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一口锅的故事
散  文

一口锅的故事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郑占元
  30多年前,天元和平商业大厦只是一座普通的中型商场。
  一天,商场卖日杂的中年售货员将一口直径45厘米的生铝锅卖给了一位与他的长子年龄相仿的顾客。这口锅足够八九口人吃饭使用的。可是,没想到第二天,这位顾客竟抱着已被煤球炉子熏黑了底的锅来到他的柜台前要求退货。
  售货员疑惑地问:“昨天刚买的锅为什么要退货难道这锅有毛病?”他摇了摇头说:“这锅太大了,煮饭需要很长时间。”
  这样的理由显然不能退货,何况锅底已经被熏黑了。但从他补丁摞补丁的衣着来看,他的家一定很贫穷,要求退货的理由肯定也不会像他所说的那样简单。于是,售货员接着问他:“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跟我说说,或许我能帮帮你。”见到售货员如此诚恳热情的服务态度和他那和蔼可亲的目光,他不好意思地道出了退锅的真情:“师傅,是这样的,我决定要和我的孪生兄弟一同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原本8口人的家庭变成了6口人,这样,以前我家里的那口旧锅还能将就用,因此就想把这个锅退掉。不瞒您说,我父亲是个蹬三轮的,月收人仅60多元,我母亲体弱多病,生活挺艰难的,您看……”说着说着,他的脸颊有点红.眼角也湿润了。
  售货员望着这口锅,想到了自己的长子也要去东北下乡、自己60多元的工资维持一家7口人的生计也相当艰难,他仿佛看到了这个小伙子和他的孪生兄弟像他的长子一样在帮助他的母亲洗衣做饭之后,和弟弟妹妹们坐在一张旧桌子上,狼吞虎咽地啃着窝头,喝着棒子面粥;仿佛看到了这两个孪生兄弟为了节省家里的开支,蹲在工厂锅炉房倒出的灰渣里挑拣煤核……
  “小伙子,这锅放在这儿吧。”说着,售货员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3元钱递给了这个小伙子,留下了他本不需要的这口生铝锅。这3元钱,在当时来说.能顶多大的事儿呀!
  小伙子见状,抱着锅就要走,连连说:“这锅我不退了,我怎么能让您破费?售货员一把拽住他说:“孩子,我家生活比你好,正好我家的锅坏了需要它:快拿着钱。”二人争来争去,最后小伙子终于拗不过售货负,只好双手颤颤巍巍地接过了钱,深深地向售货员鞠了一躬,转身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如今,这位售货员已年过古稀,市场上也再买不到那种又大又笨的生铝锅了。但那段往事随同那口“老掉牙”的锅却永远留在了他的子女们的心中。
  这位售货员就是我的父亲。他是我做人的楷模,是我最尊敬的师长。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