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烟雨江南
散  文

烟雨江南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张东海
  ……这不是梦吧?透过车窗,远处的竹林、小桥、流水、人家……几间白墙青瓦的宅子掩映于竹林深处,被那霏霏烟雨洇成了一幅画!
  二十四小时前,妈妈还为我拂掉发梢沾上的落雪!而此刻我已远离了故土,我流泪了——在这陌生的江南,我要自己学会慢慢长大。
  梅表姐从站台走来了,穿着一套洁白的休闲装同来接我的她的亲友讲着难懂的衡阳话。我只一个劲地点头傻笑——出于礼貌。
  来到梅的家,梅笑着说那将是我们共同的家,因我喜爱紫色,梅已把紫色饰满了每个角落。
  第二日,我早早推开窗户。窗外是一条幽静的小巷,几棵高大的树干沾满绿色的青苔,绿色的枝杈上长满了叶子。这便是江南的二月。
  梅说,你不是最爱看琼瑶的小说吗?隔着两条胡同左拐,便是琼瑶的故居。
  此刻才感觉,太阳是从宅子的西面升起的。梅说那是南方建筑为了避开日晒的缘故。有点儿晕有点傻,有点想家想妈妈。
  梅说有个好去处,那里开满了北方也有的花。
  我几乎不下楼,因梅不在一切更觉陌生。
  听屋檐滴水,看楼顶溅起的水烟,和楼下的小巷偶而游过的小花伞。我迷失了,仿佛在看琼瑶的《窗外》——那些旧诗、那些孤独和那些忧伤!
  楼下的阿婆笑眯眯问候我这个北方人,要我称她‘老太婆’!我笑喊她“老太婆”!她竟乐得半天合不拢嘴!
  几位打着赤脚的乡下阿嫂挑着箩筐,里面放着并不重却洗得干干净净码得整整齐齐的菜,互相嬉笑着穿过雨巷。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妈妈,在这里我看到了北方不曾见过的荷花!
  江南的夏天真的很闷热,只有在黄昏才敢下楼去池塘边。
  落日的余晖撒下最后一抹金黄,满池的盘叶托举起一枝枝浅粉、玫红、雪白,被余辉嵌上了金边儿。归巢的鸟儿也会在回家前飞掠嬉戏一番,让溅起的水珠弄湿翅膀又抖落一地的碎珠儿在荷花间捉个迷藏!
  我会静静呆在池边直到满天星斗,那是北斗星吗?那遥远所指的方向有我日夜思念的家。
  妈妈来信了,十几页长的信。我流着眼泪把浸满妈妈泪渍的信贴在胸口,感受妈妈的思念,感受妈妈的温暖!
  雨巷的尽头,几棵高大的梧桐树已经挂了果,被偶来的轻风吹动,如妈妈亲手粘起的风铃。
  野外,那一片紫色的野花已褪尽铅华!一片油菜花漫无边际地向外伸展着金黄……
  妈妈,我真的好想家!
  雨巷偶有落叶飘下。江南的绿色不会褪去,只是风儿凉了。梅立在站台送我,挥手的身影愈来愈远……
  透过车窗,那竹林、小桥、流水、人家,那紫色的梦已隐入了渐远的烟雨画卷。
  北方,妈妈一定站在雪中,等着为归来的女儿拂掉发梢上的雪花……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