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春 之 语
散  文

春 之 语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诸钰颖
  春天的第一只燕子!这一年又在从来没有这样跳动的希望之中开始了!最初听到很微弱的啁啾之声传过了一部分还光秃秃的,润湿的田野,仿佛冬天的最后的雪花在叮当地飘落。天使们在早餐桌上所谈论的冬天的梦想——迷梦般的春天,踏着东风的脚步悄悄地来到了人间。
  一场春雨,二月里的一场春雨,淅淅沥沥地落在星沉月隐的深夜,些许阑珊。雨点落在灰色的瓦上,滴零清脆,如风似铃。淋淋漓漓,淅淅沥沥,如一张古老的琴,轻轻地奏沉沉地弹,徐徐地叩悄悄地打,单调而耐听,细细密密的节奏中自有一种柔婉与亲切。滴滴答答沥沥,润湿了梦中人,连梦也是湿的。一纸雨伞,遮住一阵绵绵的春雨,却遮不住整个湿湿的雨季。
   宁静的小巷子里,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一个飘忽的灵魂,从江南走过,在幽暗的雨巷里,由远及近,由近及远。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朝开暮合,过客蹬蹬的脚步声是个美丽的错误。一场春雨的邂逅,无语,无心,无奈。
  春雨润物细无声,草色遥看近却无,睡眼朦胧的春天,姗姗来迟。仍旧揣着冬天雪花幻想的春天需要被唤起,被风,被雨……
  烟雨蒙蒙笼罩夜,春雷阵阵惊破天。狂风暴雨在灰黑色的屋顶上,盲弹乱奏,白烟一般的纱帐里,钟鼓一通又一通,空溕迷幻的雨气中电琵琶一闪又一闪。隆隆的雷雨,唤醒了林间的黄鹂,催开了路边的广玉兰,临岸的迎春花。
  一树树的广玉兰,白的,红的,白的像雪,红的如霞,雪纯洁无瑕,霞漫天飞舞,隐约可以闻到一种浓郁的芳菲气息。很快地它们又谢了,落了一地,白白的,像羽毛,红红的,如枫叶。捡起一片,无意地随心抚弄。它们只有在树上才是那么得好看,那么得飘乎其上似仙子驾临。花永远只属于树,离了树,花什么也不是,只有凋零腐败。究竟是花使得树有了光采,还是树使得花有了风姿?也许它们谁也离不开谁,不开花的树似乎少了点什么,没有树的花只是个躯壳,没有了灵魂,春之语如花,花之语如梦,春的梦在花,而花的梦在树。梦的灵魂在树,而不在花瓶。花瓶是个美丽的残酷,使得花的躯壳看起来更像躯壳,可悲于此时的花只剩下躯壳了。没有了梦,也没有了灵魂,连同那解语的春天,秋天的承诺。
  从沉睡中醒来的春天,通晓百花精魂,万木性灵。一抹晴空,将无边的风暴省略;微风薰人,将冬日的严寒驱散;细雨如酒,将不尽的忧愁浇开,迎来桃红李白,万紫千红,莺啼燕舞,不尽风流。一声鸟叫,春天与树木窃窃私语;一丝柳风,春日无声绽放。
  也许沉默是最多的诉说,无言是最好的倾听。桃李无言花自红,柳絮轻轻点人衣,“浅白深红,一一斗新妆”。岸边桃李临水而开,花影于水,水照于花。粉红的花朵,澄碧的春水,淡蓝的天空,杨柳风来,波纹泛泛,水影浮动,翩翩如舞。天上云雀,林中黄莺,叽叽喳喳,喳喳呢呢。桃花听得入神,禁不住落了几点粉泪,一片一片凝在地上。杨柳听得大醉,低垂着头和着节拍东晃晃,西晃晃,没有一刻的安分。有人说这世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美!而春的美,似乎是人们还不知其界限的一种细微的恩惠。
  承蒙恩赐,愚闷的人们走出家门,感受春之美,倾听春之语。奶白色的樱花林中,一条幽静的石子小路,人们毫无目的地徜徉在迷蒙的梦幻中。白色的花朵,丝绢般轻柔,绸缎般光滑,樱花丛丛如朵朵白云,心儿似乎也飞上了云端。漫步中的人,眼睛里荡漾着如醉的迷离,目光中浸润着亲切柔和,而嘴角边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似乎泄露了内心的秘密。相遇的人们,越走越近,不经意的眼神交流,微风拂过水面,心事似乎被发现。无声无语,淡淡的微笑莲花般绽放在脸庞。擦肩而过,轻轻地,慢慢地,东风吹面,柳絮轻飞,纯洁的莲花微微摆动,林间的花儿悄然绽放,云一样轻柔。无言无语的春天竟也如此美好,无声,有心,有情。可是语言,美丽的语言,人们用它求证着真理,求证着爱情,求证着自己。大自然沉默着,它用什么求证着这美好的一切呢?
  人们迷醉春天,春天迷醉百花,花儿迷醉于梦。是梦,终究会醒的,好梦易醒,易醒是好梦。东风无力,缤纷红雨,几分惆怅,惆怅有几分!滔天的暴雨滂滂沱沱,泼墨写意山水画的夏季纷至沓来。暴风骤雨中的人们,似乎迷失了方向,迷失了自己,迷失了杏花、春雨、江南。
  偶过水果铺,见新桃上市,心有所动。桃子,也许是那无声的春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一个春天的故事。桃花烂漫的时节,桃花般的女子出嫁了,怀着”宜其室家“的梦,那个梦,”灼灼其华“。桃花凋零,一个可爱的桃子,食桃肉种桃核,用心地把小小的核埋在花盆里,埋在泥土里。它在沉睡,在睡梦中,梦见了什么?桃核静静地沉睡在花盆里,它会发芽开花吗?会开出花来的,会开出娇妍的花来的,也许在第二个春天,第三个春天,第四个……
  春之语,无声,一如那静静的桃核,怀着梦,开着花,花或许会结出果实,或许不会。每一颗桃都是一朵花的承诺,可怜于每一朵凋零的花并非都来得及做出承诺。一如那雨夜的过客,瓶中的花,还有那萍水相逢的人们,也许大自然就这样无声地求证着。
  暮春三月,落英缤纷,春之语,在细雨中飘摇……
  (作者单位:《 中国地名 》杂志社采编中心 )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