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任博作品选(6篇)
散  文

任博作品选(6篇)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情洒丁香树
  白色面包车在还散发着浓郁柏油味道的乡路上急驶。路的两侧是匆匆闪过的白杨树和那片片泛着桔黄的麦田和大豆。从小就没有去过乡下的我,此刻的心里不知要有多么的兴奋和新奇,举目望去,那无际的田野簇拥着温润的天空,犹如在滚动的生命里激情地狂欢。
  这是我上武警学院的第一个暑假“八一”建军节前夕,父亲带着我及父亲的战友张叔去探望他们的老战友——还在边防前线站岗放哨的刘伯伯。透过吹来的凉爽季风,张叔打开车上的音乐,哼着那五音并不健全、从小我就听父亲哼唱的军曲,他的那种得意劲儿似乎品味了世上从来没有过的幸福。“80年代初,边警部队刚刚组建,生活条件可比现在要艰苦得多了,地方的群众经常来看望我们,又是送吃的、又是送书籍,还经常给战士们表演文艺节目,回想起来可是意味深长啊!你这个小新兵可得牢牢记住哟。”张叔说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面包车在平坦的柏油路上转向了沙土路,车子也不再那样平稳,颠簸中我看到父亲和张叔那满脸的光彩,就象那威武的战士即将走向战场。如今父亲己到地方工作20多年了,张叔也从一名光荣的边防警官转业当上了税官。“小子——”张叔又打开了话匣子:“当兵那是人生最光荣的事儿,你叔在税务战线干了这么多年,你真正地明白什么叫做军民鱼水情吗?”我睁大了双眼,望着张叔那深邃而严肃的神情,“人民的军队是靠人民缴纳税收培养的,国家没有税收怎么能有我们这么强大的军队,怎么能有威振世界的强大国防?说到底,是人民在养育着我们,是纳税人在养育着我们。”平时不善言谈的张叔此刻那激动的情怀染红了他的略有皱纹的脸,就像一株熟透了的红杜鹃。坐在一旁的父亲此刻就像又一次被激情所感染,他不住地点着头细心地听着张叔的诉说。
  车内静静地,仿佛有一股庄严而炽热的空气环绕在我的心头。是啊,父辈所体会、所经历、所感受的要比我接触、比我认识的多得多,我,一个刚刚走进边警部队最高学府大门,走进武警学院的年轻人该学的东西、该体验的东西、该感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今天,我会永远记住“纳税人”这句崇高的名词。
  面包车在长满树木的山角下缓缓地行驶,车内又响起了20年前那首军人的老歌。猛然间,我眼前跳跃出一片片紫色的山花,在青翠的密林里,在广袤的原野上,那成片的紫山花迎风挺拔,绽放出纯朴、昂扬的笑脸,不由得我的心也随着那美丽的山花轻轻摇动的身躯飞舞起来,激越起来。父亲告诉我,这是丁香树,每当盛夏和金秋丁香树都要陪伴着大山和原野一起歌唱,在边防哨所丁香树就是战友们的伙伴,也是战友们的爱称。
  车终于驶进了边警部队的营房,身着武警上校警衔的刘伯伯满面春风地站在营房的门口迎接着我们。战友们相逢紧紧地拥抱,热烈地拥抱下我分明看见三位老战友眼里噙满了泪花。当我还没来得及与刘伯伯打招呼的时候,刘伯伯己向我身边走来,他用那粗大的手握着我的手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任大公子吧?哦,这话说得不对,听你爸说了,你也当上了子弟兵,考上我们边警的最高学府了,好样的,有出息!”我们向营房走去,刘伯伯用手指着一个大会议室说:“你们来得正好,那里还有客人哪,是当地的同志又来慰问我们啦。”
  走进会议室,激动热烈的场面顿时感染了我。一位20多岁的女生用她那清脆甜美的歌喉引来了战士们的阵阵掌声,“……兵哥哥,兵哥哥……边关的冷暖托付你,家中的事儿交给我……”多么熟悉的曲调,多么熟悉的歌声,我的思绪也随着那可爱可亲的旋律尽情地飞扬……是啊,只有在军队我们才能体会到人民的可爱,只有穿上这身军装才能更加感受到人民的可亲。
  两个多小时的军民联欢,凝聚了鱼水之情。就餐时,刘伯伯连干了三杯酒,他说:“感谢地方领导和同志们的关怀,更感谢人民的养育之恩……”深情而热烈的气氛感染得张叔也干了三杯酒,他说:“我这酒是敬给纳税人的,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强大的军队,没有强大的军队就没有人民的安康和祖国的和平!”言语不多的父亲也举起了酒杯,他说:“我们是光荣的一家,儿子接过了我的枪,继续做一名公安边防警官。现在我和我爱人都是纳税人,我为我们光荣的一家干杯!”太阳微笑着向天的西边走去,大家恋恋不舍,依依难别,慰问的同志踏上了回家的路。这是我终生难忘的军营之旅,我采上一束紫丁香,紧紧地把它拥进怀里:丁香啊丁香,你那挺拔的身躯,你那坚强的性格,你那真诚的笑容不正是战友们特有的品格吗!你与大山同在,与原野共存,你与天地为伍,与战士作伴,你不也同样和战友们一起悍卫自己的家园么!
  面包车载着我们离开军营,一路上我的心格外的明亮,打开车窗,我仿佛听到那片片丁香在欢快地歌唱,阵阵清香浸醉了我的心房。丁香啊,你为什么这样欢畅?那是你依偎在祖国母亲的怀抱,丁香啊,你为什么这样茁壮?那是你植根于人民的土壤。我不就是那千万束丁香的一枝吗,祖国是山川,人民是沃土,我们在祖国的脊背、在人民的沃土中成长!呵,情洒丁香树,爱满丁香花……

            军校,我成长的摇篮

  那是两年前的盛夏,家乡的杨柳正泛着旺盛的翠绿,一片片串红绽放着火红的笑脸。伴随着汽笛一声长鸣,南下的列车缓缓驶动,我眺望家乡绮丽的秀色,怀着对故土的依恋,伴随着车轮渐渐远行。经历了六月高考的洗礼,带着亲友殷切的期望,在朋友羡慕的目光中,我走进威武的武警学院的大门,昔日寒彻骨,今朝扑鼻香,丰收后的喜悦环绕着我。红红的肩章映着我年轻的笑脸,站在学校的金色牌子下,我拍下了人生最得意的一张照片。
  昨天还在家乡校园的绿色长廊里诉说着哀婉的心事,今天就要背起沉沉甸甸的嘱托和希望,奔向属于自己的理想征程,一切的一切使我深深懂得,从军的路上不再是风和日丽,不再是绵绵细雨,也不再是诗情画意,前方迎接我的是不可预知的未来,是狂风,是暴雨,是军人的豪迈和热情。
  当我漫步在花园式的校园中,当我坐在现代化的教学楼里,当我成为武警学院中的一员,在行进的队列中昂首阔步,放声高歌的时候,我是那么的骄傲和自豪,在训练场上,当我轻轻拭去额头的汗水,一缕微风吹透那被汗水湿透的衣衫时,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梦想成真的喜悦,真真切切融入到了美好的军校生活中!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如今的我,经过军营生活的磨励,不再是那朵风中娇弱的海棠,已经能承受得起人生旅程中风霜雨雪的冲击,承受得起远离父母,远离家乡的相思之苦。
  军校生活让我学到许多,懂得许多。每天面对的都是三点一线、直线加方块的学习生活,少了些地方大学生的自由自在,却多了集体观念、团队意识;没有了花前月下的柔情浪漫,却体验了经历血汗考验的男人间的纯正友谊:少了许多与亲人团聚的机会,但我却收获了坚强和刚毅的性格。乡思与家书中蕴含的感情感人至深,而我却把它连同梦想一起献给了公安武警的宏图大业,献给了祖国的边防,我无怨无悔,我是祖国和人民的儿子。每次回家,总能听到邻居和同学的夸奖,看到他们羡慕的眼神,双亲看到自己儿子在军校百炼成钢,由衷地高兴,一种幸福感充斥着我们那温馨的家庭中。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在军校里,感受着火热生活的同时也有一种紧迫感。战友们都曾是全国各地的佼佼者,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特长,你追我赶,比学赶帮,每天紧张而又充实。“好风凭借力,助我上青天”;队领导们的严厉和慈祥更似家中的老父亲,让我们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暖;教员们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有力地保障了我们的成才与进步;先进的教学设施及优越的生活条件为我们的成才创造了条件;
  与同学相比,自己“傻气”的多,没有那么优越经济条件、没有那么高的物质享受,然而,我却有更崇高的理想,把自己锻炼成为一名忠于党和人民的合格的现代警官,作为实现自我价值的阶梯,是我孜孜不倦的追求,“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快两年的军校粹火,自己羽翼渐丰,知识能力的储备使自己有信心到广阔的公安武警事业中锻炼自己,展现自我,建功立业,为国戍边。无论未来工作生活的条件有多么艰苦,我都不会忘记自己当初从军入伍的豪迈誓言,无论何时都不会愧对自己头上的警徽,愧对自己身上的军装,不会愧对自己在军校中挥泪洒汗的日日夜夜。当兵一方,保一方平安;从军一日,保一日安宁。
  军校是我成长的地方,是烈火熊熊的熔炉。火热的青春在这里大放异彩,理想的翅膀在这里尽情放飞。至今都不会忘记自己初次穿上这身橄榄绿时的激动,在我眼中,橄榄绿是命,橄榄绿是尊严,橄榄绿是神圣,橄榄绿是伟岸,橄榄绿伴随我走遍天涯海角。
  自己要把对人生的热爱和迫求,对亲人的思念和祝福都寄托在庄严的国徽和浓浓的战友情意之中,把自己的一切投身于火热的警营生活,经过直线加方块的锻炼和饭前一支歌文化的熏陶,我们将会变得坚毅,果敢,英勇地驰骋在绿色的边防线上,身穿橄榄绿,手握亮钢枪,走过春夏秋冬,走过雪山草地,翻过高山河流,用挺拔的身躯,坚毅的双眼守卫着祖国的领土,用一颗颗赤诚的心和拳拳儿女情,去圆一个新世纪的梦。
  如果有人问我选择军校后不后悔,我记得一位哲人说过:并不是所有开花的树都能结果。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我做边防线上的一棵沙枣树吧,我不能成为参天大树,但我满身的刺可以保卫家园。


                 相框里的父子兵

  在那个精美的紫铜色相框中,镶着一幅照片,照片是一对父子,父亲穿着一身早已很难见到的旧军装,绿上衣、蓝裤子,戴着泛绿的解放帽,闪着光芒的国徽和红如心脏的领章衬托着爸爸的威武、刚毅,仿佛那个年代走来的老战士,发旧的衣衫阻挡不了那从内心中发出的由衷的骄傲,慈样的面孔满是自豪之情,目光中充满了期待。儿子则穿着鲜艳威武的橄榄绿,崭新的领花泛着金色的光芒,红红的肩章映着他那年轻的笑脸,笔直挺拔地站在父亲身边。父子的神情是那么亲密,那么骄傲,让人看了是那么的温暖,他们说这是他们最得意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就是爸爸和我,一对父子,两代警官。
  2005年寒假,我从武警学院回到了离别半年之久的家乡,见到了日思夜想的父母,他们仔细端详着我,言语中饱含关切,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亲邻们的问寒问暖之后,爸爸把我叫到了他的房间,同我唠叨起部队里的事。当我从行李中拿出那套军装时,爸爸把它捧在手中,久久的凝视。此刻,在静静的房间里,我仿佛再一次听到了爸爸如歌如潮的心声,我的双眼也随着爸爸那跳动的脉搏泛起了湿润。是啊,也像我这样年龄的时候,爸爸便当上了一名边防武警战士,参军报国的崇高信念,对神圣军营的向往,似一腔热血点燃的火热激情,感召他义无反顾的投身军旅,驻守在林海雪原的边境线上,虽然他们每天面对的都是森林峻岭和荒芜人烟的原野,除了那厚厚的积雪,那一身的军绿就是他们唯一的颜色。可是他们却生活的那样快乐和充实,用自己青春年华的熊熊烈火,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着祖国的钢铁长城。爸爸对我说,他是那(下转第62页)(上接第61页)么热爱那充满刚毅的军营,那么热爱自己这一身荣耀的军绿,热爱与自己朝夕相处生活战斗的战友,热爱无时无刻给予自己关怀的首长。
  在军营的日日夜夜,远离了都市的喧嚣和繁华,没有了亲人的陪伴,可是爸爸却收获了更多。坚毅果敢而又刚强的性格,血与汗,生与死的考验,时刻沸腾在爸爸的血液中,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融入了爸爸的心田。伴随着岁月的流逝,往日风华正茂的爸爸己不再年轻,当年的军旅岁月也早己成了记忆的往事,只有那一身早已破旧的军装和泛黄的老照片还在默默的诉说着这一段难忘的经历,尘封的往事在记忆的相框中永不褪色。
  爸爸的一声感叹打断了我如梦的思绪,我抬头望着爸爸,为他拭去欲滴的泪花,爸爸对我说我们去照张相吧,转身从箱里翻出了他从军时穿过的旧军装。我惊讶的望着爸爸,爸爸笑着对我说,咱们是一对父子,两代军人,两个不同时期为国戍边的战士,我们都一身戎装的合影不是很有意义吗?我望着爸爸那凝重而深情的容颜,一股圣洁、伟岸、豪迈的思绪从心底油然而生,这不就是永不褪色的军人的风格吗?
  我们是一对父子,同时我们也都是保卫祖国的战士。投身于军旅,在花季岁月把人生中最宝贵的一段光阴献给这无限荣耀的公安武警事业中去。看到爸爸那深邃的目光,我的心也仿佛叩开了一扇激情勃发的大门,爸爸虽然己陪伴着岁月的年轮步入成熟的中年,而他把永不凋谢的激情和希望传递给了我,在这庄严神圣自豪而又无限光荣的公安武警中,我仿佛真正找到了人生的价值,找到了一把开启人生意义的钥匙。军营曾经是爸爸成长的地方,现在我也正沿着爸爸的足迹在军校的熊熊烈火中经受锤炼,将来我将是一名驻守在边境线上的光荣的边防警官,我是爸爸的儿子,也是祖国的儿子。作为一个普通的家庭,我为家中拥有过两名军人而自豪。我为爸爸自豪,因为他曾经是一名合格的边防军人,是他指引我走向充满血汗考验的军营;爸爸为我自豪,因为我继承着他未了的夙愿,在祖国的边防线上继续战斗着。那里曾经有父亲的身影,当我手握钢枪在这漫长的边境上书写着新的辉煌的时候,我会想起爸爸,我会对他说,放心吧,爸爸,我为你而骄傲,为自己而自豪,我们都是祖国的战士,我的信念是那样的坚定,不要把儿牵挂,身着橄榄绿天涯海角是我家!我会继承着你的足迹,在祖国的边防上继续前行,不断前行,永远前行。


           走进军人的艺术殿堂
                ——有感军旅文学与影视作品

  这里不是战场,但却布满硝烟:这里不是军营,但却军歌嘹亮;这里没有厮杀,但依然刀光剑影;这里没有呐喊冲锋,但却充满誓死豪言。这里是另一片圣洁的天地、这里是一首荡气回肠的壮歌、这里是一幅如诗如歌壮丽的画卷。这就是军人的艺术殿堂,这就是军人的第二战场。
  战友,不只在身旁与你朝夕相处,书本中处处留有他们坚毅的背影;军营,不只是夕阳下的一排排砖房,荧屏里它们依然是坚固的堡垒。
  当我翻开一本本讴歌军旅的书本,当我打开荧屏,现象出战友那可敬可爱的身影时,我不知有多少热血在沸腾,有多少冲动在狂奔,仿佛一股暖流注入我的心田,这是我的痴迷,这是我的陶醉,这里有战友间真挚的情感,这里诠释了军人生命的内涵。
  人物的喜怒哀乐在你的眼前上下翻飞,历史的烟云丰富着你胸中的感慨,人物的命运牵扯着你那多彩的情思。你与人物的喜怒哀乐一起翩翩起舞,喜极而高歌,怒极而狂舞,恨极而拔剑,哀极而长哭。让你无法区分到底其中的人物是你,还是你就是其中的人物。你的身体可以生活在现实里,可你的精神、心灵、智慧却活跃在血染的战场上,你的胸怀里奔腾的是金戈铁马穿火海,大渡桥横铁索寒的艰难与悲壮。爱国精神与英雄主义、铁血丹心与人世常情、斗智与斗勇、友情与爱情交相辉映,熠熠生辉,夺人眼目,让人无数次进入情感的极限,伴随着巨大的情感冲击与精神陶冶,亦得到知识的滋养和艺术的享受。“不在夹缝中死亡,就在两难中诞生。”
  “面对强大的敌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这就是军人的誓死豪言。
  看《历史的天空》下,《沙场点兵》如此壮观,《少年特工》初生牛犊不怕虎,《女子特警队》巾帼不让须眉。在《军歌嘹亮》的旋律中,威武的《DA师》,勇猛的《武警特警》在《红十字方队》的坚强后盾下,手握《亮剑》,不畏《热带风暴》,《长空铸剑》《石破惊天》,在《惊涛骇浪》中《突出重围》,斩断《狼牙》,《冲出亚马逊》,守卫《军人机密》。来把!走进军人的艺术殿堂,让《光荣之旅》《兄弟连》告诉你,佩带着《红领章》的《陆军特战队》的战友们,每一天都品味《幸福像花儿一样》,你会发现在得来不易的《和平年代》里,还有这么一段令人《激情燃烧的岁月》。

              当我离开家乡的时候

  那是两年前的初秋,家乡的杨柳正泛着旺盛的翠绿,一片片的串儿红绽放着鲜亮的笑脸。随着汽笛一声长鸣,南下的列车缓缓驶动,我眺望着家乡绮丽的秀色,怀着对故土——佳木斯的依恋,怀着对母校……佳木斯二中的眷念,伴随滚动的车轮去远行。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出远门,而且一去就不知要有多少年。陪我同行的是我的爸爸和妈妈,在欢快的乐曲声中,妈妈千叮咛万嘱咐,那依依难舍的目光驱赶着我的眼睛望向窗外,爸爸言语不多,那深沉的脸上挂满了自信。
  窗外的田野和林地向车后飞速地跑去。忽然,我的心灵向倾泻的瀑布在涌动。从我记事儿那天起,爸爸和妈妈总爱带着我照一些时光照,每每照片取回来时候,妈妈总是翻出来早已陈旧的影集,其中有一本在我的记忆中永远难以抹去。那是爸爸当兵时的照片,从刚刚入伍时那还带有稚气的脸,到转业时已经成熟的脸,爸爸的表情总是那么庄重而自豪,闪着光芒的国徽和红如心脏的领章衬托着爸爸的威武、刚毅。渐渐地我被爸爸身上的“橄榄绿”所吸引,所感染,在我的心中爸爸是个了不起的英雄。
  在家里,妈妈和爸爸是我偶像,妈妈是善良和美德的偶像,爸爸是刚正不阿,胸怀大志的偶像。听妈妈说,爸爸是名边防武警,每天他都面对的是森林峻岭和没有人烟的原野,远离都市的喧嚣,甚至没音乐、没有斑斓的色彩,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他们才能看到山林里、荒野上开出的野黄花,冬天除了积得厚厚的白雪就是他们一身橄榄绿,可是,他们生活是那样的充实、那样的自信、那样的坚强!后来,爸爸跟我说,他们的激情、他们的信念是来自于光荣的武警战士,他们拥有祖国和人民这个强大后盾,因为他是祖国和人民的儿子。
  我在妈妈的呵护下,在爸爸的影响下慢慢的长大了,18岁,是我们这一代最美好的年华,高考时,爸爸让我填自愿,我拿起自愿表仔细地看啊看,那高等学府的大门真是好不诱人。猛然间,我抬起头看见爸爸那深遂的目光,也就是在这一刻,我的心也敞开了一扇狂热的大门,参军!报军校。当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是爸爸和妈妈的心愿,难道就不是我的夙愿吗?橄榄绿是生命,橄榄绿是尊严,橄榄绿是神圣,橄榄绿是伟岸!
  我仿佛真正找到了价值的归宿,找到了一把圆梦的钥匙。当我小心翼翼地拿起笔,填上我最崇高的志向时,我分明看到了爸爸那含蓄的笑脸,妈妈那笑容的灿烂。我明白,从此以后,自己最美丽的青春将演绎绚丽的橄榄绿。
  火车汽笛的一声长鸣,打断了我如梦的思绪。当我转过头来望着妈妈的脸时,妈妈的脸上挂满了泪珠,爸爸用手帕擦拭着眼镜,他已不再是风华正茂的年龄,而他把永不凋谢的激情和希望传给了我,我的明天不也是庄严而神圣、自豪而光荣的武警战士吗!
  站在威严的武警学院门口,我抹去欲滴的泪花,目送他们远去的身影。再见吧,爸爸妈妈,你不要悄悄的流泪,不要把儿牵挂,军营是我成长的地方,是烈火熊熊的熔炉,儿子的青春会在这里大放异彩;我将带着对理想的追求,在这里获取足够的知识和力量,为自己无愧的人生加钢添火,描绘公安武警的宏图大业,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和忠于党和人民的现代警官。我会骄傲地对爸爸妈妈说,我的选择无悔无憾,橄榄绿会伴我走遍海角天涯……
  (作者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学院边防系二队学员)


                  军歌情缘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间我上军校己经快两年了,离开都市的喧嚣和浮躁的遐想,远离了父母呵护和掌上明珠般的痛爱,军校中熊熊烈火的锤炼,使我的生活更加充实。
  在军校,我的业余生活最多的就是听军歌,这是属于我们军人自己的音乐天堂。在我的视野里那激越、豪迈的旋律使我常常激动不己。虽然我的嗓音并不优美,音乐细胞也不是很活跃,但自从我穿上这身橄榄绿后,那雄壮、嚓亮的军歌就伴随着我走过春夏秋冬。军歌中那跳跃的音符,常使我热血沸腾。凭添了几分军人的自豪。
  幼时我第一次听到军歌还是出自曾是边防武警战士的爸爸的音喉,当时年幼的我还读不懂歌词的内涵,只是怀着好奇的心情去倾听爸爸的歌唱。看着他那自豪、认真的劲儿,我体会到了爸爸的愉悦和舒畅。每当这时,我都爱看着爸爸的眼睛,爸爸的眼中仿佛闪烁着什么。那雄壮豪迈的歌声,那激昂明快的节奏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生根。如今,当我也成为军人中的一员时,那曾经深埋心底的旋律犹如一股热血贯穿我的心田。这一刻,我忽然懂了,爸爸眼中闪烁的不正是曾经身为一名军人的自豪吗?不正是对曾在同一屋檐下生活战斗过的战友们的思念吗?不正是在刀枪如火的战场上的冲锋呐喊吗?那眼中闪烁的正是军人人生之花结成累累硕果后的尽情绽放。
  在我们这个唱摇滚蹦迪的时代,有多少年轻人为了新潮而痴迷陶醉,但是,当我走进军校的时候,那洒满军歌的校园里充满了激情和力量,让我感到血液的涌动,心灵的沸腾,从此我在歌声里认识了李双江、阎维文,认识了郁均剑、刘斌,认识了宋祖英、吕继宏……每当他们把心底的河流传进我的心田,我不知有多少冲动在狂奔,有多少热血在沸腾,这是我的痴迷、这是我的陶醉。军歌让我懂得了战友间真挚的情感,军歌让我读懂得了军人的价值,军歌为我诊释了军人生命的内涵和真谛。
  站在操场上,我放飞着激情:漫步在林阴里,我飘洒着思绪。是军歌陪伴着我成长,也是军歌教我怎样去成熟,在歌声中我真正找到了价值的归宿,找到了一把圆梦的钥匙。军人的爱是炽热的,军人的爱是坚强的,军人的爱是真诚的,军人的爱是朴实的。每当我跟随着那铿锵有力,深情豪迈的旋律走进属于我们军人自己的音符中时,我便又一次地感受到军人的自豪,军人的伟大,感受到为国戍边的壮阔激情!在歌声中我仿佛看到了多少热血男儿在刀光剑影的战场上呐喊冲锋的身影,仿佛听到无数健儿们效命沙场的誓死豪言。我人生的事业从橄榄绿开始,我生命的激情为橄榄绿而沸腾,我生命的音符为橄榄绿跳动,雄壮的军歌伴随着这橄榄绿而尽情飞扬。军歌,永远是我人生的河流,是我音乐的天堂。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