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皇甫振明散文选(7篇)
散  文

皇甫振明散文选(7篇)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爱人,我将远行

  回首,却总是难以凝眸。
  不是分手,不是决别,只是在季节风即来临之际,悄然远行,作一暂时的天涯孤旅。这一次,我被我自己感动了。
  其实很久以前,就一直希望能够踏踏实实地走一段自己的路,一段真正孤独的人生。也曾经尝试过,但是每一次不是在寂寞中沉沦,便是中途而返。而这一次,我是执意要走了,没有人迫使我,是我自己要走的。夜空中星光点点,它们将成为我忠实的旅伴。
  我当然知道,起身以后,身边便再不会有一个温柔的声音缠绕;我也知道,自此以后,曾有的那些美好的时辰或许便将成为一种情感的负担。但是,这又有什么呢?把它当作一种考验吗!没有抗争的人生就不是真正的人生,我不在乎。
  轻轻地我走了,无牵无挂。我什么都不想带走,把往事小心地收藏起来,珍存于记忆的深处,让它们暗暗地酝酿一种馨香。这不是超脱,而是一种最深的痴意。因为,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那时,我会微笑着将它们取出,然后一点一点地重新品味。我相信,只要时间没有变质,心情没有变质,我终于会享受到那渴盼已久的甜蜜。
  天色向晚,鸟儿已纷纷归巢,而我却背起行囊,准备启程了。前面有什么在等着我,不知道,一切都只有在经过后才会明白,所以我什么也不愿去想。
  终于,在这个季节的第一阵风洒我满身沁凉时,我站起身来,极其庄重地向前迈出第一步。这时,我变成了一只风筝,而那端。是你轻颤的手。回过头去,我看见了你的目光,淡淡的伤感里是一种深深的希冀而非眷恋。终于松开了握线的手,这是一种自信,但我却忽然觉得离不开它了。风筝总是要飞的,高飞便是它的价值,我也总要走的,等我成功了再回来。如同风筝,我的归宿不在空中,而在你的身旁。等着我,这是我们的约定。
  你笑了,清丽的笑声鲜花般开放在我的身旁,灿烂的暖意渗入心底。无需再说什么了,全然是一种默契。
  悄悄地我走了,你没有送我。夜空中星光璀灿,其中有两颗始终亮亮地照着我,伴我远行。我知道,那是你不变的目光。
  
                 感 悟 平 凡
  
  常见到僻静幽深的小街陋巷里,仨仨俩俩的人们安详自在地闲坐聊天,有摆茶摊的,有卖熟食的,有开小店铺的,也有无事可干的闲人。在“上等人”的眼里,他们是所谓的“下九流”,在生活的重负中苟延残喘,惶惶度日,似乎总显得那么可怜而无助。他们真的活得很累吗?事实上,他们虽不富足,却快乐,甚至比那些权柄在握腰缠万贯自我感觉良好的“大腕”、“大款”活得还要轻松,还要惬意潇洒。
  是否是一种观念的错位呢?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一块领地,有实实在在的,比如环境,也有抽象的,比如心灵。人们从降生的那一瞬开始,就注定要为了争取领地而不断奋斗,如此几十年过去,原先那些赤裸裸闯入人世的“人”,便从平等的起点分化为不同层次,有的渴求平淡知足常乐,有的追求轰轰烈烈甚至就此堕入歧途。君不见那些个贪污受贿欲壑难填大把大把往兜里塞钞票依旧乐此不疲大步向“钱”终至鸡飞蛋打自吞苦果得不偿失的人吗?君不见那些杀人放火拦路抢劫强奸拐卖走私贩毒以我为主随心所欲一身是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吗?人的恬淡本性即失,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然而,也有一些可敬的人们脚踏实地大公无私任劳任怨忠贞不渝地为社会为时代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那是一种壮美。可怕的是,他们便常常因此而被罩上一层神秘的光环,甚至连同原本很平凡很不起眼而仅仅只是因了他们存在陡然伟大灿烂辉煌的地方。人们常常在意把一种平凡与另一种平凡割裂开去而使其中一种漂浮于主观色彩之上,并就此推崇或者反感。实际上,平凡本身是没有分别的,你能说一个平头百姓的日常起居平凡,而一个要员显贵的吃喝拉撒就不平凡吗?你或许这么想,而于事实本身,却没什么两样。平凡有时只是一种心态。
  人活着固然是为了追求完美塑造自我,但归根到底,还是为了能够安宁与快乐。从远古时代我们的祖先茹毛饮血搜觅食物果腹生存,到今天我们共同抱着一种美好理想要在不远的将来实现共产主义,人类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发展史不都是为了一种目的——就是活得更好吗?人生短暂,干好自己该干的事也就足够了。这何尝不是一种平凡呢?
  而在这种平凡之中,我们同时又可领略到作为人类所独有的情节和故事。人实在是上帝赋予这个世界的一大杰作,敢爱,敢恨,有哭,有笑,大到粗犷无羁,小到温柔缠绵,均是一幕幕好戏、一首首好诗。人类是伟大的,其伟大之处便在于超越了其他动物消极适应环境的不完美。但是随手翻开报纸,突然又见到了血淋淋的战争与屠戮,见到了不可理喻的犯罪与阴谋,于是缄口,不敢再说人类的美好与向善。
  活着就是为了能够快乐,这一点究竟有几人看透?整日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不知其累也否?平平凡凡最好,虽无惊人成就,却可安逸一生,就像那些下层的人们,大热天的只穿个背心短裤,手里一把大蒲扇,大大咧咧坐在街上,想说就说,想乐就乐,绝无恁多的顾忌与心计。如此诗意而纯朴的田园,无怪乎陶渊明老先生会辞官归乡,过起清静淡泊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乡村生活。我要是他,也一样会孜孜以求之。只是为了不勉强自己,随意安排这一生。
孤 独 跋 涉
  写下这个题目,心内的震撼怦然作响。首先要申明,“孤独跋涉”一词并非我之首创,它最早只不过是两个简单的英文单词组合。“walk alone”,直译出来就是“独行”,倘若诗意一点,也可作“独自漫步”解。而高明的译者(说译者高明是丝毫不为过的)则不然,他无疑汲取了汉语言文字的博大精深,一径用两个绝不轻松的字眼概括并创造性地延伸了它的本意——孤独跋涉!好奇特的思维,好沉重的内涵!
  说起孤独,我们每个人都并不感到陌生。作为生存状态的一种,孤独如影随形,常伴左右。生之为人,本是一种幸运,但又何尝不是一种无奈?作为有别于其他生命体的一类复杂的高智能动物,人注定不会纯粹为了生存而生存。人类需要的太多,或功名或利禄或情感,而孤独却也是不得不去面对的。正如台湾诗人隐地所言:没有孤独这位朋友,你想提高自己作为人的品质,那就真的是缘木求鱼。
  孤独!孤独究竟是什么?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夜里或者无垠的旷野,伸手不见五指,极目不见人迹,是孤独;莘莘学子外出求学,乍别亲人,独自远行,是孤独;鳏夫寡妇,空室独居,老来无依,也是孤独;……但这些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孤独。真正的孤独,是高耸入云的珠峰,是得道高僧的禅意,是山林间猛虎懒懒的长啸,是群兽窜逃中雄狮淡漠的眼神。孤独,不仅仅是孤单、寂寞,它更是一种境界,一种常人所达不到的境界。
  人最大的孤独在于心底,所谓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知音难觅。一代女皇武则天,贵为万乘之尊,世间须眉臣伏裙下,空前绝后,威仪无比,但她孤独;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铁骑如龙,气势如虹,横扫欧亚大陆,睥睨整个寰宇,那是何等英雄盖世!但他孤独;武林中的顶尖高手,仗剑游遍天下,竟无一匹敌对手,终于心灰意冷,金盆洗手,这种难言的萧瑟,也是孤独。
  古往今来,所有在事业上登峰造极的人都有这种孤独。还有一种人,他们不但孤独,而且一生都在孤独中跋涉不止,像哥白尼、伽利略、阿基米德等等。这种人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人。在本门类,他们堪称旷世奇才,其伟大的发现或者发明震古铄今,而在当时,他们却大多被视为异端,无人理解,无人喝彩。在艰苦卓绝的人为或自然环境中,他们孤独跋涉,甚至不惜付出自己宝贵的生命。这些伟大的孤独者,他们的孤独已同他们的业绩一道成为人类永恒的物质或精神财富。这种孤独永远与庸者无缘。
  那么,你就该理解了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在创立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理论并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发展时的孤独,你就该理解了中国共产党历时28年终于推翻帝、官、封三座大山这一跋涉过程中的苦辣酸酣。
  你孤独吗?在喧嚣的人群中,在寂寥的山谷里,你是否品味过自己的心情?但是,我敢说,你的孤独大多是无谓的,你反驳或无动于衷,都已毫无必要。最要紧的是,你必须学会清醒地明智地为自己铺就一条不落俗套的人生之路,同时也学会孤独。
  学会孤独,学会在孤独中跋涉,你才有望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

                距  离
  
  山与山之间有距离,树与树之间有距离,人与人之间同样有距离。
  自然界的距离是可以用量词来丈量的,譬如米,譬如公里,譬如光年。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不尽然。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迎面随时会有一个或一些人向你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而后擦肩而过。你们之间的距离也由远及近,甚或有那么一霎那的小小重合乃至肌肤相亲,但随后便又各奔东西了。仅仅是一个机缘、一个巧合、一次无意识的会见,彼此之间没有交流,没有沟通,甚至没有互通名姓,哪怕日日相逢,依旧陌路天涯。这便是生活的真实与真实的生活。
  又如同学同事、亲朋好友,或青梅竹马、同窗数载,或配合默契、惺惺相惜,或对酒当歌、相见恨晚,或血脉相通、密不可分。然而,是否就可以说,他们之间不存在距离或者至少没有大的隔阂了呢?
  人世之间,至亲者莫如父母,最近者莫如夫妻。一个是精血所系、哺育之恩,一个是耳鬓厮磨、床第之情。但即便是这种至真至纯的亲情,我们不也能时时耳闻目睹父子母女反目成仇、睚眦相报,恩爱夫妻同床异梦、劳雁旁飞的生活万花筒吗?
  这个时候,距离已往往不再是一种具体可感的数字化概念,而是更偏重于意识领域和精神境界。所谓的“距离”实际上已成为一种感觉,是一个圈子与另一个圈子在不断转换的位移中极其微妙的关系变化。这里面便蕴含了是舒畅惬意还是如坐针毡、是恰到好处还是弄巧成拙、是相互愉悦还是深恶痛绝的辩证逻辑的深层内涵。
  恰到好处的距离能产生美。相互倾慕者的一个偶遇,新婚夫妻的一次小别,网友E-Mail上的倾心交谈,同事之间无伤大雅的嬉戏逗乐……其妙处就在于把握住了“度”,所谓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正是人际交往中的距离使然,我们的生活才既枯燥乏味,又丰富多彩;既一目了然,又充满诱惑。
  然则,生活中当然不只有无暇的白玉,如同夜空中的明月,更多的是残缺。林林总总由“距离”惹出的祸端,总是看不尽,许多愁!一位供职于一家大型企业的学子,由于踏实勤奋,短短几年佳绩频出。有位平日过从甚密的基层领导,仿效三顾茅庐之举,极力邀其加盟。为人忠厚的青年于是放弃了机关的优裕闲适,舍家离子,投桃报李。然而,他与那位领导之间陡然失去了原有的那种融洽和默契。伊动辄颐指气使,明责暗陷。这段忍辱负重、苟且偷生的记忆,于是成为他“真情遭到活埋的囹圄”。
  后来,一位智者帮他解开了心结。智者说:昔日两树并立,后来附为枝杈。距离使然。
  再后来,青年迁职,与那位领导仍有交往。再见时,伊满面堆欢,似乎比原先还要亲密三分。而于青年觉得,那层层绽放的笑纹,却已分明是一根根结毒的蛛网。
  
                昙 花
  
  昙花应是花中仙子,洁白淡雅,无瑕而美丽。据说昙花只在夜间开放。当众多白日里争奇斗妍的花儿被夜色尽掩芳菲时,昙花便如一颗耀眼的流星闪过,绚烂辉煌之中散溢一缕淡淡幽香,却只匆匆一刹,便把一生的路程走尽。美是到了极处,生命可也短暂到了极点。
  也许昙花正因其美丽而不能长久?!又或正因其短促而愈显美丽?!
  世间万物是否尽皆如此,总在展示绝美的同时,又留下一个不可弥补的缺憾呢?
  对昙花而言,一瞬即是一生,一生便是一瞬。在你刚刚领悟到她那乍然开放的神秘之韵的同时,你便注定要准备面对枯萎了。这该是一种怎样残酷的面对!就如同一个人在无垠的黑暗中独行,好容易盼来前方出现一线光亮,却是倏忽一闪而逝,骤然升起的希望随之破灭,黑暗重新困住你身心。你这时的心情定会比以前更为凄清吧。这同样是一种打击,你甚至会忍不住为此而流泪。
  而昙花不悔。因为她已把一生的追求与希望浓缩成了一种精神:即来尘世一遭,就要给世间留一种美丽与回味,虽过于凄美,却壮丽无比,这何尝不是英雄的品质呢?
  世间极少有永远的美丽与辉煌,而昙花居然做到了这一点。昙花一现,让人们在怀恋中沉醉或者怅惘,却有谁能看到,昙花的美丽的精魂正于此时涅?,并在冥冥之中阐释一个不朽的哲理呢?

             琴声穿越时空
  
  如果声音能够改变人类的心灵,我愿用全心在生命之弦上弹出一种美好的清音。——题记
  熟悉的琴声又在身畔弥漫开。如此幽远、深邃、古老的琴声,厚重如一部编年史。我一如既往地端坐,虔诚地面对这无数次让我感动的声音,如同面对我坦诚纯朴的心灵,而思绪便在这时插上翅膀,悄然飞扬。
  最初听到克莱德曼的《命运》,是在一次疲惫的奋斗之后,一次无奈的挣扎之后,一次痛苦的煎熬之后。那时,整个人便如一张绷紧的弓弦,若引若发,不能稍有触动。然后,那奇妙的琴声便陡然侵入,使我愕然不知所措,在那忽而轻柔如和风浸润,忽而密集如骤雨奔突的旋律中,我真切地感到心在体内翻滚跌宕,不知过了多久才平静下来,摸一把脸,竟满手的泪湿。
  后来,一位朋友把他最珍爱的理查德钢琴曲磁带送给了我,于是每当心情烦躁或意兴索然之时,便可以沉入这遥远而亲切的旋律,并在冥冥的暗示中,与命运之神倾心而谈。当然还有《爱情的故事》、《秋日私语》、《海边的阿狄丽雅》等美丽的乐章,每每聆听,都会为那神奇的演奏家的完美技艺而仰慕赞羡。人类的各种感情,就通过那拨弄琴键的纤长手指演绎出来,如此娓娓动听,又如此撩人心弦。在琴声中,我就如同一个通体透明的婴儿,人前的那种虚伪与杂念已随琴声荡涤殆尽,我细看着那个真实的、充满着人类劣根性的“我”,透视着小“我”中折射出的整个人类的影子,哑然无语,愕然无语,恍然无语。
  如果声音真能改变人类的心灵,我愿用全心在生命之弦上弹出一种美好的清音。
  忽然想起一位久违的朋友,这是一位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处处显露出卓然不群的儿时伙伴。或许正因了自身优秀的条件,他在人生道路上春风得意,丝毫体会不到磨难、挫折、痛苦的含义,他身边常常是玩伴换了一茬又一茬,女友换了一打又一打,可就是他,大学临近毕业时因情爱缠绵耽误了学业,期中考试“红灯”频亮。换了别人或可忍受,但他是“天之骄子”啊,怎能受得了同学嘲讽、女友白眼、师长叹息呢?他于是自甘堕落,竟成为少数留级生中的一员。
  再见他已在数年之后,这时的他已是一家合资企业的部门经理,眉目间依稀可见当年的风采,但言谈举止已显得成熟多了。我们喝酒,他难得地醉了,带着酒后的冲动与激情,他喃喃地讲述了他这几年的心路历程。留级后,他一开始仍沉湎于酒色,用种种办法逃避现实,麻醉自己,可既然是麻醉,偶尔清醒时便更为痛苦。他本是个吉他好手,以前的弹奏不是为了炫耀,就是为了征服女孩。某一天的晚上,他独自坐在河边,把自己所会的曲目都发狂般地弹奏了一遍,在琴声的发泄中,他泪流满面,而后突然彻悟。
  “是在琴声中彻悟的吗?” “当时的感觉好像就是这样。在琴声中我想了许多许多,人生、爱情、生活、事业,最后那琴声就好像是一记记敲在我的心上,把我那残存的一点点自尊都提了出来,我像一个空壳子,或者说是行尸走肉,而琴声给我重新注入了活力。”从那以后,他幡然悔悟,终于不再幼稚地游戏人生,自身的潜力并没有辜负他,事业有成使他完成了自身的一次人生跨越。
  那么琴声竟果真神妙如斯吗?我只能告诉你,琴声绝非万能,它充其量不过是一种寄托或者手段,最重要的是你本身的思想与智慧。如果你充满信心地希望自己能去掉包袱振作精神或是趋于完美,当然不只是琴声,任何一个小小的触及都会激发你的另一种灵感。
  
              休闲之中有商机

  当华夏大地休闲潮正自不断升温之时,企业家群体中却通常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认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爱把休闲与工作割裂开来,认为休闲纯属是对备受工作困扰的大脑和身体的一种调整和放松,是与工作相互对应、相互补充、偏重于精神保健方面的一种行为方式;而精明的企业家却不这样认为。在他们的眼中,休闲乃是捕捉商机的一条有效途径,甚至是赢得成功的绝佳契机。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有一个著名的于连广场,是为纪念曾经智救市民的小英雄于连而建造的。矗立在广场上的“撒尿的于连”铜像,每天都吸引着许多散步的市民和好奇的游人流连忘返,留下了数不清的咏叹和欢笑。一天,哈罗啤酒厂销售员林达也到广场散步,他当时正在为怎样去做一个既省钱又有效的啤酒广告流肠百结。当他看到一群调皮的孩子嬉闹着用喝空的矿泉水瓶子接于连撒出的“尿”(自来水)互相泼洒时,突发灵感。第二天,路过广场的人们惊奇地发现于连的尿突然变成了色泽金黄、泡沫泛起的“哈罗”啤酒。铜像旁边的大广告牌子上写着"哈罗啤酒免费品尝"的字样,于是市民争先品尝,媒体争相报道。啤酒厂未掏一分钱广告费,啤酒年度销量一举跃升了1.8倍,成为销售史上的典范,这个创意也使林达一夜成名,成为比利时著名的销售专家。
  试想,如果林达一味把自己锁在屋里闭门造车,抑或只是为了减轻工作的重压盲无目的地散步,他能触景生情,想得出如此绝妙的点子吗?看似是休闲成就了于连,实则是始终带着敏锐“触角”的思想性休闲使然。
  有人说,精明的人睡觉时都会睁着一只眼睛,竖着一只耳朵。有创造力的企业家就是这样一种人。真正企业家的休闲并不是完全的放松,而是用另一只眼(第三只眼)去捕捉、去把握平时司空见惯的现象,并从中开发灵感,诱发创造性思维。大千世界,商机处处,关键在于有无悟性与洞察力,是否善于发现与准确把握机会。人常说,苦心人天不负,亦同此理。
  休闲的另一妙用,是它常常能够担当成功的铺垫和契机,使一些眼看“山穷水尽”的事情奇迹般转向“柳暗花明”。一家企业老总,为一个上亿元的项目寻找了一位合作伙伴,谁知到了要签合同时,对方突然变卦。老总不甘心舍弃,却又不知该怎么补救。一位聪明的幕僚给他出了个主意。此后一段时间,老总频频将合作伙伴约出来,或打网球高尔夫、或到俱乐部骑马滑雪,却闭口不提合作之事。不久,反倒是那位合作伙伴憋不住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他过于持重,对合作一事举棋不定,通过这段时间的休闲生活,他感觉到从老总身上折射出了整个企业的活力,终于打消了顾虑,表达了确切的合作意向,这也是借助休闲转危为安、玉成大事的成功战例。
  在科技高速发展的当今时代,惜时如金的企业家们开始日益注重工作中的情趣与品位。在商业谈判、业务考察、对外攻关等企业行为中,越来越多地渗进了休闲因素。很多时候,休闲甚至已与工作没有了明显的界限。不少企业老总在制订重大决策时,不是将下属召集到会议室里,而是选一处有助于开阔视野、触发灵感的名山秀水之地,且往往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休闲,正在成为提高办事效率、缓解枯燥氛围的有效载体。在看似休闲实则短兵相接的企业经营等活动中,一个个项目最终敲定,一笔笔资金最终落实,一个个关口最终攻克。无限商机在休闲的外壳和内容中汩汩涌动,成为每个高明企业家的不懈追求。

  作者简介:皇甫振明,男,洛阳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铁十五局集团五公司党委工作部副部长,已在全国百余家报刊上发表作品1000余篇,其中,10余件作品分别获洛阳市新闻奖,中国铁道建筑报、洛阳日报、河南体育报等年度优秀作品奖。主编《超越——新闻眼中的襄石精神》一书。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