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欲与泰山试比高——泰山游记
散  文

欲与泰山试比高——泰山游记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陈家新
  年龄己经不适合登山了,但还是为了文学,便和老师同学一起来到了泰山脚下。为什么说是为了文学呢?因为我听说过泰山是文化圣地,孔圣人的家乡曲阜离那儿不远,而且孔子到过泰山,并留下“登泰山而小天下”这样的名句。我所佩服的几位文学巨匠也都去过泰山,司马迁、李白、杜甫、苏东坡都在那里留有诗歌名句。其中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成为了千古绝唱。泰山有这么浓的文学气息,我这个文学爱好者怎能不去欣赏。所以我说是为了文学。
  小的时候常看到画画的人去采风,现在文学爱好者也采风了。老师说,文学就是登泰山,不吃苦写不出好书来,不深入实地、不领略风光也不会有创作的灵感。
  老师比我大几岁,却比我身体棒。老师说我年近半百,就乘缆车上山吧。我不同意,我说试试。老师笑笑说,这泰山不是矮城墙,可得有身体做条件呀。
  老师果然言中了,我爬了不到全程的十分之一就接不上气了。正当我向缆车房走去的时候,老师说山脚下不远的地方有个冯玉祥墓地,你是搞历史的不如借机领着几个上岁数的同学一起去看看。冯玉祥,我曾经敬仰过的名字,我写过他的传略,他可是著名人物!
  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感觉累了,冯玉祥的墓地也就到了。冯玉祥墓在普照寺,当地人称冯玉样为将军,我想即是将军墓地,就肯定小不了。果然,我还没来到墓前就看见高大的墓碑了。冯玉祥的墓比八宝山公墓里的任弼时墓要大的多,可见冯玉祥活着的时候声望之大。
  普照寺是冯玉祥的故居,他生前曾两次来此隐居。普照寺在泰山脚下,环境幽深,情趣自然旷达。一进故居,迎面是冯先生高大的塑像,不由得我向他鞠了个躬,而且是双手合并,就以为是个佛像吧。西墙上他大笔题写的“驱逐倭寇”,叫我自然想起岳飞的“还我河山”。冯玉祥早在六十多年前就和吉鸿昌将军擎起“抗日同盟军”的大旗。为此曾得罪了蒋介石,但却在中国人的心里树起英雄的旗帜。还有一点不能让我们忘记,那就是他在辛亥革命时期曾大手一挥,把末代皇帝驱逐出了皇宫。
  过去我写过有关冯玉祥将军的事迹,就以为对冯玉样有了很深的了解。觉得他都当了司令还为士兵推头,真是了不起的平易近人。到了他的故居才发现他的书法也很了不起,真草隶篆都很有功底。据说冯将军练字是在打仗之余,仗打得越痛快,字写得也就越刚劲有力。
  冯玉祥文武双全,诗也写得好,墓前的诗碑林立,刻的全是冯玉祥自己的诗文。有“山骄”“泥瓦匠”“采野菜的妇人”“穷人的年节”“山上的挑夫”。每块诗碑是一道白绸,我逐个摸摸,冯将军那俊秀的小篆被刻在石碑上,每个字就像一朵朵小花靓丽夺目。我逐个读过,字里行间饱含着劳动人民的本色。我更逐个想过,冯将军爱祖国爱人民那颗滚烫的心,永远不会停跳,后来人谁要是捧上这颗心,他一定会成为时代的先锋,共产主义的楷模。
  冯玉祥将军应该算得上是诗人,1938年“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在武汉成立,他是发起人之一。拨乱反正的年代里,刚一出版冯玉祥诗选时,老百姓着实争相购买了一阵。冯玉祥的诗豪放刚劲纯朴自然,有些陶渊明的悠然自在,也有些辛弃疾的真情豪迈。
  我怀着崇敬而又羞愧的情绪离开了墓地。离开普照寺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声又一声凝重的钟声。这时是十点多钟,阳光铺在我的脸上,热哄哄的,让我感觉不清是否自己的脸在发烧。冯玉祥像我这个年龄时已经是著名将领和伟大诗人了,我只能是望尘莫及。他的一生经历了几个大的时代的变迁,戎马生涯,身经百战,战功赫赫,可是到了晚年,他却精心研读起马列著作。冯玉祥的大名留在了中国的历史上。
  瞻仰完冯玉样墓,我登上缆车到了泰山的南天门,尽管沿途的文物古迹和景点没有欣赏到,但我有一点心喜,自认为比爬山的同学合算。因为我参观了冯将军的故居和墓地,从那里我得到了一种精神,产生了一种新的悟性。
  泰山虽高,中华民族的脉搏里激荡着一种精神和力量,比泰山还高。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