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相见在眼前
散  文

相见在眼前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施 晗
  “惟楚有才,于斯为盛”。
  有“艺术之乡”之称的祁东,历来文人墨客层出不穷,特产诗人、大诗人。以诗坛聂沛为领袖,先后涌现出一批像聂茂、冰洁、寻梦、郁金、充原、飘飘等倍受社会关注的大诗人。
  庆幸的是,高中时,曾有缘得到充原老师的指导,后来自己才跨出了那么一步。尔后,在中学编辑的一期报纸中,策划了一次珍藏版,恰好聚合了祁东文坛的所有诗才。自然,在一次又一次的客观因素促成下,我认识了聂沛、郁金。一有时间我便经常请教于他们,几个新的名字又蹦了出来——聂茂、冰洁、寻梦,在县城的刊物上,我也隐约地拜读过他们的作品,并被深深地震撼、触动。充原老师也常给我说一些有关他们的故事:冰洁任职于国家人事部《中国人事报》社;聂茂远在新西兰;寻梦也在省城的某家杂志任编辑。在当时的县城,他们就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神话。
  缘分就是个说不清的东西,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我的名字被身居北京的冰洁老师记住了,还打来电话,向充原老师询问我的情况。我给他回了电话,聊了很长时间,心情非常激动。毕业那年,鬼使神差地,我真的上了北京念书,来校的几天后,我连忙给冰洁老师打了电话,告诉他我来了北京。恰逢那天,他的一个朋友生日,便相约接我过去一起参加他朋友的生日酒宴。因当天有课,挨到下午才给他答复,学校就在五环边上,林立于胡同的闹市内,对没有方向感的我,语无伦次地紧紧一个小时没有说清自己的具体位置。电话那头,在车上的冰洁老师,依然还是用一种祥和的语调说着:“你慢慢讲,问一下周围的人。”也就是这样,冰洁老师在绕北京两圈后,终于找到了我的学校。远远地,他瞧见了我,我也瞧见了他,虽然我们从没见面,陌生却很遥远,我们马上认出了对方,将双手都送了出去。那一刻,除了庆幸,什么也说不上来。
  酒宴过后的晚上,我去冰洁老师家住,进门一位个子高高瘦瘦,看上去精神饱满的年轻人开的门。冰洁老师介绍说:“他是我二哥,笔名飘飘。”什么?我的脑里的疑惑刚未落下,就被定住了。那个总是沉默,不喜张扬的传奇诗人飘飘,竟是冰洁老师的二哥,这也难怪,他们俩兄弟能独闯文坛,想必也是心有灵犀了。
  整个晚上,我没有熟睡,让视线在透明的玻璃上寻找什么,又思想什么。白天的一切并没有因为夜的朦胧而变得不清晰,相反,正因众人都醉了,我才变得更清醒。
  后来的一段日子,我也一直在回忆里追溯那晚的余味与传奇。我跟飘飘见面的机会却越来越多了。冰洁老师在《中国人事报》上班,每天繁忙,除了偶尔的几天空闲,周末也总被安排得满满的。相反,对那个闯进了我文学心灵的飘飘,却成为了知音。他也跟我讲冰洁老师的故事,讲得比传奇中还要传奇,但我从没怀疑那传奇的捏造性。他是诗人,他们也是兄弟。冰洁老师除了写诗,还作歌词,其所作歌词多被拍摄成MTV,并被宋祖英、彭丽媛、张也、谭晶、曹颖、李湘、汤灿、叶凡、李涵等演唱。我慢慢地对眼前的这俩位老师肃然起敬。飘飘也不会凭空地赞美几句冰洁,他也读祁东诗坛。这样,一些熟悉的身影又显现在了面前:聂沛写诗,也写小说,肩扛作协主席的头衔,他的行事、待人作风亦可以领衔而居,祁东之所以出如此之多的诗才,于他的引领莫不有一定关系,但与冰洁、飘飘而论,我对他们仿佛有了更多的亲近,可能是那时处于学生腔,不敢面对这些神话吧!自始自终,我作为一个学生的身份存在于他们的生活里,冰洁、飘飘也并没有以这一点而否决一个人,却总是在扶持、鼓励,从幕后到身前,从相识到眼前,这也许就是他们可以成为诗人,成为神话的原因吧!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