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张东海诗歌选
张东海诗歌选

张东海诗歌选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我是一只美丽的小羊
我的美丽你完全可以想像  
一出生就吸引了异性的目光  

妈妈的眼睛麻木而忧伤  
轻轻把脸靠在我的身上  

我是一个快乐的小羊  
野外的草芽是我新鲜的欲望  

偶尔他会走来看我  
别去太远  野外有狼  

哦 我轻轻点头  
我是听话的小羊  

夏天来临时  
主人为我们剪去了厚厚的绒装  
秋天来临时  
我做了他的新娘  

我的主人很善良
得知我要做妈妈  
他比我的母亲都还忙  

我忘不了严冬的那个晚上  
逃离的爱人
成为狼嘴里的干粮

我和妈妈一同做了母亲  
妈妈的眼神永远凄凉  

孩子们很听话  
我一直告诫它们野外
——有狼哦  

长大的孩子们
被慈祥的主人带走了  
主人回来后
笑着说送它们去了天堂  

我不想再恋爱了  
妈妈目送我也要被拉往天堂  
我的主人
把我放在一块肮脏的案板上  
我闭上眼  想像天堂的路
到底会有多长

  致恒畅
是否因为离家很远  
你会感觉凄凉  
是否因为想念妈妈  
你会觉得忧伤  

你已长大 不是吗 
所以请你学会坚强 
要爬就爬到山顶 
别让父母失望 

母亲的梦里夜夜有你 
你的将来是她惟一的坚强 
母亲的心与你同在 
是你严冬中御寒的衣裳 
爱情是长大后手心里的冰糖 
爱情是黑夜中温暖的太阳 
如果你张开成熟的翅膀 
你就能找到七彩的阳光 

我有一个小小愿望 
希望在你找到她时
别忘了
送我一颗粘满爱意的喜糖 

  想要回我的美丽
母亲用美丽注入我骨血 
父亲用宽厚支起我脊梁 
在城市远离喧嚣的地方 
我倾听自己用孤独弹奏的回响 
是谁推倒了城市脆弱的积木 
任纸片飘舞像黑蝶的翅膀 

是谁用虚假的谎言
粉饰了每一面墙 
任寂寞坍塌 为一地肮脏 

灰尘已落满我美丽额头 
五指间
每一个音符都缀着忧伤 

黑暗的烟尘吞没我美丽容颜 
原有的宽厚
被恶欲激起千层狂妄 

母亲呵
请你告诉我肮脏的城市之外
哪是净土 
我想要回我的美丽
要回我宽厚的脊梁 
  心 愿
是谁激起了桑干河的哀怨
任白色的碱土
把母亲最后一滴眼泪榨干

是谁卷走了那棵千年的垂柳
让晚来的风
找不到昔日的缠绵

是谁用金丝编织了鸟笼
把那只爱飞的小鸟
囚禁在有限的空间

我找不到桑干河的岸
我多想为她舒展皱纹
让流泪的母亲重绽笑脸

我找不到那棵千年的垂柳
我多想把她它挺拔在河边

我多想带走那只哀伤的小鸟
一路信天游
能走多远  就走多远

  妈妈,我不想走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某市一个五岁男孩被车撞伤后,近百辆车驶过,却无一停留……

    (一)
你们看见了  
我流着血液倒在路边.  
我身旁伸出的每一双手臂  
都在焦急召唤  

你们看见了 对吗
你们紧绷着脸  
呼啸而过——
留下的是清冷的尘烟  

请帮帮我吧  
我还没有享受够妈妈的温暖  
请帮帮我吧  
我还没来得及
走进向往已久的校园  

你们都看见了 对吗
请帮帮我吧 
我留恋这青青的草地  
我留恋这高高的蓝天  
太久了  
呼啸的车轮 清凉的尘烟  
那冷冷的风扑面而来  
滑过我冰冰的小脸.  

妈妈 我不想走  
我想把手举起 
暖暖自己冰冰的小脸  
妈妈 我不想走 
我害怕那个黑黑的空间  

一切都已模糊 
我的血液一直在流淌.  
在越来越冷的世界里  
化作阳光中最后一丝鲜艳  
  (二)
妈妈 我不想走 
这世界怎么了 人的灵魂 
为什么越来越孤单 

这世界怎么了 人的信念 
为什么越来越蹒跚 

这世界怎么了 
我在黑暗中 
倾听自己心的呐喊 

因为拮据的光景 
生病的人 被死神宣判 

因为世态炎凉 
悲哀的灵魂 
轻率将生命了断 

因为侵略的战火 
善良的人 痛失家园 

真的有天堂吗 
还是幻想 仅限于梦里面 

    一个无痛的女人
“嫁给我吧
我的天使 我的爱人” 
你捧着玫瑰
像捧着一颗滴着红液的心 

“嫁给我吧 
我给你我的所有及我的生命” 
你跪着一条腿
模仿电影里所有求婚的人 
我脸红至颈 不为你的财富
不为你的英俊 
我想像的天堂 爱情至尊 
彼此忠诚 你都给我了
大屋 花园 佣人 
我被你赋予了颜色
成为被羡慕的人 

我的稚气  我的天真
还有那些流满爱意的诗文 
一切一切我的幻想 
都带入金色的围城 

我的快乐之园啊 
一个爱幻想的女人 
在金色的旋风里 醉意沉沉 

是谁在围墙外窃笑
我巡着声音 
耳的膜 已被深深刺痛 

回家 萨克斯 
你的最爱的音乐牵引 
那不是你 对吗 
我的爱人的怀里
一个不是我的女人 

舞曲飞旋 红酒 笑声 
你的钻戒的流莹
是我一生永不弥合的伤痛 

我心的花园
已经荒芜 万籁寂静 
关闭了幽深的门 
我已不想感觉 
人生 是否还有苦痛  

  静听落叶飘隐
我知道 
你一定来自遥远的外空 
带着阳光的颜色飘入我的梦境 

我抬头 
触到你注满深情的眼睛 
压抑内心的渴望堆起霜冷的表情 
你知道 我受过洗礼 
生活在圈起的幽冷的城堡中 

我的后花园 
慵懒的花草 只有闪烁的流莹 
还有断断续续的苍白的琴声 

我压抑着 
不去倾听你流泪的叹息声 
我的花园只有闪烁的流莹 

你走吧 
带走你的气息 带走你的身影 
还有墙角的那些小花草
那上面有你深深的吻痕 

在我的梦里
草也清清  水也清清 
我默默地伫立着 
静听落叶最后飘隐的声音 

    走出网恋
梦中男孩 请你飘出我的梦里吧  何愈想忘却 却越似熟悉 
角落里的玫瑰花已经凋零 
我为何还要用思念鞭打自己 

真的 如果有来生
我也不想走进你的轮回 
宁可用苍白
在自己美丽的额头高高堆起 
请求你飘出我的梦里吧 
我并没有诅咒这无边的静寂 

闹市的角落
我坚守自己孤傲的领地 
我要用浑身尖棱的刺儿
  来保护自己 
你不过是我情感想像的对白 
因为我厌恶
所有用感情包饰的华丽外衣 
再不想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 
所以真想烧掉这份揉皱的叹息 
都想像不出你真实的模样 
却被你赚到太多的泪水 

  独行者
在迷离的清晨
在落雪的黄昏
在喧闹的街央
在凄凉的市井
你高举着孤独的灵魂 
你品茗着梦幻的虚影 
你嗟谈着人生的冷漠 
你唏嘘着无奈的行程 

我们的天真 在沧桑中迷失
我们的性情 在清醒中纷呈 
我们的绝望 在困苦中出现
我们的一生 在旅途中蹒跚

  冷酷的女人
嗨! 我笑你
笑你自以为是的聪明

透过红酒
你赞美我眼中流淌的清纯
你的心 却被我一步步牵引

我用枯竭的爱情做了只风筝
你是我饵上的主人
故意让你踩到我飘摆的黑裙
我冷笑你的脸红
你只能看到我美丽的眼睛
我包裹着冷酷的内心

笑看你落入爱情的陷阱
你还在沉醉于自以为是的爱情
我笑看你为我而憔悴的面容
我是个高智商的人
一个永远脱离傻冒爱情的猎人

你捧出一脸的醉意
你终于不再冷漠
你终于不再傲慢
我知道你想说
那三个最俗不可耐的字了

我笑了 我笑我轻易得到
像征服了一座冰山

我是个冷酷的女人
在茫茫花海中看不到风景
你是个难解的课题
却不足以左右我的一生

我笑你的痴情  你走吧
嗨!别忘了拿走噢
拿走你那颗潮湿的心

  我的照片
我的照片 哪一张更像我
整整一天 我在筛选
我的照片 哪一张更真实
冷漠的神情 高傲的笑颜
还有那远处款款乘风而来的
  伪装得很清纯的笑脸

是谁让我一直在改变
是谁让我忘记了稚气的昨天
是谁让我为不爱的声音鼓掌
是谁让我为辉煌的明天
彻夜狂欢

  十字路口
你是青涩的太阳
带着青涩的目光

我飘然而过时
打扰了你的光芒

街角的长椅 你已经等了很久
我只是在路口犹豫后 改变了方向

  致迎风
如果可以 想送你一个太阳
让你感受光明
使你充满力量 
如果可以 就送你一轮金黄
爱情紧随左右
幸福挤满心房

  情 网
若说美丽 你会觉得肤浅 
但我
却被自己想像的爱情捕捉 

我成了那情网中 
被粘住翅膀的蝴蝶 

那黑暗色的是蛛儿吗 
我感觉着 却无力挣脱 
我饮过毒鸠 
是那只最不相信爱情的蝴蝶 
尽管孟浪的追逐者
还很多 很多 

浪漫也是罪过吗 
还是距离幻化的美丽错觉 
我快窒息了
谁来救我

  酸 雨
风微起  雨如烟 
轻轻咀嚼你的承诺 
即便那只是爱情的谎言 
我也不会揭穿 

红灯 绿酒 交杯换盏 
对着别人 
你绽放着一脸的灿烂 
而那唇印的余温 
却还挂在我的腮边 

陌生与熟悉
交织在这纷繁的人世间 
我只能睁大着双眼 
来吞咽这生活的酸 

其实 我真的累了 
疲惫的我 
只想化作一缕轻烟 
飘向九天

  期 待
在雨中 
想起那并不遥远的往事 
那一天 没下雨 
温暖的风 
拨动着太阳的琴弦 

你轻轻地来 
弥漫了我整个的视线 
没有音乐 没有小花伞 
只有小鸟
为我们鸣响青春的鼓点 

沉醉于你的美你的恬静 
而羞涩 
却让我们彼此擦肩 

于是 我总会无缘无故地想起 
那片记忆中的小树林 
我总会莫名其妙地期待 
一片柔柔黄色 
走入我眼中

  墙
请别用你深情的眼睛
注视我
也别用你英俊的外表
打动我
情感的花园外遍布尖刺
我会将萌动的血液压回心脏
再用矜持为自己
重塑一道高墙
  无  奈
我有一颗柔弱的心
我有一颗孤独的灵魂

我有太多的无奈
我害怕听到那些悲哀的声音

主啊
让痛苦远离那些受苦的人吧
要不  别让我
有双游离在痛者身边敏感的眼睛
  飘
是谁
用宫廷的礼仪束缚了你的手脚 
让你变成一个冷辟与孤傲的人 
在这规整与肃静的长廊里 
你灿烂的笑容有些理石般的僵硬 
不知
该用怎样的词汇来形容你的严谨 
更不该联想玛格丽特笔下
那个叫卫希礼的男人 

甚至梦想该到哪一天呢 
你也会有白瑞德船长
那样炽热的眼睛 

我的内心
为何每个角落都是你的身影 
还是原本上一世你就是我的天空 
假如我们上一世真是情侣 
又是谁的爱不够坚贞
是谁背叛了爱情 

你是宫廷最后一个贵族 
我却流淌着斯佳丽一样的血统 

我要回到我的庄园 
那里有我可以疗伤的天空 

  雪莲的传说
那个春天 有个女孩  
无意中
登上了一条叫爱情的小船

夏天是浪漫的季节
女孩拥有了自己 
梦想中的一片蓝天

秋天不是还远吗
秋叶在凉风中旋转
海浪汹涌
撕扯着风中的帆

在浮冰飘零的海湾
有一艘触礁的小船
女孩变成了雕塑
被封在坚冰里面

很多年过去了
在孤独的海湾
传说有一条沉船
沉船变成了冰山

冰山的顶峰
爱情褪去了颜色
女人被眼泪冻结成晶莹
化作一朵洁白的雪莲

  表哥 你还好吗
给你占了卦
说你就在天堂

我不知道
和你会有几世的兄妹缘

说你太好了
因没拖欠任何人 所以被收走

我笑了  
看你生前侍弄过的花草
遗弃在路边

哥 你现在好吗
真希望你能常回到姨妈的梦里面
她的眼睛没有了泪水  
听说你在天堂  
她常仰着头 感觉着有你的天

哥 你现在好吗  
求你飞回姨妈的梦里面吧

有你的夜 她不怕冷寞  
有你的夜 她不再孤单  

  一路风雨又何妨
京城的雨浇湿我疼痛的心脏  
裤兜里的双手
支撑着我无力的臂膀  
卷曲的长发遮不住流下的眼泪  心痛扭曲着我的脸庞  

醒来吧 我的父亲
您知道我有多想  
我多想给您我全部的力量  
再为您捶捶背
再为您捏捏腿  
求老天再给我们一些尽孝的时光  
醒来吧 我的父亲
您知道我有多想  
我多想给您我全部的力量  
那一纸病重通知
不会把我们压垮对吗  
我的血液里 流淌着
和您一样的也是您所赋与的坚强

您终于醒了
我要感谢仁慈的上苍
您是妈妈和我们惟一的力量  
既然今生注定我们一路风雨  
我只企求路长 
只求路长 一路风雨又何妨  

  在这黑夜 
跟我来吧  
进入这用浓酒结成的网  
寂廖的深夜  
有你倾听我的哀伤  

跟我来吧  
远处猫头鹰鸣叫凄凉  
冷漠的黑夜 愈显弥长  

你说彩虹的那端可否到达天庭
天庭的风是否会有清香  
你说穿过黑暗的夜幕  
哪里会有心的曙光  

有那么多的鸟在歌唱春天  
它们在烂草堆里歌喉嘹亮  
我注视着黑暗的夜幕  
笑看它们振荡想飞的翅膀  

  我的天堂
亲爱的  离开你  
我将去往天堂  
请你不要悲伤  

亲爱的  别流泪  
我将去往天堂  
那里有不落的太阳  

我走了  
我并不留恋这青青的草地  
也不留恋这淡淡的花香  

我不爱这丑恶的世界  
也不爱这份钱权操纵的辉煌  

你为我 烧了过多的冥币  
它将带着我  
叩开天堂的门窗  

我哭了  
风划在没有泪水的脸上  

天堂之上 
还有没有让灵魂安静的 
另一层天堂 
孤独的灵魂
这世界怎么了 
人的灵魂 
为什么越来越孤单 

这世界怎么了 
人的信念 
为什么越来越蹒跚 

这世界怎么了 
我在黑暗中 
倾听自己心的呐喊 

因为侵略的战火 
善良的人
痛失家园 
因为拮据的光景 
生病的人 被死神宣判 

因为世态炎凉 
悲哀的灵魂 
轻率将生命了断 
真的有天堂吗 
还是幻想 
仅限于梦里面 

  心,走了
苍凉的风漫过头顶 
人也凄迷心也凄迷 
融入无边的昏黄 
散作漂浮的颗粒 

我的心 
你为何与我远离 
带着天真的梦 
你飘到了哪里 

我的躯壳 
你为何甘于被心抛弃 
别让它孤独得游弋罢 
它怎堪浸泡在冰凉的水里 

心和躯壳紧紧相依 
才能找回智慧 
美丽而自信得活着吧 
短暂路程何堪劳累 

  护花人
冷月下 
你是我的一朵小花 
我用心的碎片 
就为你搭起一座城堡吧 

冷月下 
你是我的一朵小花 
我用流动的血液 
再为你湿润一回干涸的身体吧 

冷月下 
我生命里惟一的颜色啊 
在你茁壮盛开的日子里 
我默默得枯萎了 

冷月下 
我娇嫩的小花 
在你脚下的土地上 
请为我建一座小小的
小小的坟墓吧 

  护虫人
  (一)
你是一只调皮的小虫 
静悄悄 
潜入我的花丛 
吃吧吃吧 
可爱的小虫 
嚼着我的小花 
眼里还火星飞迸 

吃吧吃吧 
可爱的小虫 
虽然我是护花者 
可毕竟 你是个鲜活的生命 
   (二)
我娇嫩的小虫 
何其孱弱的生命 
你赶紧抬头
看看野鸟贪婪的眼睛 

我一直为你而守护 
守护我生命的一叶孤舟 
快长出彩色的翅膀吧 
你可以和阳光一齐飞舞 

我稚气的小虫 
在你化为彩蝶之前 
我定会是你最真诚的守护人

  我知道 
我知道 
你看到我了 
透过那洁白的杏花 

我知道 
你看到我了 
在不太齐整的地垄边 
我笑了 
为来看我的你留恋的眼睛 
并希望别伤感春天的来临 

我笑了 
拥紧杏花雨最后的凋零 
在每一片云的身后
都有一双关注你的 
——善意的——我的眼睛 

   葡 藤
你用累弯的骨架 
高傲地展示岁月的绵长 
我深深知道 
那枯黄守候的华章 

我捧出晶莹的硕果 
回报情感腌制的守望 
尽管寒风  终会摘走
那最后一抹秋黄 

  赞杏花
  (一)
不与凡人怨沧桑, 
斜阳伸处孤自芳. 
无奈风娘强牵动, 
才有羞杏展花香. 
  (二)
贫山瘠地淡颜色, 
褐枝洁蕊素妆裹. 
待到秋硕满枝头, 
更比梅花笑冬雪. 

  该信谁 
何为错 何为对 
谁的答案正确 
我们究竟该相信谁 

我们一直接受唯物主义教育 
可据我所知 
一位研究球形雷的学者 
她一辈子都没见过一次球形雷 

我曾看到过不明飞行物 
却又深避这个话题 
怕没见过的人笑我无知 
可并非每个人都有那种机遇 
达尔文的进化论我们无法验证 
谁又敢说那些所谓的进化者之间
不过是生命痕迹仅仅相似的问题 
为何万物都在我们的眼界内 
痛失进化的主题 
我们不想做盲从者 
可是 我们究竟应该相信谁 

  忧 虑
伤害也是一种经历 
被伤害又有什么了不起 
这不是受伤的问题 
是迷惘的问题 

我有太多的疑问
太多的忧虑 
不是个人问题
而是社会问题 
为什么我们所接受的教育 
什么公理 什么道义 
就会被丢到伊拉克的炮弹
炸个粉碎 

为何在建设者的肩上
担负的不是重任
而是灯红酒绿 

我们正在麻木 
还是无奈 所以麻醉自己 
去看看
那些为共和国流过血的人吧 
他们有多少人 
还存在难以裹腹的问题 

我多么希望
你是一位有良知的诗人 
多看看你身边的贫困 然后 
请诚心地为他们呼吁呼吁  
  致好友
我的好友 诗是你灵魂 
诗是你的声音 

上天赋予你灵气 
请关闭忧伤的心门 

我的好友 
别做被爱愚弄的弱者 
前路定会有你托付终生的爱人 

我会为你千遍祈祷 
祈求幸福伴你今生来生 
  我真的好想 
我真的好想 
好想为疲惫的心
找个清静的地方 
我真的好想 
好想在温暖的地方
晒晒太阳 

我真的好想 
好想在有树的地方
闻闻花香 

我真的好想 
却为何
大地在机器的轰鸣中
改变了摸样 还是人世间
原本就没有天堂 

  影 子 
手机里 有你的身影 
是背影 

我静静地看 
想着你的声音 

想着 坐在你身旁 
看着 你的侧影 

我的心 很空 
屋子里 很静 

有声音传来 
是雨点敲在玻璃窗上的声音 

  假面舞会
亲爱的 别再把那一丝假笑 
挂在脸上 

也别妄想
把那千分之一的爱情
注入我的胸膛 

我们只是寂寥的舞伴 
偶然被音乐 

带进了舞池的中央 
一千零一夜 故事很美 
却不会抚平我的忧伤 

爱情就像这假面舞会 
面具下 
掩盖着陌生的脸庞 

让我们礼貌地告别吧 
挥挥手 天各一方 

请别送那复印了千份的爱给我 
扶正面具吧
好记住你的绅士模样 

  妈 妈
妈妈
从您的脐血中分离 
我 拥有了的身体 

妈妈 从您的手掌中站稳 
我获得了独立 

妈妈
我是您调皮的小风筝 
不管走多远 
另一头总牵在您的心里 

妈妈
有句不敢说的话 
您知道吗 

不是我不想长大 
在我成熟的记忆中 
看您慢慢变老 
我真的好怕
好怕 

  夏 天
夏天的故事
嵌进蝉儿吊起的嗓里 

夏天的故事
躲在懒散清香的梦里 

夏天的故事
排进诗人优美的段落 

夏天的故事
埋在你多情的你的心里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