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夏天的故事
小  说

夏天的故事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张东海
(一) 
  这是个燥热的夏天。就像那天,大家都在鼓吹自己发表的新作,或是与某某歌星刚刚一起用过餐,或是某某领导点名让谁谁唱我写的歌。
  也许是我的沉默。
  你不经意地看看我。
  我无聊地走出KTV。 
  我是没什么可以鼓吹的人,我只是懒洋洋地活着。有时要不是怕眼珠会长住,真连眼都懒得转一下的。
  “嗨!” 
  我扭头看你,你略带腼腆地站在我面前,镜片后清澈的眼睛,由于酒精的作用,目光有些迷散。
  “嗨!”我回应你。 
  “你的歌唱得很好听!”你有些脸红地恭维着我。 
  “谢谢!其实你不戴眼镜会好看些。” 
  “是吗?”你有些拘谨。“我戴博士伦有过敏。”你摘下眼镜。 
  我笑了,笑你像个小姑娘! 
  你也笑起来:“其实,有同学说我像陆毅呢!” 
  “是,有点!”我又笑起来,“我知道你在人民大学学中文,而且诗歌写得不错,你不必去羡慕他们的。” 
  “我也很烦!但我希望下次能再见到你。”
  我再次笑起来。听到大家的喊声,我们又回到K厅。
(二)
  周末约好和几位编辑吃饭,没想到,你和陈作家一起来了。 
  更没想到在众目暌暌之下,你举杯敬酒的时候,会突然说:“我今天戴了隐形眼镜!” 
  大家诧异地看着你和我,我很尴尬,却不知该怎样来责备你一脸认真的表情。 
  大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着黑衣白裙的我,纷纷猜测你为何也穿了黑衣白裤。
  “我想追你!”你语出惊人! 
  我快被你糗死了。
(三) 
  我没有许诺,我和你之间会有什么故事呢?!所以,也没感觉我和你之间的故事,会从你的心里悄悄开始,陆续收到你的那些情诗。
  我读了,但没回你。
  夏天是燥热的季节。
  “再不回信,我一定去找你!” 
  我依然沉默,你应该是个智者.虽然你马上要步入社会,但我怎么会爱上一个比我年龄小的男孩子呢?! 
  那天,和办公室的同事约好去郊游,正要走出办公大楼时,你忽然闯了进来。
  对着那么多人,你冲上来拉住了我! 
  “你现在有的,我将来都会给你!我真的很爱你!将来,我也会给你买车,也会给你一所大房子!我把我完完全全地给你好吗?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别拒绝我!” 
  我愣在那里,看着满面通红的你,为你的突然出现的一切而茫然无措起来。
  你忽然地吻了我!在我的额头. 
  我的内心,我的身体,不知是羞怯还是我在发抖! 
  但我,我不知道为何而抬起了手——
  “啪!” 
  我的手掌落在你的脸上!我的头脑一片空白。
  然后,看见你的眼泪慢慢流下来。
  你抓住我打你的那只手:“我会在你办公大楼下的那条长椅上等你,一个礼拜,我会天天来。” 
  你走了。
  我的心有点儿酸楚。
  “哎!不错啊!一个英俊的小男人!”同事们一阵奚落。
(四)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 
  我不敢看窗外的那条长椅,怕看到那双希望我出现的眼睛。
  我恳求同事不要到窗边去看你,去调笑你。
  你知道吗?当骄阳当顶时,我也曾想去为你遮挡荫凉;当雨水淋湿你的那一刻,我彻底崩溃了!
  我冲入雨中真想把你拉进来!你咋那么犟呢?! 
  雨水淋湿我,像你一样,我成了落汤鸡!
  是该感谢那雨水的冰凉呢?还是该责备它像我一样的无情和冰冷?! 
  我终究没走到你的面前。但你知道吗?在梧桐树的另一侧,有个人整整陪你淋了一个小时的雨! 
  一个礼拜后,你再没出现,也没了你的短信,我的心开始有了莫名的失落……
  我装作无意向陈作家问起你。他说你请假回了山西老家。
  我用手机为你写了一首诗: 
   十字路口
  你是青涩的太阳 
  带着青涩的目光 

  我飘然而过时 
  打扰了你的光芒 

  街角的长椅
  你已经等了很久 
  我只是在路口犹豫后
  改变了方向 
  我没有发给你,不敢再让你被渺茫的希望伤害到。我只是写了:忘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