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艺首页 >文化新闻>山鹰组合:乘着民歌的翅膀飞得更高远
文化新闻

山鹰组合:乘着民歌的翅膀飞得更高远

传承中华优秀文化        促进世界文化交流           了解世界艺术的窗口     走向世界艺坛的平台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 【关闭
 
                 毛发虎/文

  山鹰组合,中国第一支少数民族演唱组合,自从1993年在彝区腹地——凉山昭觉组建以来,先后制作发行了《我爱我的家乡》与《大凉山摇滚》两盒彝语原创歌曲专辑,首开彝族通俗流行音乐——彝式POP的先河;并于1994年走出家乡,先后落脚广州、北京,发行《走出大凉山》、《离开家的孩子》、《火一样的人》、《漂人》、《忧伤的母语》、《忠贞》等专辑。作为中国少数民族标志性歌手,多年来一直活跃在民族音乐的创作、演唱舞台上。
  致力于创作、演唱有生命力作品的歌手,山鹰组合风风雨雨十三载,靠什么支撑下来的?民歌——沉淀演绎千年的中华民族瑰宝,让山鹰组合走出大山,并飞得更高远。

                破茧飞翔——为民歌生

  回望当代彝族原创音乐的衍出与发展,我们不得不重视研究彝族人时代相承、口耳相传、耳熟能详的民间口头传统的审美价值。彝族口头传统中有两条并行不悖的传承路线:一是民间的歌诗传统,一是毕摩(世传祭司)的口颂传统;二者之间的胶合与渗透一直伴随着彝民族千百年来的文化传承与发展。体现在彝族传统文化中的诗性思维是一种千百年来彝人集体心理结构中代代相承的、以彝族自身的特定的语言形式来传达、激发和启迪诗性智慧。
  山鹰组合自幼在彝族传统民歌沐浴下,自幼受彝族传统音乐元素的影响,并自觉承担起传承彝族传统音乐文化的使命。而他们与中国流行音乐一起成长,当他们开始接触流行音乐,并尝试创作属于自己的流行音乐时,深厚积淀的彝族传统民歌成为了他们创作的源泉,在那些耳熟能详的歌曲里,不乏诸如“蝴蝶想妈妈会展翅翻腾,虫子想妈妈会扭曲身体”、“哦,非常好,雄鹰飞上了天空;哦,非常糟,天空布满了乌云”、“黑猪不过沼泽地,决不回头;山羊没到山顶,决不回头”这样具有民歌“赋、比、兴”风格并充满民歌智慧的歌词。
  在“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大家庭里,延续千年遗风的彝民族在吸收兄弟民族优秀元素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壮大,在偏于西南一隅形成了独特的文化,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里的一朵奇葩。
  山鹰组合也一样,当他们走出大山,登上更宽更大的舞台时,他们的创作空间更宽更广,以中华民族传统民歌为基础,不断吸收现代流行音乐的元素,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作品,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1994年8月:录制出版的第一盒国语专辑《走出大凉山》,一经面世便在中国乐坛引起了强烈轰动,专辑销售量突破了50万张;1995年7月:代表中国前往哈萨克斯坦参加95‘亚洲音乐节,第一次将中国少数民族通俗流行音乐带上了世界舞台,并荣获“最受欢迎组合奖”;1996年:录制发行了第二张国语专辑《离开家的孩子》,同名主打歌曲荣获广东广播新歌96’首季十大金曲奖;1997年:录制出版了第三张国语专辑《火一样的人》,销售版排榜在全国前5名之列。
  尽管如此,在音乐界他们的地位却显得有些许尴尬——在所谓“主流”音乐人看来,他们的作品带有浓重少数民族风格的“民歌”,而在彝族或传统少数民族人士看来,他们的音乐绝对属于流行音乐。在离开青山绿水、羊群满山的家乡,住在灯红酒绿、钢筋水泥的都市里,他们迷失了自己;整天四处奔波忙于演出,逐渐忽略了自己音乐根基——民歌的时候,他们的创作源泉就要干涸!于是他们选择离开,走上回归之路。
而十余年后,当静下心来盘点山鹰组合飞翔的轨迹以及由此刮起的风暴,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山鹰组合在中国乐坛刮起了少数民族音乐+流行音乐元素的旋风。继山鹰组合之后,彝人制造、阿里郎组合、容中尔甲、高原红组合、太阳部落组合等大批少数民族演唱组和悉数登场,沿着山鹰组合开辟的路线,在“少数民族+流行音乐元素”的舞台上大放异彩,而他们音乐根基,也如山鹰组合一样,那就是中华民族传承数千年的民歌。

               家园采风——为民歌回归

  “最好的树长在我家门前叶子却常常飘向别处,雄鹰从这里起飞影子却拉向遥远的地方;美丽姑娘在这里成长却远嫁他乡不常回,骏马诞生在这里赛场却在异地它乡”,在迷失自我之后,山鹰组合并没有像一现的昙花枯萎了,他们选择了回归,回到给他们生命、创作灵感、生活智慧的家乡,只为寻找到那久违的民歌。
  彝人都有着一种执着、一种恪守。按照他们的说法,当他们死去,他们被电解而非火葬的骨灰才会长眠于彝山黑色的泥土中,他们的灵魂才会破土而出,并像子居鸟一样翱翔于天空,愈飞愈高,飞向天和地的中央,飞向先祖阿普笃慕的居地。离开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后,准备远走民间采风的山鹰组合首先到达了北京。在北京,他们本来有机会与北京的唱片公司签约,但是考虑到音乐理念的不同,山鹰组合最终还是决定回到到西部采风。
  从1998年底到2000年,整整三年间,山鹰组合先后到了西藏、云南、贵州、和故乡四川大凉山采风。他们一路踏寻着音乐创作的源泉,认真感受和收集那些地道的民间音乐。“一棵树木,不懂音符的合声,由两只管子组成的羌笛演奏出的动人的音乐;彝族的口弦,这些躲在大山后面的声音一一展现在山鹰面前。”而他们所到之处,也受到了各族群众的欢迎,他们在那里找到了真正的舞台,这一切让山鹰组合至今还深深感动:“民间储藏着厚重的民族音乐,山鹰组合没有理由不去民间。从民间来到民间去,这辈子我们肯定是注定要做这样的音乐,只有民歌才是真正具有生命力的音乐。”
  诚如一位作家所说:“人在天地之间,肉体是可以独立支撑的,精神却绝对需要皈依,对一个纯粹的文明人而言,最能毁灭他的,不是自然灾难与战争,而是心灵的无家可归。”而那些传承千年、不断传唱的民歌,就是山鹰组合的“家”。自然地,充满智慧的民间民歌创作者、传唱者,成为山鹰组合学习的对象,而近代为中国民歌传承发展付出毕生精力的王洛宾、雷振邦,也成为山鹰组合崇拜的偶像。
  “只有经得起传唱的音乐,才真正具有生命力!”山鹰组合一直坚持这样的理念,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把前辈音乐人王洛宾和雷正邦当作学习和膜拜偶像的原因。山鹰组合主创吉克曲布说:“一直以来,我们梦想着做一张纯正的乡村民谣,把我们民间充满智慧的民歌风格发扬下去,把我们的民歌继续传唱下去!”
  在回归家园采风的日子里,山鹰组合犹如久旱逢甘露的树苗一样,汲取民间民歌的营养。在火塘边,村寨老人的口传给了他们现代RAP的源泉;在山涧旁,山野少年少女们苦诉衷情的歌声给了他们灵感;在葬礼上,祭司充满智慧与哲理的颂词给了他们震撼。
  而这次历时四年的回归采风,让山鹰组合收获颇丰,他们感慨:“我们有那么多、那么丰富的音乐素材深藏在民间,那些宝贵的东西是我们祖先经历千万年才流传下来的,而现在的年轻人对这些宝贵的遗产已经没有多大的兴趣,这种现象的确需要我们的音乐人好好反思一下了。”
重出江湖——为民歌而飞翔
  经历过大红大紫又沉寂前行的日子后,山鹰组合背负着“为民歌生,为民歌唱”的理念重新踏上乐坛,飞到中国文化的中心北京,建成了属于自己的录音棚,组建了创作团队,先后录制发行了《漂人》、《忧伤的母语》、《忠贞》专辑,为白云苍狗的现代乐坛带来了一缕清新之风,表达了为中华民族优秀民歌毕其生精力的决心。
  可是,在这个流行音乐彼起此伏的年代里,特别是“哈韩”、“哈日”群体的出现,我们还能听到多少具有本土特色的歌曲?那些民间隐藏的民歌瑰宝就要自生自灭么?
  而山鹰组合也深深感到现实的无情:“制作一张看起来不符合现代流行音乐市场的专辑,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他们再来听具有民歌特色的专辑的时候,他们会不会觉得这样的音乐太土呢?”来自民间并终将回归民间的山鹰组合,他们坚信民歌将不以现代乐坛的意志和要求为标准,民歌将会继续以其独特的魅力继续在今后的乐坛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因为山鹰组合相信:“在拥有几千年文化底蕴和多元文化兼容并包的泱泱大国,乡间民谣作为几千年来老百姓争相传唱的心声,极具坚强的生命力和雄厚的听众基础。而以此为基础做成的乡村音乐,必定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为此,山鹰组合按照自己的理解,先后翻唱了优秀的民歌作品:《少年与花儿》、《青春舞曲》、《赶圩归来阿哩哩》、《在那银色的月光下》等。并在民歌的基础上创作了《彝人之歌》、《水之想象》、《祖先的足迹》、《守山》等歌曲。
  大鹏展翅欲在千里。作为中国第一个少数民族演唱组合,山鹰组合历经十多年的音乐积淀和打磨,高举民间民歌大旗,在月坛继续翱翔!

  小档案:

  山鹰组合成员简介:
  老鹰:吉克曲布,山鹰组合主创。成名曲:《走出大凉山》、《七月火把节》、《离开家的孩子》、《阿妈???宝贝?衣裳》、《美丽》、《娘亲》等。
  黑鹰:瓦其依合,山鹰主创人员之一。其创作及参与创作的《彝人》、《情人的路》、《漂人》、《姐姐的眼泪》等均受到歌迷的好评。
  飞鹰:沙玛拉且,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1995年10月加入山鹰组合,其潇洒的舞姿和富有磁性的嗓音均受到歌迷的青睐。继《山里的汉子》后,创作思维日趋成熟。

  作者简介:

  毛发虎:彝族,彝族人网副站长。




会 员 作 品

 
 
 
 
 
 
 
 
页面功能 【收藏本文】【字体: 】【打印】【关闭
期 刊 电 子 版
2006年增刊
2006年第2期
2006年第1期
2005年第4期
2005年第3期
2005年第2期
2005年第1期
2004年第4期
2004年第3期
2004年第2期
2004年第1期
 
世界文艺杂志征订电话:010-81911642
www.wlaap.com 《世界文艺》杂志社 版权所有