人和社会怎么办?如果从别人和社会出发,个人又怎么办?“我”的确能破解此一困境,因为“我”是具体的“我”,也是别人的“我”,而且还是社会上每个人的“我”,“我”能够把“我”、别人乃至社会上所有的人整合在同一个命题中。
  按作者本人的说法,正因为有了“我”,该书完成了自由主义的证明。《共产党宣言》有句话叫“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虽说不上是对自由主义的严格定义,但的确表达出自由主义的精髓。可怎么证明呢?如何才能够把“每个人”和“一切人”同时放到一个命题中进行论证呢?别无他途,惟有“我”!
  第三奇是该书属于经济学,也属于政治学、社会学、伦理学和历史哲学,它融哲学社会科学于一体,甚至形而上的宗教也融合其中,乃至形而下的销售学也融合在内。
  这的确非常独特,让人回味久久,一个问题更是跳入脑海:哲学社会科学的分科是如何形成的呢?在哲学社会科学上,有一个现象非常奇怪:搞政治学的弄不得政治,搞经济学的不会搞经济,搞伦理学的自己没道德,搞管理学的做不得管理……以至于有人曾感慨:哲学社会科学属于人类的 “悲哀科学”,研究者大都知行严重分裂!原因何在?是不是研究者的研究原不彻底?是不是哲学社会科学原本一体、不可分割?
  第四奇该书也是一部励志成功学著作,该书写天下事,是思想著作,但你可以不关心思想,也可以不关心天下,与你无关的您都不关心,但人绝对不可以不关心也绝对不会不关心你自己的成功。通过跟踪“我”在社会上的心理历程和博弈过程,该书其实回答了一个人在社会上要怎么样才能够取得成功这么一个最让人“揪”心的问题,算得上一部根本的励志成功学著作。该书扉页上题了一句话:谨以此书献给“我”——每一个人!我觉得,这是一句实事求是的话。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