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世界文艺杂志社简介>编辑部剪影>故乡的竹林
散  文

故乡的竹林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 刘云峰

  离开亲人独自来北京已有好多年了,我思念故乡竹林的心情开始变得愈来愈浓烈起来。
  故乡碧绿葱笼的竹林,常常会撩起我被它染绿了的情思,让我追忆那遗留在青竹林间我和哥哥的童年的美好记忆。
  我的故乡洪家山,她最大的特点便是“无竹不成家”,农民的房前屋后都要载上竹子。乡亲们追求“幽竹山窗下”的境界,同时也是一种生计;农民闲时砍竹编制篾器,留作家用,或拿到街上出卖。不会篾活的农家,于是卖青竹,换些钱称盐打油。人们喜欢竹子,新春佳节总忘不了要给竹子贴上红纸条,以示祝福。
  每年将到立夏的时候,乡亲们便都要到竹林里去看那新笋拱起的松土,松土拱得高,长出的新笋就大,松土拱得多,新笋就多。时至小满,“竹放新梢欲过墙”,乡亲们家家都是笑脸对笑脸,大人一遍又一遍地叮嘱孩子,不要摇竹子,不要在新竹上刻字,要不竹子就长不成材!乡亲们需要茁壮直立的青竹,他们不知道诗人们提倡的是“竹外一支斜更好”。芒种后出土的竹笋难于成活,妇女们便提个篮子,拿把锄头,到竹林寻找那枯黄了叶子的竹笋,挖一棵,便叹惜一声:“真是可惜了,差一点就是一根多好的竹啊!”但孩子们却心里高兴,因为他们又可以吃上春笋炒肉了。
  我和哥哥的童年,都是与翠竹相伴的。农村不象城市,到处都有公园可玩。于是,我家屋后的竹林,就自然成了哥哥和我们小弟们的天然乐园。春天,我们在竹林里采野花;夏天,我们在竹林里学鸟雀啼鸣;秋天,我们往竹林里做着捉迷藏的游戏;冬天里,我们又在竹林中堆雪人打雪仗。夏天的竹林是避暑的好地方,哥哥在竹林中铲去一方野草,把地打扫干净,再用绳子围个圈儿,便成了我们小弟们的“避暑庄园”,我们往竹凉床上一躺,尽情享受竹林那绿色的清凉。有时我们睡不着午觉,就干脆来个爬竹比赛,看谁爬得快,爬得高……
  最令人难于忘怀的是农历十五、十六看月出。天还未黑,我们就爬上竹林中最大最高的竹子,于竹梢枝丫上盘个圆圈,织上竹枝,又拿高处的枝条将圆圈吊住,就这样,人坐到圈子里,便如同躺在藤椅上了。我们就这样面对东方,静候月出。这时,西天的晚霞还未散尽,一轮圆月便迫不及待的从东方升起来了。顿时,蔚篮色的夜空被抹上一层神秘的清辉,脚下的簇簇竹梢汇成了一片银色的湖泊,微风吹动,卷起层层银色的波浪。我们便沉醉在那“江天一色无纤尘”的月色之中,以致月至中天而不愿归家。记得那时,哥哥总是要轻轻地吹起他那支心爱的短笛,而融融的月色中,也便有了一种青春的浪漫在随风飘荡了……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4年第1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