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 2006年增刊>她 不 会 哭
小  说

她 不 会 哭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姚二林
  八达岭北孟庄村九十五岁老刘奶子安祥地去了。据二儿媳妇周云说,婆婆临走前一天,能吃能喝,人死不带灾。尤其让她难忘的是,婆婆拉着她的手摸着她的脸,说自打你进门就是这副笑模样,临到了还是这副笑模样——我高兴,我知足。周云回答也简单,只要您高兴我就高兴。
  过去,人活七十古来稀,八十仙逝是喜丧,九十五岁更是喜丧。大儿子刘源,二儿子刘坤,还真把喜丧办得红火。老闺女刘凤按传统给老娘请了班鼓手,呜里哇地一吹打,送她老人家走向望乡台。
  停灵三天,热闹三天。老闺女拍着棺材悲戚大恸哭了一阵又一阵。那悲切的哭词里饱含怨恨,我的苦命的娘啊——
  ……您三十岁守寡拉大我们仨,这苦处全村人谁不知道?您头拱地供他(指大哥刘源)念书、盖房、娶媳妇,哄了孙子哄孙女,一哄哄了一大串,当牛做马一辈子,到老反遭不待见,我的娘呀!刘凤哭到伤心处,又想起三年前来看娘,大嫂堵门不让进,转身来到二哥家,二嫂笑滋滋地把她迎进屋,只见娘头上裹着白纱布,鲜血洇在脑门上。刘凤急问咋的啦?娘说大嫂打的。刘凤小脸气得煞白,非要找他们去理论,周云强拉住她,笑脸相劝,好妹妹,你听我说,有跟他们怄气那心思,咱把娘照顾好就都有了。刘凤气儿不愤,分家时说好的老人轮班养,他们凭啥这样?!你全兜揽正合他们意,我非找他们说理去,养不好老人我跟他们拼!她说着就要往出闯。周云堵门拦住她,满脸堆笑地劝说道,灵人不做傻事,一家人越闹越生分,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老人。娘有病屎尿失禁,让人腻味嫌弃是自然的,他们恨不得老人快……周云一个“死”字没说出,赶紧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又看了眼卧在炕上的老人,说我伺候也应该,她是你娘,也是我娘,总不该把娘往火坑里推吧?刘凤听罢,感动得抱住二嫂哇哇大哭。这时,炕上的老人见闺女哭,自己也咧着罐似的嘴,一边哭一边骂刘源,他们两口子丧良心遭雷劈,我老也老在老二家——你二嫂待我好。周云笑着对婆婆说,只要您愿意跟我绝不嫌弃。婆婆说,我一看到你的笑脸就心里舒坦,喝口凉水都是甜的。刘凤越哭越想越悲怆,人人都有百年之后,老娘能有个不笑不说话的二嫂给送终,也算老天长眼修来的福。大哥刘源,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吃人饭拉狗屎,咋不叫人恨断肠!刘凤不指名道姓地哭着老娘骂着大哥大嫂,你们也有儿和女,看你将来咋下场?!蝎子掉进磨眼里,一蜇一磨,蜇死它(她),磨死它(他),来世不转人,不转马,转只蚂蚁热锅爬……
  守灵的刘源披麻戴孝跪在灵桌前,虽然嘴里虔诚地应酬嘟囔着,颐宝园敬老院的板根爷给您吊纸来啦,宝昌叔也给吊丧花钱啦,路头路脑多照应,可是妹妹刘凤那不绝于耳的哭骂声,声声真情,句句扎心,恼羞汗颜,不敢接茬。他剜了一眼跪在身边的媳妇,只见她那阴沉的脸脱了相;而兄弟刘坤一边泪流满面,一边烧钱化纸,跳跃的火苗映得他满脸红润;特别是弟媳周云,跪得笔直默默不语,满脸笑相没有丝毫悲情。刘源媳妇在男人的怒视下,突然哇的一声大哭道,我的——娘呀!她这突如其来的嚎啕,像烧纸盆里蹦出个大刺猬,把刘坤和周云吓得一激灵,就连前来吊唁的乡亲们,也都精神一紧,谁也没想到刘源媳妇也竟然哭出我的娘来!可再细听,尽管哭得悲切动情,但全是重复的车轱辘话:“我的娘呀!”
  周云没哭,微笑的眉眼里没滴一颗泪,活当满面欢喜地与棺里的婆婆,开心快乐唠喀家常。跪在她身边丈夫刘坤知道,妻子从不会哭,既使两口子怄气拌嘴,哪怕天大的委屈,也是一副笑模样,天生。就是这副天生的笑模样,送走老娘含笑九泉,刘坤打心底敬佩妻子周云,娘有福儿子沾光,好。
  刘源媳妇哭了一阵,擤擤鼻涕抹把泪,抬头看周云,满脸除了笑还是笑,心里咯噔下子极不自在,于是对周云说,这多乡亲都来吊丧,你咋不哭呢?哭是孝顺。周云笑说,我不会哭,你要想哭就替我多哭两声吧。刘源听到这话,脸红了白,白了红,唬着妻子离开灵桌干别的去了。他见媳妇走了,嘴对心地对周云说,弟妹呀,我对不起娘,也对不起你们。周云笑说,都是自家人,说这话就远了。刘源听罢呆楞片刻,呼地爬在灵前,呜呜老牛似地哭道:娘啊——我对不起您!我真的对不起您!
  三天出殡,灵柩在鼓乐喧天中抬向墓地。乡亲们都说,老刘奶子走得不孬。也有人说,二媳妇周云,咋就天生只会笑不会哭呢?
    姚二林 延庆县文化馆副馆长,著有长篇小说《颐宝园》,北京广播电台就老人问题专题作了专访广播。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6年第4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